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36期]周云蓬VS柴静:从诗歌回到现实

2011年01月18日 18:13
来源:凤凰网读书

柴静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柴静:把这行干得像点样

读者:我第一个问题是问柴静老师的,我想请问一下有没有某一刻,你想离开现在的电视台的念头?或者说如果有一天你要是离开,对于生活有没有某种设想?

柴静:没有。为什么要离开呢?

读者:在我看来,我觉得你一直想要离开。

柴静:这个问题有点相当于让周云蓬小众一点那种感觉,我觉得他唱歌,我做记者,我们希望把这个行业干得像点样吧,就像杨坤原来说的,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就是人肉梯子,你也干不了多好,但是我就干到这样,我这辈子干到这儿了,下一代人你要是超不过我,你就别干了,我就是这么想。

读者:三位老师好,我这个问题是同时问你们三个人的,我想问的就是,你们会怎么教育孩子呢?会让他跟我们一样,小学入队、中学入团、大学入党,然后拼命的高考,挑个所谓好大学那样的?

周云蓬:这就是一个空想。

罗永浩:你想生孩子吗?

周云蓬:不想,万一2012年真的赶上最后一班车,多倒霉,等一等吧,等2012年世界末日没有到来的时候,环境更好一点的时候再说。而且我觉得中国人太多了,别再添乱了。自己独善其身过一生也挺好的。柴老师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柴静:我和罗永浩两个人商量过(全场安静了一下,突然笑声大起),我澄清一下,是这样,老罗是一个特别想当父亲的人,有一次《新京报》采访我们俩的时候就问到我们对孩子的态度,我对这个问题也比较感兴趣,我就问罗永浩,说你干嘛不要小孩呢?他就说他不愿意小孩遭他那个罪。后来我觉得就像大家正常人那样,入团,入党也不会怎样。他也问了我怎么看这个问题,如果真有了个小孩,我也会让他这么正常的长大,让他跟社会当中大部分人一样,承受要承受的,包括忍受要忍受的,该吸收的毒素就吸收,该排除的毒素就排除。他如果能够像我们三个人这样这么长大,那也很好。

读者:周老师您好,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您刚才说诗歌是通俗一点、白话一点,我想向您请教一下,您对现在的古体诗有什么看法?比如说绝句什么的。

周云蓬:我觉得挺好的,挺喜欢的,但我的观点不是诗要白话或者口语,我的观点不是这样的,要更有质感那样的语言,我不是说现在口语不好。其实我们的古诗有很多是很白话的,非常有质感的古诗也很多的。

读者:白居易吗?

周云蓬:白居易就是白话吗?我不是那个意思,是那种非常传神的语言,或者是非常有质感的语言,但是现在的诗人每个人都在多样性地写作。就像前一阵大家说那个梨花体,这个诗歌几句话加个标点,难道就是一首诗吗?那我也能写这个诗,但是实际上大家应该想,你当然能写了,诗歌本身不是一个谁都不能写的东西,首先你这个前提就是受了侮辱,这样的诗也叫诗我也能写。不是那样的,其实诗歌是有好诗和坏诗,没有什么说这个不叫诗歌,只要作者认为它是诗歌,我们首先就肯定它是诗歌的问题,它可能是不好的诗或者是你不喜欢的诗,所以我们现在对诗歌的要求都是很传统的要求,你能打动我,或者你要很唯美,但是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在国外很多先进的,或者是更好的诗歌,他们进入了另一种阶段了,比如说有很琐碎的,也有很多很直白的,或者是有那样的。有的时候真是,要不你就愿意看,要不就不看它,你可以看电影,或者是看别的去。但是不要那样,就是强加给诗歌很多自己的价值和意义的那种东西。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周云蓬 读书会 VS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