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5期] 对话李敖之子李戡:我信仰家族的根

2011年01月19日 20:0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互动交流

李敖非常反对李戡翘课

凤凰网读书:我不知道大家听了以后有怎样的感受。我中间没有打断,希望完整听听这个台湾的大学生,或是被贴上很多符号的台湾年轻人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以及生活的土壤的。我觉得李戡是一个非常可爱的男生,讲话时有一些羞涩,我不知道这样形容对不对,如果大家有任何的问题就可以开始举手提问,像你们在网上那么火热的讨论一样。李戡可以举一个例子,你自己也谈到你的父亲。小时候家庭的生活和环境的问题是怎样的?父亲不让你逃学,他怎么去对付你这件事情呢?

李戡:今年年初我们有一些争执,我常问他,你高中的时候,是同等学历在家自学一年才考进大学的,你可以休学,为什么我要去学校?而且我不是休学,我只是翘课。他认为我们高中风纪很好,所以我就问他为什么我这样回家不对。他跟我说,一个是时代不一样,他对我基本上不管,可是高考的时候跟申请大学的时候,他是非常认真的。我第一次去台湾的政治大学念书的时候,他还坐出租车陪我一起去。

第二个,他觉得我应该要完全尊重学校的规定,就是你翘课后,学校没有发现也不行,是非常规律的。他那个时候还拼命的跟我讲,一定要把学校的期中考试考好,那时候我们已经有大学了,期中考也考得无所谓,可是他不管,他非得要考好。他说大学要看这个成绩单。所以高中的时候他常常指责我,就是我的体育成绩太不好了。学校平常逼我们写太多很烂的作文。

凤凰网读书:怎么叫很烂的作文?你看过我们平时上课的样子吗?

李戡:我上过,我昨天才交的论文,台湾学生跟留学生不用上,可是我还是努力上了,我觉得你给台湾学生搞这个特权干嘛,港澳台不是中国人吗?你为什么把它跟留学生又分开看,如果说我对北大有什么意见,只有这一点小意见,只是一个建议,给台湾学生过那么舒服干嘛?所以我昨天交了论文。

今年我们联考题目是《漂流木的独白》,因为台湾去年8月8号有一个很严重的风灾,台湾南部灾情非常严重,所以台湾就发神经一样出这个题目,我不知道大陆这边考试是不是一样?它跟选举有一点像,这一礼拜的任何重大的事件,都可能会影响选举民意。所以跆拳道是一个例子,我们考的时候特别是在社会科方面,我们特别要关注考前大概两周前所有的社会新闻,然后就开始猜题,所以我这次还骂到一本书的作者写的《新闻中的功利社会》,他是一个蛮投机的作者,他要考生在考前马上掌握社会新闻,然后他就列几条社会新闻,弄了几条题目,他跟几个老师联合做的,在报刊上刊一个小专栏,一个礼拜一次,他最后把未成出版的卖了,卖得很好。可是没有人想到“台风”是语文课的题目,你可以摆进社会科考,没有人想到是语文课,这是非常荒谬的,我拿到题目就傻掉了,他让你想,你是一条木头,你在河水里面被风吹,被水淋,从山头冲到海边是什么样的感觉,让我写这种作文。所以我就跟他开玩笑,拿《黄河颂》的歌曲写: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惊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台湾南部的河都是从东北流向西南嘛,所以就稍微改了一下:我躺在高山之颠,望西水滚滚,奔向西南,惊涛澎湃,掀起万丈狂澜。我就这样写,哭爹喊娘的那种,写人怎样、村怎样,水怎么样。文章分数我拿得不是很高,其实我这五次联考,语文科都考得不是很好,因为我作文被拖累。话说回来,我就和我爸爸这么一点小冲突。他觉得他那一代可以完全做的,我们现在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不要拘束规范,可是在这种升学的问题上,是马虎不得的。

我跟他有一样的想法,就是为什么他常常这么恨我呢?我不是空口说白话,而出一本书跟你瞎闹,我是考上台大再回过来跟你们闹。我不像许信良的儿子,就是台独那个大佬,他儿子也是进北大,根本就是给他的面子。我是好好考进来的,而且我是好好考进台大,也考进了北大,我都是按照它的制度,按照它的规矩来的。我也不是那么高调,其实是被别人炒起来的,说弃台大念北大。我可以玩游戏玩得很好,我可以玩到3%、4%,可是你们要跟得上我玩的游戏,抱歉,你们远远的被我甩在后头,我永远是第一名。就是因为这样,就被骂得很惨。我在台湾的处境就是这样。

读者:久闻大名,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学生要提交论文,还要审查,李戡有没有这个打算?第二个问题就是我特别佩服你爸收集资料的能力,特别的强。刚才我也看到你带了这么多的资料,我能不能分享一下收集资料的心得?

李戡:谢谢,我们的办法比较不一样,我们入党和入团都是开学就入的。我没有参加。期中交论文,期末要做一个小组展示。我自己是比较偷懒的,规定题目不限,所以我就写一个爱国主义的,就是写我在台北见到殷承宗一个很深刻的感想,写得还不错,这次我就把它用上了,只是第一段改了,第一段那时候是照课本里面写的,爱国主义包含几个条件,第一个条件就是热爱祖国的大好山水,我把“热爱祖国大好山水”当作论文开头,论文就这样交了。

还有一个展示,一个组大概是10个人,我觉得没有什么,很普通。比如说上海世博的绿色通道引发的道德思考、占座引发的道德思考。我觉得收获也不是很大,可是你还不得不想,上课还是可以学到一些东西,当然包括《思想道德修养法律基础》,还是有点用的,至少在小组展示的时候还可以学到一些合作的经验。

我自己收集资料的功力跟我爸爸还是差太远了,这个架构还不错,因为我写这个书的逻辑脉络没有人做过,它是一个纵轴走向横轴,纵轴就是从1954年到2010年各个年代的演变和差别,它里面涉及到的经济利益,还有一些政治力量和派别斗争我都了解,可是我不想再深入调查。我觉得收集资料也不是很多,这个能力只能说还一般,我自己比较自豪的就是我比较能分辨读什么书。我这么多年养成就是书翻几页大概就可以晓得它的优点,就决定要不要买,我觉得这个能力我是比较在行的。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