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我“爱”你中,永远隔着一个“爱”的距离


来源:凤凰读书

凤凰诗刊:方闲海诗选

Aida Muluneh,局部有涂改
 
 

- 什么样的诗才算好诗 -

 
我只能告诉自己肤浅的审美经验
首先,这首诗简单,感觉自己也能写
接着,这首诗让我产生,写诗的冲动
最后,这首诗让我感到,沮丧
接下来的日子里
我一直想剥了这首诗的皮
 
《感觉的递进》(节选)
 

…………………………

23.《爱的研究》

 
当野生的人
越来越少
价格
越来越高
 
开始
养殖人
 
吃人更为普遍
 
作为一种饲料
因此
 
越来
越泛滥
 
也变得
廉价
 
常常
当我呕吐
试图
垂怜
自己从酒吧
拖回家来的那一条影子
 
我就会在黑夜里
看清一点点
历史
 
跟文学
无关的历史
 
 

…………………………

13.《江口村公交车站》

 
老老实实
被太阳晒着
63分钟了
再忍1分钟
在等一辆121公交车
估计是出了故障
下午的车流
时缓时急
有人横穿马路
在走自己的路
靠在江口村公交车牌上
我想起自己在初唐
经过的一个驿站
停下拴马
休息
小便冒着热气
然后
付账(那时还没有微信付款)
继续上路
也不理睬
几个小吏在后面大声叱喝
就一直
来到了今天
看到
有人从斑马线去走别人的路
 
 

…………………………

33.《一亿个童年》

 
在童年
没有伟大的事业
 
也没有性爱
生殖器
 
用来浇花
 
一只蚂蚁
向黄昏爬去
 
 

…………………………

21.《词》

 
这仅仅是一个词,不是“爱”
当词从我们之间剥落
失去一切语言,沉默
也并非像“爱”脱胶
使我们分离
我们活在虚幻的语言世界里
没有“爱”在里面
为错乱的词争吵,狂风暴雨
从未因为“爱”而变得心静如水
我们没有彼此“爱”过
我和你都是一个词,在我“爱”你中
永远隔着一个“爱”的距离
 
 

- 作者简介 -

 

写诗或吸毒,在面对困境的意义上,两者都一样
 
…………………………
 

方闲海,1971年11月出生于浙江舟山。现居杭州。

主要诗歌活动:

2013年担任第一届“橡皮文学奖”评委。

2008年创立“黑哨诗歌出版计划”,推动中国非主流价值观诗歌的出版和传播。

2008年出版个人诗集《今天已死》。

2006年至2009年任《诗歌现场》编委。

2001年以“口猪”为笔名,在中国最具先锋色彩的“诗江湖”网站发表诗歌,多次参与诗歌论战,并任网刊编辑。

 

 

肛检——2017年自选诗82首

自序:

 

2017年,我写了1137首诗,包括两个组诗(暂未整理)。跟往年写作有所不同,我从几年前(重返)落在纸本笔记本的写作习惯又恢复了坐在电脑前的写作(偶尔用手机)。并经常在微博自行发表。这就正常了。因为我属于新世纪以来纯粹在网络发表诗歌的第一批中国“网络诗人”。尽管在网络发表之前我也已经历了多年默默无闻的诗歌写作。但通过一只鼠标,我和许多诗人居然成为了直接绕开传统诗歌编辑和诗歌评论权威的第一代网络诗人。

大概从2013年至2016年,我对自己进行了诗歌写作的“持续实验”。我借用了自己多年摄影的街拍经验或者观念,也有来自我的好友、著名噪音艺术家李剑鸿的环境即兴音乐的启发。我直接拿小本子去街头或人群的现场中“即兴写作”。目的不是为了写所谓的好诗,而是重新引导自己的思维去深入和感知生活现实瞬间呈现于语言的肌理和气味。量化,也成为我诗歌写作的必要条件。这是我写诗不是为了诗的阶段。但我一直在体会语言的美妙。并且,让我重新认知了诗的可能性,并厘清了接下去的写作思绪。同时,在更大范围,也认知了中国当代诗歌众多的薄弱环节,甚至某些腐朽性。对于诗人,只有通过持续地写,才能真正抵达对于诗的认知,这是不二门法。

在2017年,我规定自己每月不少于写60首诗,在9月写了154首。许多诗至今都还没有起好诗题。写作往前的冲动甚至让我没时间去回顾以前写的东西。修改诗或润色一个诗句成为一种时间刻度上的奢侈。好在有许多诗,几乎都是一气呵成写就的,并有一个诗题,而显得完整。而这82首诗,就是如此被我匆匆选出来的。部分诗,曾在《汉诗》发表过,也拿了稿费,谢谢诗人张执浩。也谢谢诗人小引和艾先的精彩点评。

这82首诗,不是一个“整体”,只是一些凌乱的闪光,如果有光的话。

谢谢阅读。

——2018.4.11杭州写在巴萨-罗马第二回合欧冠1/4决赛之前

 
______
本文经作者授权,摘选自作者微博“自杀节奏”。

 

[责任编辑:袁菁菁 ]

责任编辑:袁菁菁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