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0期]对话严歌苓:我的写作生涯之痛与情

2011年06月07日 14: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严歌苓:我是一个“烂好心”

读者:严老师您好,我想问一下当代的电影导演里您比较欣赏哪一个人,或者是您比较期待和哪一位导演合作?

严歌苓:我期待合作的导演太多了。实际上现在希望都不合作,让我好好的写小说,我应该回归文学。

读者:顺便说一下,因为95年张艾嘉拍了《少女小渔》这部片子,虽然过了十几年,但是无论在台港还是海外,很多学者总结上世纪的华语佳作,这部片子一直到处播出,而且实际上这也是一个教材。前几年,跟张艾嘉老师一块吃饭,说起这个片子,说您当年对这个电影剧本的创作也参与了一些,这部片子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电影,您能不能讲一下当年这部片子的一些事情?

严歌苓:这个片子当时是李安导演跟我买的,电话里跟我谈了一些修改的事情,后来李安导演接到了《理智与情感》这样一个大的电影创作计划,然后他就把这部片子给当时是副导演的张艾嘉来做,在编剧上,我参与了两稿的修改,后来他们修改的也比较大,只能说这些了。

读者:我再说一句,我觉得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天浴》和《少女小渔》是两部非常好的华语电影佳作,而且这两个片子也是两个女演员的处女作,李小璐和刘若英,那时候的华语影坛有您的小说那种非常好的气质。

严歌苓:谢谢。

读者:您好,严老师,首先想说今天特别荣幸,因为我想见你已经很多年了,刚才几个朋友都表达了这种情感,我觉得我现在其实已经俗套了,但是我觉得我必须要说。我看您的作品是从我小学的时候,看到您的散文,讲的是您和外交官丈夫婚姻的风波,还附了您和您先生的一张照片,当时我觉得一个女作家写散文这么美,就对您有特别好的印象。我第二次接触到您的作品是中学的时候,我看了很多的中篇小说,刚才很多人说到的《天浴》,还有《少女小渔》,我当时印象很深的一个短篇叫《我不是精灵》,我觉得这个好像也有您个人的一些回忆在里面。那些作品对我影响非常大,甚至对我自己的写作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我的问题是,看了您这么多作品之后,有一个强烈的印象,从感性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您特别关注弱者,您小说的主角基本上都是弱者、失败者。其实您自己作为一个通常意义上的成功人士,您很少去描绘真正主流的成功人士的生活,您为什么会对弱者特别情有独钟?

严歌苓:因为我觉得我不是一个成功人士,我也不是一个强者,强者具备的很多元素我都不具备。因为我是弱者,我才会单独到一个角落去写东西,我不是主流里面的一分子,我认为我在美国是一个外围的人,到中国也是,而且我被人骂“烂好心”,就是心特别软。在台湾,特别逗,我要省钱,想到地铁站去坐地铁,我就不坐计程车,我一路走到地铁站,可是路上总是有好几个乞丐,实际上我就把坐计程车的钱给他们了,本来是想省钱,实际上是费钱了,所以人家就讲你这个人“烂好心”,天生就是这样的。

我记得小时候我要给乞丐钱,外婆就说你不能给他们,他们都是骗人的,但是我觉得一个人能拿他们的尊严来骗人,这本身已经是很可怜的了。后来我也跟我先生争,曾经他是一个“共和党”,我跟他讲一个社会总有很多弱者,作为创造财富的人,我们没有办法,一定要带着这些弱者一起走,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人没有选择的一点,接着他就变成了一个“民主党”。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严歌 歌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