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虐恋仇杀兄弟情,武侠小说才是最好磕的故事书


来源:单向街书店

中国的武侠小说是中国通俗文学中具有独特魅力的一种读物,有可歌可泣的英雄儿女故事,也有江湖正义、人性正邪,家国仇恨。它以独特的文学形式、风格、题材,产生了独特的美学,与中国文化一脉相连。

在网络并不普及的时代,很难想象90 后甚至更早出生的人们,是如何打发冗长的暑假的。回忆起没有微博微信、不能吃鸡修仙、甚至不配拥有肥宅快乐外卖的黑暗日子,任何一种酷热或雷雨,都会将人锁死在名为室内的桑拿房。

独生的小孩子无事可做,作业写得三心二意,看电视倒是总结出一套盖世绝学:听声辨位,抢在家长开门前掐灭电源、做伏案解题状;而后人力造大风,创造101种让电视机秒速降温的方法,让家长摸不出破绽。

null

童年回忆之快乐大(sha)雕

在类型单薄的荧幕节目选择中,阵营被轻而易举地划分出来,港台言情和武侠两派不相上下,有如坏情人一般痴缠。直到今日,每当假期档轮播《还珠格格》《风云》等“时代眼泪”,仍能引起话题。

null

时代的眼泪

识字后,“读闲书”活动逐渐提上课余活动日程,依然是言情与武侠势头无二。不论是冒着被点名的风险套着课本苦读,还是掩在书桌屉斗里争分夺秒一瞟,课堂即是江湖,谁都得有几招独门秘籍防身。

null

剧照

读到尽兴处,自然要卖安利。但这又是另一个战场了,尚不能体会“一见杨过误终身”的年纪,更不懂什么是“生命的大和谐”,小学生爱与battle 天真赤裸——

比如:你罚抄一百遍的古诗词,我看一遍《神雕侠侣》就背下来了!

null

剧照

“问世间情是何物”,出自金代文学家元好问《摸鱼儿·雁丘词》,词人为雁殉情而死的事所感动而作,寄托自己对殉情者的哀思。

原文节选: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又比如步入应试教育的中学生振振有词:老师用张三丰教张无忌武功的视频教《庄子·大宗师》,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上课走神了。

null

剧照

张三丰在武当山当着敌人的面教完问张无忌,记住了吗?张无忌答记住了七成。又问现在呢?答五成。又问现在呢?答三成。又问现在呢?答全忘了。于是张三丰说:好,你上吧。

《庄子·大宗师》中,孔子几次问颜回“你的进步指什么”,颜回依次答忘记“仁义、礼乐、坐忘”,被孔子称赞“与万物同一就没有偏好,顺应变化就不执滞常理。你果真成了贤人啊!”两者记述相类似。

null

剧照

神仙姐姐小龙女,曾经是多少男孩的梦中情人

不卖安利不知道,港台新派武侠小说这么多好,不是玩物丧志,原来是寓教于乐!

读一本书既能学中国文化又能涨知识,看了就是赚到,怎么小时候没早点发现,岂不是四舍五入损失了几百个亿?

现在吃这个安利也不晚!除了知识大金库,武侠小说有帅哥靓妹、有虐恋、有兄弟情。复仇、冒险、捡装备升级等丰富元素更不在话下。太合适工作忙碌时间有限、嗑不动严肃文学,又有心培养阅读兴趣的成年人了。

以及,港台新派的武侠小说本本皆完结,不用苦苦等更新。

null

古龙全集也了解一下

其实早在去年,网络上曾以《倚天屠龙记》里周芷若一句“倘若我问心有愧”,卷起重读金庸的热潮。

周芷若冷笑道:“咱们从前曾有婚姻之约,我丈夫此刻却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没伤你性命,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

张无忌急道:“咱们只须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

周芷若道:“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张无忌一呆,接不上口,只道:“你……你……”

null

剧照

金庸确实是擅长写情的,没有撕心裂肺,没有字字泣血,然而时光匆匆,终究求而不得。哪怕没有上下文,单单拎出一段也很动人。

旧版《倚天屠龙记》结尾部分,金庸写:

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null

《神雕侠侣》郭襄

《白马啸西风》的结尾:

白马载着李文秀,缓缓地走向杏花春雨中的江南。身后,大漠风沙越来越远。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无数风流少年,如花美眷,在二十四桥的明月里吹箫,在春江花月夜的韵律中缱绻。

那么,李文秀呢?

“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偏不喜欢。”

忍不住地叹息,很久很久。

若加上原文释意,则更为动人。

《天龙八部》中,阿朱与乔峰情投意合,阿朱说:他们不知,我大哥第一爱喝酒,第二爱打架。”乔峰摇头道:“错了,你大哥第一爱阿朱,第二才爱喝酒,第三爱打架!”

可惜事与愿违,人有悲欢离合,阿朱故去后,恋慕乔峰的阿紫问姐夫,“她有什么好,我哪里及不上她?你老是想着她,老是忘不了她?”

姐夫说:“你样样都好,样样都比她强,你只有一个缺点,你不是她……”

null

《天龙八部》乔峰与阿朱

《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率众救援未来的妻子,战事一触即发。生死顷刻间,他忽然想到一个人,想到她,心中忽然有一点温柔:

少林寺寺内寺外聚集豪士数千之众,少室山自山腰以至山脚,正教中人至少也有二三千人,竟不约而同的谁都没有出声,便有人想说话的,也为这寂静的气氛所慑,话到嘴边都缩了回去。似乎只听到雪花落在树叶和丛草之上,发出轻柔异常的声音。令狐冲心中忽想:“小师妹这时候不知在干甚么?”

null

令狐冲与小师妹

古龙则是金句频出。

比如:

女人声音喊得越大,说的往往越不是真话。

一个女人的眼泪的多少,和她的身材的大小连一点关系都没有。

女人若看到女人在折磨男人时,总会觉得很有趣的。

哇,古龙老师您说什么大实话。

null

《小李飞刀》孙小红

null

这版《小李飞刀》还有俞飞鸿饰演的惊鸿仙子-杨艳

对于涉猎武侠小说不深、并不了解其背后作家的读者来说,金庸与古龙是较为响亮的两个名字。

与善于写情与天下的金庸不同,古龙笔下的英雄不喜复仇、比武,不追求名利与金钱,一心扑在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结交朋友,甚至随时愿意为了知己赴死。他们像是武侠世界的边缘人物,背离了传统意义的成功,如同飞蛾扑火般追求一种热切的消亡。

这样的世界观在《欢乐英雄》中得到体现,主角们穷困潦倒,住在空荡大宅,没有一人可以称得上“大侠”二字,颠覆了传统武侠的故事结构与逻辑。但主人公们处处与有情人行善事,仗义慷慨。“谁说英雄寂寞?我们的英雄就是快乐的!”

null

《欢乐英雄》(2019)概念海报

《欢乐英雄》更是一部让人看了忍俊不禁,心情轻快,读过口有余韵的武侠小说。

古龙在这部小说中展现了他以文字抖包袱的能力,例如《欢乐英雄》开篇,介绍了黑道恶霸欧阳兄弟——

罗振翼武功并不弱,但这次的运气却实在不好,竟偏偏遇上了两河黑道上最难惹的欧阳兄弟。

欧阳兄弟不是两个人,也不是叁个人、四个人……欧阳兄弟就是一个人。

武林果然不是创造101,不用组合出道。但古龙小说中的人物却总有着比任何艺人的艺名都好听的名姓,在文学的描述之美外,更添意境。

楚留香、李寻欢、萧十一郎、陆小凤西门吹雪、花满楼、司空摘星……

null

当然还有四条眉毛陆小凤

相比于金庸作品武功绚丽,文笔流畅。古龙用句简短、犀利,如剑般闪动。

一方面由于当年同样的字数,分段多,书就厚,定价就高,稿费就多。另一方面因为古龙喜爱美国作家海明威,为他的“电报体”语言风格极为欣赏。

古龙极少用形容词,多是动词叠加名词,倒是趁了中国国画“密不透风,空能走马”的意蕴。同时行文跳脱,如剑影般排比。

李寻欢道:“你的环呢?”

上官金虹道:“环已在。”

李寻欢道:“在哪里?”

上官金虹道:“在心里!”

李寻欢道:“心里?”

上官金虹道:“我手中虽无环,心中却有环!”

李寻欢的瞳孔突然收缩。

上官金虹的环,竟是看不见的!

……

——大多数人,都要看到那样东西,才肯承认它的价值,却不知看不见的东西,价值还比能看得见的高出甚多。

……听起来就有些不明觉厉!

null

《小李飞刀》李寻欢……好腰

中国的武侠小说是中国通俗文学中具有独特魅力的一种读物,有可歌可泣的英雄儿女故事,也有江湖正义、人性正邪,家国仇恨。它以独特的文学形式、风格、题材,产生了独特的美学,与中国文化一脉相连。

相信对于武侠,每个人有着自己的情怀亟待分享,它不仅是一代人的回忆,也是中国特有的文化。

文章有限,只得窥探二三、抛砖引玉。林遥在《中国武侠小说史话》概括道,港台新派武侠小说分为五个发展阶段。

秀出天南笔一枝——一代宗师梁羽生;

霜毫掷罢倚天寒——侠之大者金庸;

亦狂亦侠亦温文——台湾“三剑客:武侠泰斗卧龙生、才子佳人诸葛青云、综艺侠情司马翎;

灵文夜补秋灯碧——开拓者古龙;

秋心如海复如潮——古龙之后的“新派”:诗意武侠温瑞安、古典新芽黄易。

以上诸位大师,相信总有一款江湖会是你的菜。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