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8期]比尔·波特VS叶南:背包客与旅行家

2010年12月02日 12:0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叶南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叶南:翻译中的学习与收获

凤凰网读书:《空谷幽兰》这本书翻译得很美,翻译者是明洁,《禅的行囊》翻译者是叶南先生,叶南先生跟比尔两人是很早时候就认识了吗?

叶南:就是翻译这本书认识的。我们杂志之前想找比尔写稿子,我们的一个编辑老孙也看过《空谷幽兰》,他特别喜欢比尔的风格,说如果给我们杂志写一个稿子应该挺有意思。后来一查比尔又写了一本新书《禅的行囊》,一看很有意思,很适合我们杂志登,我们就跟他联系,说能不能登一下。他说行,随便登,不要钱都行。本来是想找明洁老师翻译,但是她太忙了。书里面写了比尔的经历,我一看跟我是校友,而且是加州大学人类学系的校友,同门师兄。这很难得,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很有缘分,我觉得他写得很好就自己翻译试试看,翻了大概两章在我们杂志上登,比尔觉得不错,后来邓总就让我来把这本书翻译完。

凤凰网读书:《黄梅天下禅》就是您翻译的?

叶南:对,我们节选了第八、九章,这两部分相对完整,讲禅宗在中国发扬光大的过程。

凤凰网读书:那篇文章网上很多人评价很不错。这本书的名字叫《禅的行囊》,我在看的时候有一点疑惑,禅和行囊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叫“禅的行囊”?

比尔·波特:每个宗教都有信仰,有一些不应该拿的东西还是拿着,不管是佛教、道教、基督教。宗教包括很多不是宗教的东西,这是信仰。我有自己的信仰,不是旅游方面的事,这一辈子一直负担着不应该负担的东西,所以把我这辈子的经验和了解禅的观念合在一起写了这本书,我有太多信仰,禅宗有一些不应该拿的信仰。

凤凰网读书:您在旅行过程当中有没有感觉到真正把行囊放下了?

比尔·波特:我写完了就是放下了。

凤凰网读书:《禅的行囊》后面有一段文字是比尔自己给书做的定义,我觉得特别好。他说“我们每个人都从自己生命的起点一路跋涉而来,途中难免患得患失,悲伤的行囊也一日重似一日,令我们无法看清前面的方向,在漫长的旅行中,有些包袱一年之间便可放下,有些终其一生也无法割舍,所有这些不过是我们自己捏造出来的幻想罢了。”您这段文字完全可以把这本书的核心概括出来。

比尔·波特:就是。

凤凰网读书:叶南老师翻译这本书,最开始看的时候应该跟普通读者的看法不一样,您是如何评价《禅的行囊》这本书?

叶南:应该是一样的,我也是一个读者。

凤凰网读书:您在翻译这本书的过程中,有一些细节的东西也是做过一些考证的。

叶南:其实之所以愿意翻译这本书也是因为我想学习佛法,很愿意亲近佛法。我自己虽然没有受过训练,也没有努力学习过,但是一直对佛教这套观念很感兴趣,挺有共鸣,我其实把这个当作一个学习的机会,翻译比尔这本书使我可以有机会认真去了解佛教的事情。我的父母都是佛教徒,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不停地给我推荐各种佛教的书看,家里有很多这样的书,但我都没看,我觉得这正好是一个机会,我既然要翻译这本书就不得不去学习。中间的收获也非常大,要谢谢比尔。

凤凰网读书:我们也非常感谢叶南老师,如果没有你,这本书也不能像现在读起来这么流畅。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觉得这是中国本土作家写出来的,没有感觉到是翻译过来的。

叶南:那还是比尔写得好。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比尔 VS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