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3期]韩松落VS吴虹飞:为了报仇看电影

2011年01月05日 15:51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11月21日,第三十三期读书会在北京雨枫书馆举行——邀请著名专栏作者韩松落以及歌手、作家吴虹飞,评论人醉鱼,一起借《为了报仇看电影》谈谈电影以外的事情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会微博小组(http://t.ifeng.com/g/1453/)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到的嘉宾是著名专栏作者韩松落以及歌手、作家吴虹飞,评论人醉鱼,一起借《为了报仇看电影》谈谈电影以外的事情。

为什么说这本书更多是谈电影以外的事情呢?首先,这本书虽写的是电影人与事,但是更像是“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局外人在惊鸿一瞥,言在电影,心却不在。其次,韩松落为很多媒体写文章,曾经也是笔者撰稿的杂志上的前辈,但在各种电影圈发布会或其它聚会的场合是见不到他的身影的,用他的话说:“我更愿意通过新闻的缝隙,去拼凑出另外一个印象,我不想被明星们愿意给我看到的形象干扰。”这句话点破了我们这些还拼命追求坦诚的人物专访的采访者的心病,别看满大街的名人专访,一个真正优秀的专访记者,一年采访的几十位人物当中,能有一个专访做得深感欣慰已经是奢侈,想挖掘明星们的真实内在,实则对观察者是极大的挑战。

不得不说韩松落很聪明,他巧妙的抽离这种周旋。本身就不认识被写人物,也未被大腕们洗脑,就是这样静静站在一旁,在那座叫兰州的城市遥遥相望,用冷却的主观看待有些虚浮的世界。

你看,这些总比热情似火的“客观”要来得直白和犀利吧。

本期精彩摘要:

我写东西相对于其它专栏时效性要强一些,所以经常会用一种形式、一种语气来写,但是我写的时候我尽量想到,三天之后拿出来再看,我还能看得过瘾。最起码自己这一关能够过去,我给自己设的门槛就是三天。

我觉得你真正去见明星,去接触他,可能得到的答案和印象反而未必是准确的,甚至可能是经过伪装的,而且现场伪装的效果可能更强烈,造成的错误印象可能更深。所以我更愿意通过新闻的缝隙,去拼凑出另外一个印象,我不想被明星们愿意给我看到的形象干扰,我从一个他不愿意,甚至可能非常拒绝让我见到的缝隙中,最快地把他的形象拼凑出来。

我尽可能在语气要表达温和一点、大度一些,其实是里面隐藏着更严厉的判断,关于命运的、人生的。

痛苦是一个时间概念,任何一种痛苦,真正能够称之为痛苦的东西都是时间概念,一点一点的他们在苦恼,在熬这个过程,是这么一个过程,是一个时间概念。

《为了报仇看电影》 韩松落著 上海三联书店 出版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韩松落:《为了报仇看电影》不写电影

醉鱼:欢迎各位来到凤凰网读书会,我是今天嘉宾主持。没想到今天这么冷的天还有这么多人来给韩老师捧场,也有很多男观众是冲着阿飞姑娘来的,应该给掌声。下面我们给韩老师一些时间,让他介绍一下他的书封面,为什么起这个书名?

韩松落:大家好,我是韩松落,先给大家来介绍一下我这本书的缘起和制作过程。这本书最早是刊登在《新京报》上的一个影像人生专栏,其实目的不是介绍电影,而是在电影里发掘和人生、生活的关系,写了两年时间。在这个专栏结束之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跟一个朋友说起这事来,他们很感兴趣,我就把书稿发给他们了,他当场拍板就说出这本书。那大概是在2010年1月份,之所以到现在才面世,是因为这本书中间经历了非常漫长的制作过程,从选稿到定稿,可能大家都知道我在各大网站上做了三个月的封面征集活动,得到了非常多支持,网友们一共给这个活动贡献出了将近七十多个不同的封面,加上效果图可能有一百个,这个活动非常圆满地完成了,最后我们从中选出一个叫“江湖”的杭州老朋友设计的封面,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封面。

当时我把书稿交上去的时候,其实还是抱着一点侥幸心理的,因为感觉这个书是交给朋友的。排出这个版后,徐杰老师把PDF版发到我的信箱,我第一次看就震惊了,做得这么好,我当时感觉文章写得还不够好,但改也来不及了,当时唯一能做的补救工作就是好好看一遍,把里面一些现在看来不好的句子重新改一遍。现在大家看到的这本书,最大的反响就来自于书的精美装帧。

醉鱼:其实我比较庸俗,不像韩老师这样,我现在评判一本书装祯好或者坏就看一样东西:有没有腰封,没有腰封就是有品位的,有腰封的就是垃圾。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我比较喜欢没有腰封的。

吴虹飞:我来介绍一下韩老师吧,韩老师是我非常敬仰的一个作家,主要是我敬仰他为主,他敬仰我为辅。我大概十年前在一个特别小众的网站,叫“马桶网”,这个网站可能集结了当时全中国最奇怪的写手。当时我一个朋友告诉我说韩松落写得非常好,我看到他的《黑童话》时非常吃惊,我觉得他想做音乐,他可能就想做这种带一点邪恶气质,但又很天真,非常恶毒的跟整个世界不那么相融的音乐,他的才华太出众了。

后来又看他写的《隐形》,介绍他来《南方人物周刊》做专栏作者,在见到他本人的时候,我觉得他可能是我见过的最谦虚、最不外露的作者之一。

韩松落:可能我写东西更适合面对大众,阿飞的文章里有普通人很难领略的一种特别锋利的东西,很阴郁,大众对这些东西可能很难接受,甚至可能有些人还会反感。但是喜欢的人就非常喜欢。

醉鱼:说到阴郁,我不知道大家有多少看过《黑童话》?人性的残忍与苍凉,一个人还没有成长的时候诞生的邪恶都在里面。

吴虹飞:韩老师的每篇博客我都要看,别人写博客一般是一千字,写出一两个小高潮就算了,敷衍一下之后来个点睛之笔,但是我觉得韩老师在专栏里非常替别人着想。他无论是写舒淇、李安、还是写张爱玲、贾樟柯等等,他都很细致入微的,以身带入,他完全舍弃自己,非常无私,我用无私来形容就是因为有些写作者太自我了,有时候有些作者会想我要写得好,我要显得自己美,要显得我自己有才学,但是我觉得韩老师更多的是一种体恤。这个体恤就是他不是不知道别人的缺点,他也不是一个不锋利的人,但是他也不愿意奉承别人,那么他拿捏这个分寸,在专栏里特别用心。

大家知道专栏这个东西,像英国的那些随笔作家,或者说我们中国的专栏很难就称之为文学的一个东西,它很有可能就是糊口的。像我做记者我就会很对付,但是我没有见过韩老师有一天是对付的,这一点让我觉得特别感动。

醉鱼:韩老师顶了好几回骂了。

韩松落:刚才阿飞不遗余力地给了我一个正面评价,其实我觉得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写一些东西,至少三天后还能看下去。因为我写东西相对于其它专栏时效性要强一些,所以经常会用一种形式、一种语气来写,但是我写的时候我尽量想到,三天之后拿出来再看,我还能看得过瘾。最起码自己这一关能够过去,我给自己设的门槛就是三天。

醉鱼:其实阿飞姑娘说的其他我都认同,但是有一样,韩松落的文章绝对不是所有人看起来都悲悯,为什么呢?我是一个搞娱乐的,我从他书里经常看到他无耻地吹捧张靓颖。

韩松落:刚才阿飞说到我写东西经常有一种代入,设身处地,当然这种设身处地不是对任何人,是对自己感兴趣的人,我当年刚看到张靓颖的时候,听到她唱歌,我特别愿意设身处地的想想她这样一个人,在她的环境里能遇到一些什么事儿,注意到一些什么事儿,她又怎么样一步一步把自己锤炼到今天的,我非常感兴趣。其实这个设身处地不是无条件地面向一切人,是有选择的。

醉鱼:生命还是乐于奉献的。

吴虹飞:韩松落是我见过的最热爱文艺的人之一,一般文艺青年是个贬义词,这个词起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从米兰o昆德拉进入中国的时候,中国便开始产生一群消费文化的年轻人。我怀疑松落可能就是其中的一拨,但是我最反感的是文艺青年讲究趣味。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27期] 刘瑜VS许知远VS刘军宁: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读书会第26期] 柳红VS阿忆:八零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读书会第25期] 陈冠中:一个香港文人眼中的北京

[读书会第24期] 许知远vs李海鹏:我们时代的荒诞传奇

[读书会第23期] 林奕华:其实你不懂港剧

[读书会第22期] 李长声VS胡洪侠:纸质书向何处去?

[读书会第21期] 对话张铁志:时代需要“噪音”音乐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吴虹飞 韩松落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