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李长声:知日者的日本书业闲话

2011年01月19日 16:06
来源:新京报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也许是刚刚才经历过一趟从挑选文章、修改润饰、图文搭配到印制成书的过程,我开始对出版这个行业产生兴趣,近来选读不少谈论书的书。其中有提到关于出版业的《老猫学出版》(陈颖青,时报出版),讲的是作者在台湾的二十年出版经验以及关于编辑这一行业的技术;《好书太多、时间太少》(莎拉·尼尔逊,商务印书馆)则是一个杂志编辑记录在一年里所阅读的书籍,关于阅读一本书的因缘,以及阅读如何在日常生活里扮演角色;《如果你爱上一家书店》(刘易斯·布兹比,网络与书),说的是一位爱书人身为书店从业人员的热情,除了谈到书及书本的历史,也叙述了一本书从印制妥当到为书店采购人员物色上架的际遇;而我的澳洲朋友Annette Freeman是一个商标法律师,一直有个开书店的梦想,她寄了一本自己写的书给我当作新年礼物,记录她曾经在悉尼经营的一间独立书店TeaintheLibrary,从一窍不通的零售业门外汉开始,兴致勃勃、张罗筹备、招兵买马到终于完成心愿,最后还是收店关门的心路历程。

从一个读者到作者,我也了解一本书的生成竟然是这么不容易,这其中所经历的各项环节岂是一本薄薄小书可以道尽万一的。

而手边的这一本《吉川英治与吉本芭娜娜之间》(李长声,网络与书),是旅日作家李长声继《居酒屋闲话》漫谈日本文化之后,再度集结以介绍日本的出版与书业为主的随笔散文。展卷读来,不时体会这位被誉为“文化知日者”的知识渊博、妙语如珠,虽说是见学,文中或有参照大陆的出版现况,也穿插自己的意见批注调侃揶揄,不无趣味。本书分为作家、出版人、书、工作者、奖与书评、流行、现象,以及漫画八大主题。

李长声曾言生活里总有“红白黑”三种颜色,也就是红颜、白酒和黑字,黑字是指文笔好、有知识性的散文,他必好好阅读欣赏,白酒当然是众所周知的,这本书据说也是网络与书的郝明义先生在酒酣耳热之际催促李先生交出稿件集结成书的呢。

这令我联想到书中特别谈到一位编而优则办出版的见城彻,见城彻是位尽责的编辑,对于有潜力的作者素来具有灵敏的嗅觉,喝酒是他交际的方式,也常自掏腰包帮助有急需的朋友,后来累积来自各界的人气,以交游广阔的人脉加上他的豪爽大方,开办了“幻冬舍”,在每年都倒闭不少出版社的不景气之中屹立了许多年,也培养过不少好作家,例如吉本芭娜娜、村上龙。虽说书是商品,出书的出版人也算是商人,却不一定都惟利是图,与出版人相交总还有那么一点温暖的惺惺相惜。

本书也约略介绍日本的几个文学奖,原来芥川赏主要是颁给发表在杂志上的纯文学作品,而直木赏则是奖励发表在杂志上或以单行本发行的大众文学作品。若是获得这两项大奖,身价不可同日而语,立刻由业余作者晋升专业作家,靠文字卖钱了。这与台湾的文学奖略有不同,几个老字号的报纸、杂志主办的文学奖或是注重在地书写的地方性文学奖,大都要求参赛作品不得先行公开发表,所以近来曾经发生过得奖作品后来发现有抄袭之嫌而追回奖金的事件。如果将文学奖的规则修改,让作品先公开发表再进入评选机制,或许可以减少这样的遗憾。台湾的作家侯文咏早年也从各种文学奖胜出,除了磨炼书写之外,得奖头衔洋洋洒洒,更容易让出版社注意,出书时可以增加广告效果,有助销售。然而,对于评选得奖作品的标准,评审人员的挑选,恐怕台湾跟日本都有一些文坛人事、文坛政治的顾虑吧,以至于作家筒井康隆在小说里让主角落选文学奖之后,愤而将评审一一杀死,算是一泄现实中作品未受评审青睐的不满。

[责任编辑:马培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