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冯唐、李银河、罗永浩:三个“怪物”的告白

2012年03月13日 08:51
来源:凤凰网读书

罗永浩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

罗永浩:我对生活很无奈

读者:罗老师能不能讲一个小人的故事。

罗永浩:小人的故事我倒是想给你们讲,但是可能会放到今年六月份我在北展剧场的演讲中讲,因为现在这个故事还在上演,没有结束,我们讲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是不道德的,所以等这个故事结束之后,至少告一段落以后我再给大家讲,现在还在上演所以没法讲。如果你着急的话,可以到新浪微博上看现场直播。

读者:我最近写的一些东西会加一些性的因素,给好朋友看。但很可惜我24了还没谈过女朋友,我觉得朋友同学们看我就有点像看怪物。普通人在坚持自己东西的时候可能向怪物方面发展了,如何面对周围的眼光,虽然结果不一定成功,但是如何坚持?在普遍都是2B的环境中,像我们这一小搓文艺青年如何坚毅的生活下去?

罗永浩:你为什么不把写那些文章的时间用来谈恋爱,而是宅在屋里面写性的东西?这个确实挺怪的,因为你看起来是很正常的小伙子,也没有明显不能谈恋爱的外部特征,所以你先解决这个问题,先放下笔,先出去谈几个。我只是以我有限的人生经验去想象这样可能更健康一些。如果你觉得一个人挺好的,就不要在乎别人怎么想。

读者:罗老师,现在很多企业上市,但有一些比如麦肯锡是不去上市的,他认为上市以后可能不会按照自己理想方向去发展公司了。您是一个非常有理想的人,您怎么看。

罗永浩:上市以后财富进来以后怎么保持原来的理想。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所以一直努力做两件事,第一,我一定要自己控股,将来即使有风投进来,我也要拿着50%以上的股份。给一些合作伙伴割让很多股份,但是有很多股份我割让出去的时候他们只能分享意义,不能参与投票,这是我保持自己始终控股的一个办法,这也是避免资本市场进来以后对我们的运营理念进行干预。另外,我一直把这个企业做的个人色彩很浓厚,其实主要原因是投资方认为我自己有品牌,企业没有品牌,如果这个公司就叫老罗科技公司,如果老罗不干的话那些人也会傻眼,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也不会受到他人操纵。

读者:罗老师,刚知道您也是延边二中的,著名的华裔相声演员黄西也是,您能给我们讲讲您母校对您后来的演艺生涯有什么帮助吗?

罗永浩:首先延边二中我是走后门去的,不是正式考进去的,黄西是自己学习好考进去的,我很羞愧,那时候我还不到18岁,一些原则性的东西还没建立起来,去延边二中只去了一年,因为不很适应所以我跟父母央求,在高二刚开学的时候退学了。那是一个好学校,周围学生都往那考。我个人偏科比较严重,好的科目基本都是满分,差的科目基本都低于50分。因为我差的科目我就看课外书,好的科目我能表现就表现一下,所以同学们倒没觉得我学习成绩很差,我印象中那里对我的演艺生涯没什么帮助,因为那都是老实巴交的各县市学习特别好的书呆子型的同学,对我们平时耍嘴皮子没有什么实在的帮助。我知道黄西是我的校友并且也是朝鲜族的时候还是挺惊讶的,因为这些年中国就出了两个脱口秀演员,而且还是一个学校的。

冯唐:老罗总结的能力明显差一些,我帮你总结一下。有些东西纯属巧合,我跟王小波是一天生日,完全是巧合。我们学校也有清纯的,比如像徐静蕾,也有像韩乔生那样的,也有像我这样不知道怎么分类的。我们那届之后明显把坏风气都带走了,结果那个学校还出了一些状元,所以你这个完全不能用同校来确定什么。

读者:罗老师您举过一个例子,在马路上撞到老太太,这老太太讹了您钱,下次在马路撞到老太太时还要不要去扶。您说只要不是上次的老太太就要去扶,坚持理想主义在现实生活中肯定有不如意的地方,当你被她讹钱的时候,并且下次看到另外一个老太太的时候,你怎么克服内心的挣扎跟纠结。

罗永浩:我觉得没什么纠结的,但是可能会有一个保护意识,我以前也提过,我没有被敲诈过,但是我见过被敲诈的。我和我老婆在天津路过体育馆门口,地上趴着一个中年妇女,大夏天趴在那。围着一堆人看,我们看了一下,我说送这个人去医院,我老婆说,要不我们把车停一边,打车去送她,因为你开车她可能会说是你撞的。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冯唐 李银河 罗永浩 《如何成为一个怪物》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