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6期]对话周国平

2011年07月15日 11: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周国平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爱情只要是真实的,就没有对错之分

读者:周老师您好,很高兴您参加这次活动,我是搞科学的,但是我今天想问一个宗教问题。科学能够解释一部分问题,科学发展到这个程度,虽然大家都相信科学,但是也使大家的心离自然越来越远。在这个时代,您怎么样处理宗教与科学的关系呢,或者说科学应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我认为我并不是一个混沌论者,我认为灵魂住在一个地方,笛卡儿说过,灵魂住在我们人脑中的一个小器官,这个器官像眼睛一样有感官细胞,称为第三只眼,笛卡儿认为灵魂在这只眼里面。还有一个问题,有一些宗教人士,完全没有性行为也没有性生活。为什么呢?有一种解释,他们在入定的时候已经达到了那种超脱,那种快感已经大于性生活很多倍了。其实我也相信思考,我认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只不过现在人类的智商还没有达到那一步。我想请问您一下,您怎么样考虑这个问题?

周国平:一开始你给我的观点是科学可以解释一切问题,后来一种是科学不能解释全部问题,它解释的跨度是有限的。但是你最后的结论是可以解释任何问题,是这样吗?

读者:这是一个假设,就是有朝一日科学可以解释一切。

周国平:有朝一日可以解释所有的问题,是时间问题。我认为科学不能解释所有问题,我坚持这个观点。你刚才提到的那个例子,是笛卡尔的一个假设,现在已经被推翻,没有被证实,我们找不到大脑里面有这样一个灵魂居住的地方。

我仍然认为科学是不能解释灵魂问题的。科学能解释思维,但是不能解释灵魂。思维和灵魂是有区别的,思维实际上就是一个逻辑思维,这是可以解释的。科学所解决的问题是经验范围内的问题,因为科学一定是需要经验根据的,就是我们的五官所接触的这些感官材料,科学就是用逻辑思维对这些感官材料进行整理和分析,把它整理成条理,找出规律。所以科学有个前提,它必须是经验范围内的东西。但是我认为宗教所要解决的问题,包括灵魂是不是存在的,上帝是不是存在,像这些问题永远不会在我们经验范围内出现,经验范围内永远不会有这样的材料来解决这样的问题。所以我认为像这种超验的问题,是哲学思考的对象,是宗教所要解决的问题,而不是科学来解决。我们人类的经验范围可以不断的扩大,但是无论怎么扩大,不可能把真正的超验问题纳入经验范围。

读者:周老师您好,今天我想说一个题外话,我小学的时候就开始看您的书了。我曾经是一个特别不喜欢语文的人,因为看了你的书,我特别喜欢语文,而且特别喜欢写作,因为您,我考研到北大读心理学,我发现我对读书的理解和对生活的理解发生了很多变化,你就是我的偶像。你说跟孩子在一起,每天都在过父亲节,平常看你的书也好,看你的微博也好,我不觉得你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我觉得看你的作品我非常开心、非常平静。昨天晚上我妹妹的高考成绩出来了,考的不好,非常痛苦。我就跟她说一句话,你可以看看周国平先生的书。

你说过爱情是没有对错的,你是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的?还有就是很多人都在思考活着的意义,我看了你的书之后,我总结的是不需要想的更多,未来是看不到的,没有必要思考那么多的事,当下才是最重要的。其实我平常也有很多烦恼,我看了你的书之后,发现好多你说的东西就是我特别想去表达的,可是我没有这种能力。我就是想问,在你对儿子的教育方面,会不会跟他沟通?

周国平:一套你体会的活着的意义,不要想那么多。我觉得人是复杂的,人是矛盾的,实际上人的心情也会经常发生变化。有的时候可能作为一种状态,我在这样的状态里面我会写这样的文章,很安静,很满足,活在当下。但是有的时候我可能也会特别感到人生的虚无,想到未来,那种虚无的感觉。我想人肯定是这样,他不会始终沉浸在一种状态下,当然一个比较明智的办法是尽可能争取处在一个比较宁静的状态,就是当下,这是一点。另外一个就是爱是主动的,我是这样看,这个问题基本上也有一定的针对性。比如怎么用道德来评价爱情,我本人是这样看的,只要爱情是真实的,它是超越道德评判的。

在爱情上不道德的是什么?是违章爱情,是假的爱情,实际上是利益或者其他考虑。当然,如果发生了爱情以后,这种爱情可能对某一个人造成一定的伤害,这样情况下怎么样妥善的处理,我觉得还是有道德问题的。情况很复杂,但是无论怎么样,爱情本身它是好的,只要是真实的就是好的。没有是非可说,没有善恶可说。

[责任编辑:姜君] 标签:周国平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