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1期]对话闾丘露薇:拒绝 “偏见”报道

2011年01月25日 17:5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胡泳:全世界最好的维基百科是德语版

读者:三位老师好,我觉得我们中国人对书的认知有一些自己的习惯,比如说我们平常遇到一个问题,我们很容易会想到我们要去Google上搜索一下,得到答案,但是在中国就会像“知道”方式这样,我来提出一个完整的问题,由别人来回答,可能我们很多中国人比较适用于通过这样一种方式获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问三位老师,您在生活当中有没有遇到这种认知方式的差异,这种差异对我们媒体的一种表达方式有哪些影响?

闾丘露薇:我在哈佛的时候,老师经常提醒大家,做功课不要直接从维基上面把条目拷贝下来,这样和我们从“知道”上面把东西拷贝下来没有任何的区别。所以并不是在方法上面会有这样的区别,我觉得其实还是从一个人个体来看,就好像我们刚才讲到在美国的中国妈妈有这样的一种方法,但是在演讲系列里面有一个华裔女孩,她的妈妈是中国人,她的爸爸是别克的工程师,她现在是在写书,她从小喜欢写书。

我觉得你还是要看到即使在同一个中国人或者美国人,个体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性。

胡泳:如果你是在大学里求学,如果你写论文,你的论文参考里面如果用搜索引擎得到答案,教到我手里,我是会给你很低的分,因为这个不是用公信力的知识来源,首先维基百科都不是,这个在美国学校里面有争议。

当然,我们知道维基百科的英文版比中文版的质量高得太多了。其实全世界最好的维基百科是德语版,因为德国人的那种做事的方式,包括他们对于事情描述的那种确切性的追求,导致了德文的维基百科是做的最好的。我们现在这种所谓的通过用户生产的知识性的问答性的东西,你用它来,比如说,我不知道单向街这个地方,我去百度上问一下,我觉得这是可以的。但我觉得你如果想讨论更深刻的东西,更需要思索那些知识,用这些体系是完全不成立的,Google不应该来回答你应不应该去信仰。

读者:三位老师好,我是一个国际新闻的编辑,我有两个问题想请教三位老师。首先,就是像闾丘老师刚才说的,我们对国际新闻的报道可能都停留在一些经济、政治,这样一个比较泛泛,离我们普通人比较远的一个层面,所以我们现在做国际新闻就开始关注一些民生、文化这一类的话题,但是我发现有一个问题,我们做的一些新闻,像我们最近报道的一些极端天气,还有澳大利亚洪水的话题,看起来跟中国的一些地方发洪水或者什么火灾新闻没有什么区别。我想请教一下,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对这些新闻加以处理,让它变得有别于我们看到的国内的新闻。

第二个问题是作为一个普通受众来说,我们如果想了解国外的一些文化方面的信息,可能需要通过看国外的一些报纸之类的,但国外很多的报纸是针对当地受众的,所以有一些当地约定俗成的文化,它不会大篇幅去报道,这样很可能有一个问题,我们都无法去发现我们中国文化和外国文化存在的一个差异。有什么样的方法让我们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让我们的思维更活跃一些,去发现一些文化上面的细节方面,还有深层次一些方面的东西?

闾丘露薇:我想具体从国际新闻的操纵来看,互联网对编辑来说应该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以往你只是依赖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这几家外电,大家的稿件几乎都不是差别太大。现在因为有了互联网,你可以搜索一下事发当地的媒体,甚至你可以通过twitter去找到当地一些微博朋友,然后你通过Blog去找到当地事件当事人,透过他们的博客找到所表达的一系列的东西。

我觉得对于一个国际新闻的编辑来说,现在的一个考验是你怎么样去整合这样的消息,你怎么样去相互确认这样一个消息。因为之前我听一位同行讲了这样一则消息,说今年是“千年极寒”,中国的媒体都相信了,认为一年前最冷的天气都出来了,但我有一个中国国际部广播电台的同行,他就让自己在波兰的记者去查这个源头是哪里,最后查到所谓的“千年极寒”是当地本地的编辑在广播这条新闻的时候并没有用过“千年极寒”,只不过当他广播完之后,把文字稿变成网稿的时候,做了标题党,结果这个标题党效果很好,跑到中国,中国媒体就不假思索的相信了。

我一方面比较佩服现在很多的中文编辑发现标题的快速感,敏感程度是蛮高的,另外一方面大家都是用一种不带思索,不加思索的方法去接受它,我一向认为,即使是媒体报道的东西,如果你没有找到它最早的源头,你在引用的时候都要非常、非常的小心,至于说,中国文化的关联,我觉得你要考虑到中国的观众可能对于发生的这些洪水、天灾等等地方背景其实是不了解的,你要自己再去搜索更多相关的背景资料,这就跟我们自己在报道我们新闻的时候有很大的区别了,要做的功夫更多。

另外在表述方面,即使是对被访者来说是一个很简单的术语,对于我们的中文观众来说,它可能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东西,从这一点上来看,在写这条新闻的时候,你从头到尾都需要从你受众的角度来考虑。

其实我在这本书里面也提到了怎么做国际新闻,因为很多时候对国际新闻的误解也是语言方面所造成的,如果我们过分的依赖的二手的信息去做国际新闻,而不是直接去向原文的地点拿获第一手的资料,确实是会产生偏差的,因为翻译的质量是有高有低的,像金玉米应该是非常的清楚,把中文的文章翻译成英文,一个翻译的技巧或者它的能力完全会让原来的一篇文章变成另外的一种意思,完全会有这样的一种情况出现。

凤凰网读书:今天非常感谢大家来单向街参加凤凰网读书会,感谢闾丘露薇、胡泳,还有金玉米,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马培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