注册

走出强迫症:有没有一件事,是你非做不可?


来源:凤凰读书

本书能在让慌乱中的你,不再被情绪强迫,不再给自己加戏,而是镇定、愉悦地接受不完美的自我。

走出强迫症

三联书店畅销书系列"知心書"第三辑!

有没有一件事,是你非做不可?有没有一种错,是你明知故犯?

弗兰克·拉马涅尔经典作品。

作者:[法]弗兰克·拉马涅尔著

解婷 译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生活书店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7年10月

书号:ISBN978-7-80768-202-8

定价:48.00元

开本:32K,787*1092

印张:10.25印张,328页

【编辑推荐】

畅销书系列"知心書"第三辑,三联生活书店原班人员引进推出同系列经典《走出强迫症》。

知心書系列本身就是通识大众心理书系,对于有自我意识、渴望突破心理困境的现代读者,可谓行之有效的心理自助读本,集实用性、专业性、趣味性于一体。

明明是好事,却可能变得糟糕。强迫症将虔诚变为迷信,节俭化作囤积,追求完美的执念会将人逼入自责的怪圈。这不是本性中的原罪,只是单纯源于大脑的精神困扰。这种小困扰,就是强迫障碍。

拉马涅尔身兼强迫障碍领域知名专家、精神科医生二职,著有《走出强迫症》(TocOuPasToc?)、《怪癖、恐惧与执念》(Manies,peursetidéesfixes)等作品。他丰富的实践经验可以提供给读者提供更为广阔的阅读视角。

【内容简介】

许多执拗与偏颇,顽固与无奈,在作者的笔下变得有些可爱又可笑,强迫症戴着一张似乎总也抓不住的淘气小孩的面具,私底下却成为屡屡和自我天性解放作斗争的堂吉诃德。但只要肯于坦然面对和治疗,它就不会是一座永远无法攻克的堡垒。

本书能在让慌乱中的你,不再被情绪强迫,不再给自己加戏,而是镇定、愉悦地接受不完美的自我。

当你阅读本书时,也请你一定要以一种轻松的方式来进行,没必要落入"需要全部读到"的强迫症里哦!

【作者简介】弗兰克·拉马涅尔(FranckLamagnère)

法国强迫障碍领域知名专家、精神科医生,著有《走出强迫症》(TocOuPasToc?)、《怪癖、恐惧与执念》(Manies,peursetidéesfixes)等作品。他以丰富的医学著作与个人经验为依据,阐述了关于强迫障碍领域的诸多案例,并提供了诸多生动而又不失科学严谨性的治疗方向,特别是在认知行为疗法方面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目录】

第一部分描述强迫症的小百科全书

第一章概论

第二章宗教、道德、迷信主题

第三章污染与纯洁主题

第四章精确、秩序、对称及完美主题

第五章对于潜在危险和灾难的保护主题

第六章其他主题:无法归类的强迫症

第二部分更好地理解和认识疾病

第七章强迫症之源

第八章究竟是不是强迫症:如何辨别?

第九章关于强迫症的侵入感受或感觉

第十章关于强迫性怀疑

第三部分打败强迫症

第十一章强迫症的认知行为疗法:正与误

第十二章强迫症的药物治疗

第十三章抗强迫药物与认知行为疗法间的关系

第十四章通过相反习惯方法来治疗拔毛癖

第十五章顽固型强迫症

第十六章关于强迫症,你向自己提出的问题

第十七章关于强迫症的几个奇异故事

结论

致谢

【引言】

引言

强迫障碍涉及很大一部分人(约50人中就有一名强迫障碍患者)。因此,要么是你患上了这一疾病,要么是你认识的人备受其折磨。

这一障碍往往是隐藏的、潜在的,被患者错误地看作有罪又令人羞耻的秘密。如果说这一认知源自障碍本身,那么不了解,乃至忽视也在很大程度上助长了这一认知。所幸的是,情况正在发生改变。朱迪茜·瑞坡坡特(JudithRappaport)的著作《不能停止洗手的男孩》(TheBoyWhoCouldn'tStopWashing)被译成法文,再加上我于1994年出版的第一本关于强迫症的书《怪癖、恐惧与执念》(Manies,peursetidéesfixes),以及后来陆续出版的其他书,都对这一疾病起到了重要宣传作用,并使更多人认识了它。从此之后,很多文章、广播或电视节目也常常谈到强迫症。在这一方面,记者做了大量有用的工作:很多现已治愈的病人是在某期节目里发现自己生病的;他们也借此得知了这类疾病需要治疗,且得到了疗效甚好的救治。

这本关于强迫症的新书,揭示了该疾病不为人知的状态,阐述有效的治疗方法,帮助病人走出孤立无援的境地。病人会发现,他们所经历的纠缠不休且不自主的精神现象(念头、精神画面、冲动、恐惧、反复忧虑),他们被囚禁其中的那个强迫的世界(重复某些动作、触摸、通过好的念头打消坏的、检查、知晓、说话、忏悔、回忆、反复阅读、重写字母、清洗、消毒、数数、整理、排列、扔东西、存东西……)有一个名字:强迫障碍,这是一种可以被治愈的障碍,他们并不是唯一的患者。

患上此病的人,错误地担心那些缠绕他们的念头、画面或令人不快的恐惧揭示了某些与他们相关的事,如无意识状态或是他们的真实本性。然而事实上,他们会有这些念头、画面、恐惧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大脑出现了可逆性的机能障碍,这与"强迫症软件"有关,而这往往是他们从基因上遗传来的。

精神病专家斯坦利·拉赫曼(StanleyRachman)曾清楚地解释过,并不是病人脑海里不自主出现的侵入念头带来了如此多的问题,而是错误的解读、诠释造成了这一后果:"我疯了""我是坏人""我是个危险的人"-在英文中简称为"疯坏险"(MBD),即疯了、坏蛋或危险。有一位女病人就被这样一种感觉萦绕着,她觉得她会砍自己深爱的配偶一刀,她认为自己疯了,自己是坏人或危险的人;另一位女病人则被亵渎宗教的画面、与性相关的画面或对上帝不自主的侮辱所纠缠:她看到自己很坏,身体里住着魔鬼,她需要忏悔;还有一位女病人感觉自己必须要做出些举动来避免噩运:她认为自己疯了。

这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出现的这些念想、画面、冲动、侮辱和必须要做的事绝对不意味着这和经历这些的人的"真实本性"相关,患者只是单纯患上了强迫症。得知这一点,是一种很大的宽慰。得知自己并不该对这些不自主的精神现象负责,是一种解脱。病人就该像看待信号不良的电视屏幕上出现的干扰那般去看待这些精神现象。他不会再认为出现干扰是自己的责任。事实上,这些侵入念头也不是他的责任。

为数众多的精神病科医生和心理医生很长时间以来都错误地将他们的工作重心放到了对这些侵入念头的"解读"上。针对这些强迫症的精神现象,能够在"无意识"中寻得些许原因的思路将病人引向了错误的方向。因为这或多或少会让人理解为这些不自主现象的内容与个人的"真实本性"相关,所以需要"解读"。最近的研究表明,这一态度不仅不合适,有时甚至是有害的。相反,对于病人来说,得知所有他们并不想要的、不自主的念头不过是一种机能障碍的结果,这是何等的解脱。诚然,这些念头来自他们的大脑,但它们并不是病人自己的念头-有人说这些念头是异我的1,即与本人的思维系统相悖。为了阐明在强迫症治疗中,去解读、分析、寻找侵入念头的意义这一态度多么有害,以至于有可能将病人置于完全的慌乱中,我在这里要讲述我一位患者的案例。

那是一位宪兵,军衔较高,在他做完腰椎间盘突出的外科手术后不久,头脑中开始被他正在掐住自己孩子的画面所缠绕,"勒死人者"这个词占据了他的思维。尽管军人通常倾向于不重视这些精神现象,而更偏向于试图"自己走出来",但他在忍受了几周或者几个月的"强迫"苦难之后,还是决定去看心理医生。

这位医生没有说话,示意他坐下。宪兵开始讲述自己遇到了什么,并且他不理解这些现象-这是正常的,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需要理解的。心理医生中立的、令人困惑的倾听促使我们这位宪兵去领会自己的无意识状态,进而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进行了猜想。"如果我有这样的想法,应该是因为我不爱我的孩子们。"他继续着,而我们这位心理医生也继续保持缄默。很不幸,医生的中立使他丢掉了他经典的仁慈个性。可怜的病人认为他自己"完全猜对了"(沉默即同意),便立刻消沉下去:哭泣、对事物失去兴趣、睡眠出现障碍,甚至有了自杀的念头。

幸运的是,他咨询了别的医生,通过恰当的治疗,他的抑郁症和强迫症均得到了治愈。

我想要为处于慌乱中的病人和他们的亲人写这本新书。

我希望纠正对于强迫症的错误看法,这也是我刚刚开始去做的事,将患者以及他们周围亲近的人-尤其是有时会被指为这些障碍的责任人的父母,从负罪感中解救出来。我也渴望将我治疗强迫症患者近30年的经验分享出来。我不敢不切实际地奢望能够详尽无遗,但我想要描写很多的强迫症案例以便读者-你-能够认识到你的亲人、朋友正在受此折磨,或者你能够意识到你一直忍受的某种现象是一种强迫症。

很多病人跟我说:"可是人们从不谈论我的强迫症!"我会竭尽全力去扭转这种不公正。最后我想要给患者以及他们的亲人、朋友,甚至给某些治疗师一些建议。这些建议是关于针对这一障碍,目前存在的疗法、应该采取的做法和认知行为疗法。如果接下来的内容能够让哪怕只是几个病人认识这一疾病、学着自我治疗,从而能自由地生活,我便心满意足。

我希望你能够以多种方式来喜爱这本书:可以是传统方式,从第一页阅读到最后一页,也可以随意阅读。为此,目录是一个带有关键词的索引,你可以通过它定位到你最感兴趣的某个特殊主题。可是,无论你采取什么样的阅读方式,请你一定要以一种轻松的、不须尽善尽美的、不强迫的方式来进行。千万不要落入"需要全部读到"的强迫症里!

【内文选摘】

毒物强迫症

灭鼠药沙拉

P太太是一位约70岁的可爱女士,身材娇小。她的强迫症是老毛病了,始于她20岁时。她的病情起伏不定,但促使她来问诊的最后一次发病是较为顽固的。她痛苦地忍受着她的强迫症,并把它看作上帝的惩罚。为何而惩罚呢?我们不得而知。她记得的重大罪行仅有两宗。当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她轻轻地掐过一个小婴儿,想把他弄哭,这样他母亲就能让她推童车了;第二宗反人类罪则让她遭受神的处罚:在国土解放战争中,她拥抱过一个美国人,她不确定,但这或许让她从中得到了愉悦。除了这两桩"极坏的恶行",她并未犯过其他罪。

P太太只要做事,问题就会出现。她只有躺在床上时才感觉良好。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几乎什么都不做了。如果她勉强去调配沙拉醋,就算她看了十遍"葵花子油、红酒醋",她还是无法确认她拿的不是毒药。有时候,当她调配完,怀疑是如此强烈,以至于她不得不倒了重新开始。一段时间以前,她尚能去超市采购。有一天,当她的小推车被装满时,侵入念头便出现了:"如果有人买了灭鼠药并把它放到了这个推车里……"于是小推车受到了污染,进而污染了她刚挑选的商品。由于她把她买的东西放到了提包里,现在轮到她的提包受污染了,于是她想扔了它。可是她那摩擦过提包的大衣也同样被污染了,必须把它送去洗衣店,只不过把它送去清洗有可能会害死洗衣工人,应该把它扔掉。但是如何丢弃才能确保不污染他人呢?最好把它保存到一个袋子里,再也不要碰。当然,她把所有买回来的东西都先洗了一遍才收了起来……

偶尔,在P太太的脑海里,会猛然出现"我没碰过毒药吧?"这样的念头。当然,她家里既没有毒药也没有灭鼠药,但出于怀疑她得去洗手。动作完成后又会出现这样的想法"你确定洗过手了吗?",出于怀疑,她一遍遍地重新洗。她需要数数才敢肯定。当她12岁的孙女娜塔莉来看望她时,简直就是乱作一团。哪怕已经采取了所有的预防措施,她仍旧觉得有中毒的隐患。那几天,她甚至会去舔冰箱的把手,如果她没有死,那么她的孙女碰到它也不会中毒。

P太太在过去已经尝试过很多药物治疗了,可是没有任何一种疗效显著。她定期去内克尔医疗中心,在那里,她接受了针对白天住院病人的集中认知行为治疗。不幸的是,没有配合上适宜的药物帮助,P太太在进行练习时十分艰难。她经历着一些极度抑郁的阶段。在给她使用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的治疗中加入心境稳定剂后,抑郁症有了明显改善。但很不幸,P太太找不回欢乐无忧的生活了。

二噁英的含量

阿尔贝独自住在离我诊所不远的一套漂亮公寓里。他很聪明,但尽管上学时成绩优异,也并没有就业。他家境殷实,就算不工作也能生活宽裕。他几乎每天都在离家不远的埃迪亚尔美食精品店采购。他的家里堆着数千本书,他对量子物理学、高等数学、哲学都感兴趣。他有很多爱好,知识面也广。

他患上强迫症的生活变得很复杂,目前的强迫症是从意大利开始的。当时,有过一次严重的二噁英逸出事故-赛维索化学污染事故。然而阿尔贝和他的父母在那一时期刚好乘火车穿越了那个地区。从那之后,尽管已进行过了去污染,阿尔贝仍然觉得公寓里存在受到严重污染的东西。

他的强迫思维创造出了一个等级划分。他划分出一些区域,尤其针对他的书堆,分为完全纯净未受污染的、中度污染的和重度污染的。他的很多书都是同一册两本甚至三本。一方面,是因为在这些有时会堆到天花板的书山中间,他不知道他要找的那一本在哪里;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原因,他坚持一定要有一本是处于完美状态的,不能有丝毫受到污染的痕迹。这是在污染强迫症里常见的案例,阿尔贝创造出了两个世界:一个"被污染的世界"和一个"未被污染的世界"。存在被污染的衣服和未被污染的衣服。要从一个世界去往另一个世界,则需要进行无休止的清洗强迫仪式。

我已经不记得出于何种原因,阿尔贝无法受益于合适剂量的抗强迫药物,这本该在他的练习中有所帮助的。因此,在来我的诊所进行了初期治疗,却没有一点儿疗效后,我同阿尔贝达成了协议。他要在他的公寓里选出两样他认为污染程度最高的东西,拿去测量二噁英的

含量。如果含量并未超过普通环境中的正常值,那么他就要接受在他家里进行治疗。目的在于逐渐"污染一切"并生活在"污染了的环境里"。含量测定的费用昂贵,且只能在里昂完成,但钱不是问题。当阿尔贝看到结果后(当然没有一丁点儿二噁英),就无法阻止拉马涅尔医生去他家了。起初,他的焦虑感强烈,而且这绝不是件乐事。这些置身于情境中的治疗带来了一些好转,但还没有完全治愈他的强迫症。

(本文摘自弗兰克·拉马涅尔作品《走出强迫症》,三联生活书店2017年10月出版。)

秩序强迫症:后果悲惨的秩序

贡扎格患有典型的秩序强迫症。他不再工作了。他卖掉了他的公司,经济宽裕。他本可以跟他的妻子和小儿子幸福地生活。然而很不幸,他要花上几个小时来仔细查看他的公寓,手里拿着一把米尺,以确认家具与墙面间的距离是否合适,是否有东西散乱着,每件物品是

否都在该在的地方了。就连他孩子的房间也必须绝对整洁,地上不能有任何玩具。

他不愿意让他妻子坐到沙发上,因为每当有人坐了下去,他就需要花上半个多小时来收拾靠垫。家政服务人员来过之后,贡扎格就完全慌乱了……他要花上好几个小时来重新将物品放回它们的位置,误差不超过一毫米,或是检查它们是否在正确的位置。他甚至会去检查柜子里的吸尘器是否按照应有的样子放好了。贡扎格的强迫症是一种患者本人难以意识到的强迫症,很多这一类型的强迫症都如此。在难以意识到这是强迫症的情况下,患者都坚信自己的那些举动很有用。他试图将它们日常化,试图证明他这样做是对的。在他看来,别人最好也做相同的事。这类强迫症的治疗困难在于,社会是认可的:整洁有序总是好的。但每天花数小时来整理清洁,且不允许自己孩子房间的地上有玩具,那就确实是种病态了。

贡扎格清楚地意识到他的行为带来了一些问题。他在批评他人与自我批评间摇摆,不幸的是,大部分时候,他采取的辩解态度都是:"斯特凡妮就是不爱整理。"事实上,在她的个人书桌上,时不时会堆放着正在处理的文件。当斯特凡妮不在时,贡扎格就忍不住去给他妻子的柜子"来点儿秩序"。晚上,她会发现她的鞋子被摆放得十分整齐,分毫不差,就如同进入了一家奢侈品商店。她怒火中烧地爆发了,而贡扎格诅咒发誓说绝不是他干的,肯定是清洁工做的。他对于趁妻子不在时去整理她的柜子感到非常羞愧,所以选择否认。难道他不是在对自己说谎吗?他真的认为斯特凡妮好骗吗?他的行为就如同喝醉了的人,一身酒气,说话时发音困难,有时甚至站不稳:"医生,我很高兴……呃……已经……唔……三星期……嗯……我没喝过一滴酒了。"

多亏了药物治疗配合认知行为疗法,贡扎格从此能够容许他儿子的房间白天有玩具了。他用来检查一切是否整齐有序的时间在减少。尽管如此,夫妻关系已经无法回头,离婚已无法避免。

[责任编辑:马笑 PN114]

责任编辑:马笑 PN11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