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旭:当代画家一辈子在闻别人的脚汗气
2010年09月28日 14:31 凤凰网文化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 王旭:人人都在造四王,袭大痴,沉溺于绘谱画训,而没有自己的面目,更重要的原因是,画家脱离了自然,失去了写生的能力,瞽聋傲囋。现在有很多人根本不写生,不思考,不钻研画史画论,精研历代理学,而附庸风雅泥八大、石涛、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潘天寿、张大千、李可染等人的面目,美其名曰“文人画”,这实在很愚昧。其实,一个画家最可悲的地方就是一辈子闻别人的脚汗气,做别人的走狗。

问:王维是不是南宗画祖?

王旭:这个是很有争议的。确切地说,有了董其昌,才有了王维的历史地位,要不,一切都得另当别论了。南宗画的命名是很狭隘的,莫是龙、董其昌、陈继儒等松江派人士,他们只看到了王维的水墨画风,而忽视了其青绿、仙佛人物画,这就是以偏取全了。考证史论,王维的画风介于李思训与吴道子之间,青绿山水与李思训风格相似,甚至很难辨认。这就是说,后人的认识是有限的,只要是水墨渲染的,他们就说是王维,只要是青绿的,就说成大小李将军。青绿也好,水墨也好,那个时代并不只是王维在画。六朝画家宗炳的“澄怀观道”,顾恺之的“迁想妙得”,陆探微以书法入画,创造了“一笔画”,这些都是文人画的精神,只是说,在宗炳、王微、顾恺之时期,山水画只是衬景,并未从人物画中脱离出来。只是到了李公麟、吴道子辈,山水画脱离了人物画

,确立了独立的体系,有了真名分,特别是青绿山水,在李思训父子上是大成,所以说,后人习惯称李思训为北宗画祖。他的儿子李昭道在大李将军的基础上得以发挥,便有了大小李将军。我们要明白一个道理,大小李是青绿山水画的成就者,并非创造者。他们只是在张僧繇等前人的基础上,将青绿山水从人物画中独立了出来,形成了青绿山水一派面目。

问:那么南宗文人画呢?

王旭:文人画的发展与北宗是相似的。顾陆张展吴,这些人皆是南宗、北宗的先驱。就是说,青绿与水墨的前身是同体的,但只是被后人分门别类,有了不同的用途而已。后人习惯将王维的南宗文人画看成正宗,他们认为文人画的画祖是王维,但史论中也没有确切的记载,我们大多只是以耳代目罢了。盛唐时期,刘单、王墨、张璪、毕宏等都画水墨画,甚至张璪、毕宏已经将文人画的笔墨意趣,发展到了弃笔,随手涂抹的戏玩程度,可以说,他们二者的文人画情趣,要高于王维。但是后人总是说,张、毕是接王维的衣钵,是无根据的,因为他们身在同一个时代,并且年龄相仿,此种说法无可信度。

问:王维水墨画里有没有皴法?

王旭:这个确实不好说,也没有见过其作品。据董其昌记载,王维的画是有皴法的。即便有,在那个时期,只不过是秀密的点皴而已。根据史料推断,王维的水墨画,依旧是以钩斫为主的,并不是历史上所说的一变钩斫而成水墨渲染。在唐代,无真正的水墨渲淡可言,绘画技法只是停留在勾勒点染的笔法上,并无后世那样种类繁多、高度成熟的皴法可言。如果说,五代荆浩、董源是师法王维的,那么可以认为,王维的水墨画并没有脱离勾勒,也并没有具体、成熟的皴法,最多只有点皴而已。后世范宽的雨点皴,米芾的米家点,都是王维、董源的点皴发展而成的。甚至元代黄公望的披麻皴、倪瓒的折带皴、王蒙的牛毛皴、浙派李唐、马远、夏珪等的斧劈皴都是接王维、荆关、董巨发展而成的。

问:从董源等的黄风上,怎么推断王维呢?他们都晚于王维。

王旭:如果王维有成熟的皴法的话,那么,五代荆关、董巨等肯定会有一成套的多样的皴法,但是五代画家的皴法只是局限于点皴的面目。所以,我们可以推断,王维的皴法,最多只是点皴,并且这种点皴是极不成熟的,而且是极少的,且极小的点。

问:浙派怎么与南宗王维、董源有关呢?

王旭:将绘画立宗派进行讨论,本身就是错误的,浙派其实就是北宗,他是在明戴进时期,正式形成了浙派这个概念。浙派的风格是李唐、刘松年、马远、夏珪的大斧劈皴为主的水墨苍劲一路,到了戴进、吴伟、张路、蒋嵩时期,就剑拔弩张,锋芒毕露,干枯无气韵,没了内涵,导致被吴派击垮,淡出了历史舞台。至于浙派与南宗画的关系,这个我在北宗与南宗的关系中已经讲到了,他们是同体的,没有什么本质上彼此隔阂。浙派的戴进是宗南宋“四家”刘李马夏的,而这四家也兼南宗董巨之法,所以说,中国山水画的发展的主脉是不变的,变的只是枝节,南也好,北也好,都是在一个主线上发展的。

问:荆浩、关仝属于南宗还是北宗?

王旭:尚无定论,尚南的辩称南宗,尚北的辩称北宗。中国山水画南北派的划定是很矛盾,很无力的。荆关的画风有北宗的苍劲,也有南宗的水墨晕染,特别到了李成、许道宁画寒林无风而寒,无物而有物,这种境界,文人画也好,北宗画也好,都视之为最高,元代文人画代表之倪瓒,就是受了荆关、李成的影响很深。以董其昌为首的文人画的发起者,在对历史名家宗派归属的划定上,是缺乏理论依据,强词夺理的。特别是将荆关、李成、范宽、李公麟等带有明显北宗画风的画家,归属到文人画,与北宗画划清界限,是不理智的。

问:南北宗画派是根据什么来划分的?

王旭:借鉴南北禅来区分的。董其昌他们认为,禅家自唐代始分南禅与北禅,慧能为南禅,神秀为北禅。所以便有了南北画的说法。

问:南禅与北禅的区别是什么?

王旭:没什么大的区别,歧义只产生在末端,这就和南北画的歧义一样。南北禅都认为人的天性具备佛性,南禅主张“顿悟”见性,而北禅则主张“渐行”明性。顿悟是形而上,而“渐行”是形而下,不管是形而上也好,形而下也罢,二者都是一体的,谁都不能脱离谁,这就是儒家讲的格物、明理的步骤。光顿悟,就是守“空”,没有实理,一无所成,这就是朱子不认可禅家的原因;光渐行也不行,不能上达,会徒劳。

问:你觉得南禅深刻,还是北禅深刻?

王旭:各有利弊吧,这和中国山水画的宗派是一个道理,他们都是五祖弘忍的分支,这就和中国山水画是顾陆张展的分支是异曲同工的道理一样。神秀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慧能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你仔细分析,神秀的思想与儒家是很相似的,都是通过正心来修身的,并且把身与心关系,说得极好。儒家讲,欲先修身,必先正心,欲先正心,必先诚意。意不诚,则心不正,心不正,则身不修。身不修,则无以谈齐家、治国、平天下。神秀把心比作明镜台,要时时擦拭,这与儒家正心的道理是完全一致的,都是时时践行、时时明心。所以说,南禅的深刻之处是毋庸置疑的。再分析慧能的这句话,他首先否定了身的存在,否定了心之理是实理,而倡导空虚,这与儒家思想是相悖的。守虚而不知实,会坠入空寂无物之境,也就是这个原因,让中国文人画在近现代显得异常虚伪悖谬。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王勇
奖品:iPod nano 16G(3部),若干明星签名CD海报等你拿!
参与方式:
点击左侧图片,下载您喜欢的歌曲,即有机会参与抽奖活动,奖品月月更新,赶快参与吧!
上期获奖用户
  • 139****2511(北京),
  • 136****9768(陕西),
  • 135****5144(福建),
  • 135****7225(广东),
  • 138****2213(江西),
  • 136****2260(吉林),

分类图书榜

  • 文史榜
  • 社科榜
  • 文艺榜
  • 财经榜
  • 生活榜

连载点击榜

  • 本日点击
  • 本周点击
  • 本月点击
凤凰网读书
读图:美色读图:奇观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