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4期]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2011年01月12日 16: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乔晓光与叶锦添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互动交流

乔晓光:文化跟女人一样,需要延伸自己的东西

叶锦添:当你们是朋友,可以吗?

读者:可以。

叶锦添:不要说我在演讲,或者不是演讲,我根本不会讲话,如果是朋友的话,我有很多话可以说。我记得我小时候很喜欢画画,后来一直到中学的时候才开始学画画,也学了很多的设计。后来我开始去做电影,比如说你们所熟悉的《英雄本色》。再后来我觉得在香港再拍电影走投无路了,我便去了台湾。在台湾的时候,有一个团长看到我的东西很喜欢,是一个美国的导演,我们做了一个剧场,他把现在的剧用京剧来演,那时是想尝试一个新的东西。当时我遇到一个问题:西方的东西怎么与东方的东西结合?西方有它的方法,有它的节奏,有它的走位方法,但所有的东西都有西方的格局。后来我发觉在京剧的艺术里面,有一种对称,有非常多的东西。

你们刚在画面上看到的是一个舞台剧--在香港的混不下去,我在台湾做的第一个舞台剧。那时候非常疯狂,我穷得要死,连房子都没得住,住在他们家,睡他女儿的床,他女儿跟他妈妈睡。干活干晚了吃宵夜,你们都知道台湾的宵夜很好吃,每天就吃那个东西。白天我们在剧场里,了解京剧的名字,出来的时候,教他们做一些动作,他们就把京剧的动作做出来,所有的元素都给他们重新打过来组合,现在想一下很有趣。后来我画得很漂亮,他说不行,不行你再画,我一直画,画了很多都不行。后来我把香港的其他朋友叫过来,也都是高手,我也在台湾找很多人。奇奇怪怪过了那段时间,那段时间很神奇的,就做了这些东西出来。我不知道你们明白不明白那个感觉。

叶锦添:西方的文化必须产生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艺术家对他的创作要全心全意。他的东西绝不是你用来说事情。

乔晓光:非遗的保护法已经向人大申请,知识产权保护法也在向知识产权局申请,可能问题比较复杂,在国外超过50年就不保护,但是知识产权在中国非常滞后,中国整个行业,包括盗版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国家,所以在一个正当的文艺作品还没有得到保护的情况下,非遗即使申请下来,做起来也会很困难。

其他法律有基础会好,但是对于非遗来说,打官司直接判给在世的人,肯定没有超过50年,这里有一个集权问题,但是要是集体传承下来,可能上百年、上千年没有一个东西作为一个集体产生。当然我不是一个法律专家,它应该有一个年限,这块会非常麻烦。

我们在创作使用的时候,不会用原样,可能是借鉴风格、局部元素,但是整体肯定是不一样的,这对于我们来说非常公益。作为一个非遗保护来说,如果说非遗立法,知识产权局下一部有配套立法,可能会产生一些非遗保护的条款。但是目前它的这种文本操作性可能会进展得快一些,实际生活中却非常麻烦,不是一个简单的操作问题。它涉及的问题非常复杂,是对中国整个知识产权保护的基础法律的挑战。

读者:我们国家现在在对外宣传自己文化的东西时更多的是宣传那种符号,不是一种东方的精神,展示的是一些细节或者古建筑这种形式上的东西,我想请问下老师,究竟我们应该怎么样做才能够在对外传承文化的时候,更多地传递一种文化,使我们感染力达到更高的情况?

乔晓光:叶老师这本书里的观点很好。这本书是关于非遗代表的一种创作方法论,这里面很多问题就是在回答这位读者的这个问题。

叶锦添:以前中国的文化输出比较少,现在输出的时候就一直说国际上整体的环境需要创新。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就是由我们发出来,每个人都会去创作,你的精神怎么去表达,它是一个酝酿的过程,而且它的环境很强烈。每个做文化的人都有一个信念去把它做出来。

乔晓光:实际上东方的精神肯定不是样式,或者仅仅是样式,但是所有的精神不会抽象,它必须有一定的载体,这是毫无疑问的,并不是说做一个西方的歌剧就不能体现东方的精神。这个时候,要是更绝对的话,这个职业并不仅是东方符号,也是一个东方的哲学,它肯定体现出一个更具有包容性的文化,这种包容性可能比符号、比社会的观念更重要,这里面讲的就是不断地流动,不断地运动,在适应当中包容新的东西,再跟新的东西不断融合。实际上一个文明几千年,它一定是活着的,它是可以传承的。文化跟女人一样,也是需要延伸自己的东西,这种延伸性、包容性是重要的,叶老师一开始创作得这么复杂,实际上核心思想并不复杂。

叶锦添:可能有些人觉得我的世界观很奇怪,其实我自己理解的整个中国给我很大的压力,古代的中国,很古老的,不是我们能说出来的年代,它是一直在往上走,往前走,充满力量的。它在往前走的时候在不停的吸收知识,它会产生非常多的可能性。我们把所有理解和看过的东西变成图案,那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画画是我们沟通的职业工具,所有画的东西都跟梦境有关。画画把事情变成线条,它不是字面那么简单,是非常复杂的一个东西,它的创造力很大。外国是ABCDEFG组合之后,有看法,很直接,中国不是,它跟古代梦境的有关。

读者:我们都知道中国的四大发明是造纸术、指南针、火药、活字印刷术。我们都不希望去重复别人用过的东西,现在对我们青年来说什么东西是很重要的发明?还有,我想知道你自己的一个感觉,你还有自己风格的东西展现给我们?

叶锦添:一个是里面的东西,一个是外面的东西,在里面找东西的时候,你要感觉这个东西有价值才去做,你要顺应自己的感觉,找一个有自己看法的感觉,要去找自己有感觉的东西去创作,你创作的动机是你对它很不满。当你找到自己的感觉,你创造的东西才会越来越强大。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叶锦添 乔晓光 东方文化 神思陌路 凤凰网读书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