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6期]周云蓬VS柴静:从诗歌回到现实

2011年01月18日 18:13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12月3日,第三十六期读书会在北京单向街书店举行——邀请诗人、民谣歌手周云蓬,著名新闻记者柴静和教育人士罗永浩一起借《春天责备》聊聊“从诗歌回到现实”

本次活动我们在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会微博小组(http://t.ifeng.com/g/1453/)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我们邀请的嘉宾是诗人、民谣歌手周云蓬,著名的新闻记者柴静,还有教育人士罗永浩。

周云蓬出了一本新书叫《春天责备》。在我看来,“春天”的暖意里,周云蓬想读到的也绝对不是简单的“责备”或是“绝望”之类的事情。他喜欢写诗,有比我们更沉寂的心去看待事物纷杂。眼睛无法欺骗他,他只有一颗认真的心,然后把感知放进吉它中,唱出来。之前,我也没有确定周云蓬和柴静、罗永浩聊什么,后来柴静写了篇博客《自由就是脑子里没有障碍》,这个标题是柴静采访在农村教书的德国小伙卢安克时,卢安克说的话。看她洋洋洒洒的分了11个小节来写周云蓬,我大概就懂得她说自己是周云蓬粉丝的认真了。

在活动中,他们聊到读书时候对诗的挚爱,也调侃彼此的趣事。其实,诗歌的表现形式非常有节奏,节奏就是情感,情感来源于哪--是现实。一个人,看到,听到,嗅到,感受到,通过感官察觉才会有诗的雏形。我喜欢柴静说“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就是人肉梯子,下一代人,你要是超不过我,你就别干了”,喜欢周云蓬说“没有人愿意总做标枪和匕首,如果有目标可以自己去做标枪和匕首,但不要期待别人来做这个事情。自己不能做,你就不要苛求别人必须要做,你可以期望他做,但是不要苛求人们去做标枪和匕首。”

我觉得它们都挺像现实主义的诗歌。与你们一起分享。

本期精彩摘要:

周云蓬:如果说排毒,生活中尽量用一种最直观的语言,就是不用那种块状的语言,把它编织成字,重新找到自己。

周云蓬:我现在也是个业余的诗人,我觉得业余对于我这种现状是好的,就是你写诗,可能对自己会放松一点。因为那个时候我看过他们有一个运动,把诗歌口语化,当时有点接受不了,但是回过头来想挺有道理的,诗歌应该更加平白和平民化。

周云蓬:可能像我这个状态写诗写歌,很多都是生活逼出来的,因为抒情也是一种人的需要,就跟吃饭一样它是人的一种需要。所以设备很枯燥,那时候比较愁苦,你要靠抒情像给饭里加盐,像豆腐乳一样,让生活变得有一点味道,所以可能是处于这种抒情的需要吧,我觉得是那样的,而不是说真正要探讨一种语言的本质,终极的问题,还有什么更高的审美、愉悦的问题,我觉得最基本的是一种本能的抒情的需要。

周云蓬:我没有想到过理想这个东西,就是做具体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解决自己的问题。我喜欢老六的话:见招拆招。不要研究,说华山派的气宗不如剑宗,就是见招拆招解决具体的问题,专业内的事情一步一步做,就像那个人为了维权做他自己的事情一样,他不见得这是他的理想,他就是出于对周围朋友的一种关心,他对乡亲的一种关心来做这个事情,他没有一种孙中山那样的理想,可能这个时代最可贵的就是做具体的事情,然后把它完成。

柴静:我觉得周云蓬唱歌,我做记者,我们希望把这个行业干得像点样吧,就像杨坤原来说的,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就是人肉梯子,你也干不了多好,但是我就干到这样,我这辈子干到这儿了,下一代人你要是超不过我,你就别干了,我就是这么想。

周云蓬:其实在我们现在这个环境里,每个人做一个很自私的公民,能够捍卫自己的权利,这个就是最好环境的土壤了,当警察他抓你的时候,你可以告,或者说他拆你屋的时候,你可以起来反抗,那就很不容易了,能独善其身在这个时代已经很了不得了。我们过去的教育都是兼济天下,给自己弄得面目全非也不敢说话,太空洞了。我觉得现在多一点自私的公民,这个社会才能一点点进步。

《春天责备》 周云蓬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出版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我们需要温暖而又百感交集的旅程

凤凰网读书:欢迎各位来到凤凰网读书会。今天有这么多的读者来现场,我想主要是来听听周云蓬、罗永浩、柴静他们之间会讨论点什么。周云蓬是诗人,也是民谣歌手,罗永浩是教育人士,还是汇集很多“知识”界人士的网站的创办者,柴静是我们熟悉的新闻记者、主持人。我们先来请老罗致开场词。

罗永浩:其实我本来想接过麦克以后说几句装可爱的话,但没想到老周已经先装可爱了,我后面的路线不好走了。刚才在楼下感觉天气很冷,大家来给周老师捧场我觉得很不容易,我以为主持人说几句捧场的话,我装会儿可爱就可以回去了。柴老师来两句,你本来就是主持人。

凤凰网读书:今天有你和柴静在场,肯定是把这个任务托付你们呀。

柴静:我也没有怎么来过单向街,一路好找,刚才来的时候碰到很多人嘴里面念叨说单向街怎么走?我说你们都是周云蓬的粉丝?他们说是,我说我也是,他们说你跟我们不一样吧,你跟他熟吧?我说我也不熟,我一共见他三回,第一次是买票进去,坐在硬纸板上听他唱《中国孩子》,他也不记得。第二回是上次吃饭,我跟他说咱们俩没见过,他说不是,我以前知道你,因为1997年在长沙的时候,听到我的电台节目。今天是第三回,所以我也跟大家一样,坐在这儿特别喜悦,跟云蓬聊一聊,更多的话还是让他说吧。

罗永浩:我补充一点,我觉得柴老师可能没有那么喜悦,你们可能知道这两年柴老师在中国出版界号称“腰封小公主”,跟梁文道“腰封小王子”是齐名的,我们为此还张罗过一顿饭局,让小公主和小王子见了面,一起合过影。这一次周云蓬老师,我不知道是出版商的问题还是周云蓬老师自己的问题,这本书竟然没有腰封,这是我们万万不能忍受的,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一本书竟然是没有腰封的了。梁文道和柴静老师没有了用武之地,所以我觉得她刚才说她很高兴,我怀疑是假的。我也很喜欢给人写腰封,我准备在未来几年通过一切努力,把梁文道的地位给抢下来。我今天来还真是挺高兴的,这本书没有腰封,但是里面有我的一篇序。所以我是真高兴,跟柴老师不一样。

周云蓬:我的书要是有腰封,就应了我们文革的一句话:庙小妖风大,没有选择确实也挺好的。我觉得三个人还是互相提问吧,最后留一个小时,大家一起提问,我们没有排练过,所有的问题大家都不知道,我们互相问一问,中间我会放几段音乐,关于诗歌与这种音乐结合我认为典范的东西可以穿插一下。

柴静:我先问一下,今天这个主题“百感交集的聊诗听歌会”,这么文艺,谁定的?

周云蓬:这个是我定的,序是老罗写的,叫百感交集。

罗永浩:“温暖而百感交集的话”,是余华写的,他以前编过一套丛书,讲年轻的时候对他有影响的作家和合集,然后他在书里面写了一段话--需要温暖而又百感交集的旅程。

周云蓬:那个挺可怕的,我后天在宁波也有这样的活动,后来在网上写的是:百无聊赖的。我说怎么变成百无聊赖的?

罗永浩:今天不是主办方定的标题?

周云蓬:恩,不是,我定的,我善于起标题。

罗永浩:你以前是柴老师的老听众,你今天可以有机会问她一个问题。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34期] 叶锦添VS乔晓光:追问东方的文化

[读书会第33期] 韩松落VS吴虹飞:为了报仇看电影

[读书会第32期] 苏伟贞VS骆以军:《时光队伍》里的“盗梦空间”  

[读书会第31期] 金错刀VS吴声:微小创新如何能颠覆世界

[读书会第30期] 马世芳:一个台湾人的两岸流行文化经

[读书会第29期] 彭浩翔:爱的地下教育 寻找人生G点

[读书会第28期] 比尔波特VS叶南:背包客与旅行家

[读书会第27期] 刘瑜VS许知远VS刘军宁: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读书会第26期] 柳红VS阿忆:八零年代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

[读书会第25期] 陈冠中:一个香港文人眼中的北京

[读书会第24期] 许知远vs李海鹏:我们时代的荒诞传奇

[读书会第23期] 林奕华:其实你不懂港剧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周云蓬 读书会 VS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