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0期]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2010年12月16日 15:31
来源:凤凰网读书

马世芳:大陆文学对我的影响

另外一个,两岸正式在开始交流之前,在80年代的时候,其实大陆的文学以及台湾有一个蛮长的历史,从文革后的伤痕文学,在台湾的文化学就掀起一定的回响。朦胧诗在台湾有一定的影响,那时候我年纪还小,其实我并不是那么的熟悉,但是我大概略有所知。到了80年代,大陆的小说是爆发的时候,阿城的《棋王》、《孩子王》,然后莫言的小说,那个时候都在台湾有引进,报纸副刊还会登,后来就邀请香港的首席女士编辑了中国大陆的小说选。

那个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很的启蒙,跟阅读的经验,因为大陆的那一代的,80年代的那一波小说家语言的质地,生命的经验,展现出来的那种鲜活的力量,都是跟台湾的小说家非常非常不一样,我到现在回头想,我最佩服的几个名字阿城、莫言、李锐,山西的李锐先生,他的《厚土》那个短篇集,我非常非常的喜欢,到现在还是影响我很大的几位写作的前辈。

所以文学这个路线,其实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铺成,在这之后我就会陆续的看到,我在第一次来大陆是1996年那个时候,就专程到新华书店去找书。另外一个很有趣的,两岸就是大陆的所谓书到台湾来是翻译的文学,尤其是非英语系国家。从70年代到80年代,其实我知道有一短时间文学的翻译,其实是列为国家发展计划的一部分,它是有国家预算去支持这样翻译的工作。所以有一些台湾的拉丁美洲小说,是透过大陆的译本转到台湾来的,包括像格拉斯的《铁皮鼓》。我们在台湾读的其实是大陆的翻译版,只是变成了繁体字。比方说今年的诺贝尔学奖巴尔加斯·略萨的作品,他的《胡利娅姨妈与作家》这部小说在台湾被改了名字叫《爱情万岁》跟五月天,那个时候还没有五月天,那个是我最早接触巴尔加斯·略萨的长篇小说。

后来我才在北京华新华书店买到了,云南出版社出版的版本,那一趟我来北京就像专程是来找拉美小说,博尔赫斯的作品有若干,其实也是大陆的译本,其实对台湾的翻译文学有很大部分的文本内容,是大陆这边的翻译家。他们的工作传到台湾这边来,因为在大陆这样的工作有国家的资源支持,虽然翻译家的待遇可能很微波,但至少它是国家自己的工作。在台湾不是,翻译者都是个体户,翻译非常的艰难,非英语系翻译就更加艰难,这样的人才也更难找翻译,翻译非语系统的长篇小说的作品要更的艰难。

所以台湾的出版家有选择的时候,他们当然会优先选择大陆的译本,这个也是大陆的文化对台湾的所谓译书处,对我来说是一个重要的部分。那个时候到新华书店买书,对我来说是很新鲜的经验,买一本书经过三、四个柜台,一直换手上的那张票,不知道为什么一定换票,一直换,一直在盖章。书不是太多,但是经手的人很多,那个时候书的撞针设计是很差,然后也没什么设计可言,哪一页的纸不用翻页都看得到反面字是什么,一本书背面都是曲里拐弯的,都不是直的,但是翻译的品质非常非常的好。

所以1996年,我跟我母亲到法国去旅行,我就带着那一趟在大陆买的《巴尔加斯·略萨酒吧长谈》一路看,看的非常非常的感动,这个应该是此岸的文化人给我的另外一个重要的养份,这个部分是台湾,我觉得这个领域上面,跟各位的文化背景比起来,台湾是比较弱的一环,讲起来就没完没了了,我想刚刚应该是对我来说是比较重要的几个部分。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马世芳 读书会 两岸流行文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