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59期]王林对话西渡:回到民国学语文

2011年08月19日 15:35
来源:凤凰网读书

 

 

 王林:教材的变更是一个系统工程

读者:我有一个问题是问王林老师的,因为您是编写教材的,所以对于当下的语文教材其实有很多的不同意见,所以我想知道编写教材是教育部说了算,还是说编辑组也会提意见?因为前两年湖北出版过两本关于小学教育的书,我不知道你们编辑组会不会专门搜集这种关于语文教育批评的文章或社会专题,觉得需要作一些修订,你们编辑组对不同的意见怎么看待?谢谢。

王林:关于各种各样的意见和建议,比如说有写信的,有在网上直接发邮件过来的,还有通过媒体报道出来的,我们都会做这样的意见收集。但是坦率地讲,最后教材是否根据这些意见来修改也是要经过反复的思考和讨论的,思考和讨论的原因并不像外面所猜测的那样,比如说只是意识形态的原因等,有时候还有一些别的原因。

举个例子吧,有时候教材的修订要涉及到相关的一些教辅材料,你一变动,整个相关的教辅材料都需要变动,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就是说教材上换一篇课文,意味着全国有很多的教辅材料都跟着改变,而往年卖剩下来的那些统统都没办法用了。所以为什么我们教材的变动非常慎重,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我没办法说得很清楚,比如说上面有没有一些要求,但是这个要求也并没有像外界所想像的那么大,控制的那么严格。很坦率的讲,很多时候还在于教材的编写人,其实在编写的过程当中,还是有相当大的责任度的。如果编写的教材有问题的话,不要把这个责任推到上面去,说上面管的怎么怎么严,所以你编的不好,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其实现在的出版社还是一种比较宽松的管理模式。

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教材的编写者,而且我还要谈到一点,大家看到文革时期的语文,会发现它有一个很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很多文章都是编写者自己创作的。现在的问题就是很多都是从外面选出来的文章。坦率的讲,对它的改编也有很多意见,但是我更觉得这种方式有很大的问题。因为有时候它本身的底子就不好。说老实话,刚才西渡兄说到教材的语言问题,我觉得这个想法真好,因为如果民国的教材值得现在的孩子去读的话,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语言,它的叙述节奏不徐不缓,非常沉稳。

很坦率地讲,我在读有些现代文学作品的时候,觉得语言并没有那么好,有很多名作比如朱自清的《背影》,我觉得有很多不通顺的地方,那个时候的语言也很奇怪,就是从文言文转变到白话文,也有很多音译的,日文的杂糅在一起的文字。所以说,为什么鲁迅的文章里是“绍介”而不是“介绍”,很奇怪的。我觉得西渡兄说的非常对,如果现在的孩子要读这套书的话,真的要去品味这个语言,这个可能是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

凤凰网读书会:今天就到这儿,感谢大家的光临,谢谢两位老师。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西渡 语文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