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方史学开山之作:希罗多德《历史》2018详注修订本全新上市


来源:凤凰读书

历史,是时代的集体记忆。"思考并记叙其行事"便是历史记录的缘起。在西方文化谱系中,希罗多德的《历史》是一切史学写作的起点。大约在公元前425年,希罗多德的《历史》就已完成并且为世人所知,距今已有近2500年。尽管在他之前,已有赫西俄德的"五时代说"和荷马的英雄史诗,但正如历史学家柯林武德所言,"传说的笔录之转化为历史科学并不是希腊思想中所固有的,它是公元前5世纪的发明,而希罗多德则是它的发明人。"自西塞罗将其奉为"史学之祖"以来,希罗多德的地位从未动摇。

国内译介希罗多德的工作始于19世纪末,建国之后成就斐然。首个全译本由王以铸先生翻译,于1959年出版,迄今已多次重印。另外一版权威译本,也是唯一一版带有注释的全译本则由西方古典学专家徐松岩老师倾力翻译,于2008年首度面世。2018年4月,经过十年的打磨完善,全新的徐松岩译希罗多德《历史》详注修订本将由北京世纪文景推出。在此版中,徐老师补注了大量古典学研究的最新成果,语言表达更加符合当下的阅读习惯,新增多幅插图,使内容更加充实可感,阅读体验得到极大提升。

百科全书式的叙事体世界史巨著

《历史》西方历史写作的起点,是"史学之祖"希罗多德对其所知的世界各民族历史文化的"调查研究",对"全人类"壮举与斗争的生动记录。他第一次超越英雄或神话个体叙事,揭示了历史的内在逻辑和意义。正如他自己所言:

其所以要发表这些研究成果,是为了保存人类过去的所作所为,使之不至于随时光流逝而被人淡忘,为了使希腊人和异族人的那些值得赞叹的丰功伟绩不致失去其应有的荣光,特别是为了把他们相互争斗的原因记载下来。

希罗多德创造性地采用叙事文体,后世概括为"历史叙事体",经修昔底德等后来史学家发扬,成为现代历史学形成以前,西方历史著作的主要体裁。《历史》以波斯人的历史为中心,以波斯的崛起和征服为主线,以波斯和希腊的战争为重点,把当时已知各民族逐一纳入叙述,拼出了一份异彩纷呈的古典世界地图。

《历史》的书名来自于"historiae"一词,希腊文原意为"调查报告"。希罗多德以此为题,反映了他的书写是以详实的资料为基础的,具有初步的史料批判精神。他成年后曾游历数载,足迹踏遍西亚、北非和东地中海以及黑海沿岸各地;每到一地,总是探访名胜古迹,调查民俗风情,搜集传说旧闻。希罗多德是故事大师,他将纷乱的材料整合为线索清晰却波澜壮阔的庞大体系,广采博纳、有闻必录是他的基本原则。

此外,希罗多德的历史视野也是前所未有的。他首次把当时已知的三个大陆,即亚细亚、利比亚、欧罗巴全部纳入叙述,不仅着眼于政治军事的重大事件,还描绘了各地的风土人情、社会文化、经济生活等多个侧面,眼界极为广博,是一部当时已知世界的文明通志。

希罗多德的历史叙事体例、开阔的世界观和持平的民族观,以及史料搜集和批判的精神,都是他为后世史学留下的宝贵财富。而对于古典时代希腊城邦制度、泛希腊的民族意识、波斯帝国历史沿革等多个学术话题,《历史》也具有高度的研究价值。

真实原始的古典世界,欲罢不能的散文史诗

最坚固的古巴比伦城如何设计修建;

"女儿国"阿玛宗人的繁衍生息之道;

旁听七贤之一的梭伦向克洛伊索斯讲述幸福与幸运;

参与波斯"七人帮"密谈,讨论君主制、民主制、寡头制的取舍;

出席希腊同盟的军事会议,见证荣耀与生存、忠诚与背叛……

《历史》可以是一部"风物志"。从吕底亚、巴比伦,到埃及、斯基泰亚,再到波斯、希腊,古代众多城邦和族群的相互联系和生活图景跃然纸上。小到作物牲畜,大到制度律法,大量珍贵的历史资料得以留存。

《历史》也可以是一部"异闻录"。带翼的巨蟒、说话的鸽子、扑火的波斯猫,还有不同等级木乃伊的制作秘术,轮、烙、刺、剥皮等多种酷刑,以及原始的伦理家庭两性关系。感谢希罗多德旺盛的好奇心,这些故事精彩离奇,有的甚至粗陋残忍,却都是古典时代的侧影。

《历史》还可以是一部"文明考"。自由与正义、个人与集体、高贵与野蛮、无常与有常,命运降临,何去何从?翻开书卷,与波澜壮阔的历史故事同来的,还有世事沧桑。希罗多德的历史叙述诚恳而亲切,呈现了最本真却也最精彩的古典世界,具有原始的生命张力,闪耀着朴素的哲思,赋予了《历史》超越时间和空间维度的文化价值、精神价值。《不列颠百科全书》这样评价《历史》:

希罗多德所著《历史》的总寓意:巨大的繁荣是"一个很不可靠的东西",它会导致衰落,特别在像薛西斯那样有骄傲和愚蠢伴随的话。……希罗多德相信上天的报应是对人类邪恶、骄傲和残酷的一种惩罚,不过他在记述历史事件时重点放在人们的行动和品格上,而不强调神祇的干预。这种根本上是理性主义的立场在西方史学史中乃是一项划时代的创举。

《罗马帝国衰亡史》的作者爱德华·吉本曾评价《历史》,说它"有时是给孩子读的,有时是给哲学家读的"。这一评论充分证明了《历史》具有极强的可读性,和幽深的启发性。美国历史学家J.K.汤普森也曾盛赞道,"在所有曾经存在的历史学家中,希罗多德是最接近于不朽的了。"此之谓,煌煌巨著,历久弥新。

[责任编辑:马笑 PN114]

责任编辑:马笑 PN11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