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冯唐、李银河、罗永浩:三个“怪物”的告白

2012年03月13日 08:51
来源:凤凰网读书

冯唐、罗永浩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发言

冯唐:文化不应该成为运动

读者:中国现在文化发展跟经济发展不是一个方向,文化发展从文革开始一直影响到现在,造成了很严重的文化沙漠,还没缓过神来又遇到物质的极大发展,等于把文化沙漠朝更严重的方向发展。文化沙漠体现在好多富人为了他们子女的教育,为了将来他自己的发展,让孩子接受国外教育。好多人又愿意把自己的企业安排在中国,继续在中国经济土壤里吸取营养。当然这种吸取营养的方式也许有健康的,也许有不健康的,比如官商结合。我个人认为,文化发展被所有有成就的人渐渐唾弃,经济发展又成为诱惑所有人来中国投资的重大市场,这种担心不知三位老师会不会认可,这种担心未来会不会得到缓解?

冯唐:我理解你的担心,文化不应该成为运动,它只是一个个独特的个体,冒出几个个体其实就够用了。简单的说,我可能没你这么悲观。

李银河:我觉得这个事恐怕是有这样一个趋势,这个社会商品化,它是伤害文化的。什么东西卖不出钱来就不会发展,就会死掉。就像民营书店,书店都一个一个死掉了,因为它不赚钱。这种东西确实很残酷,但是我觉得还会有一批文化人在坚持,卖不出钱来也做。比如说我就爱写小说,卖不出钱我也要做。所以文化还会在这些人的坚持中发展。

读者:冯老师,读您的文字开始都很欢乐,但后来慢慢有点不开心的感觉,觉得里面一些美好的东西好象失去了,比如天真、青春。但到后面又很感动,感觉您带着生命痛感的文字里您在抵抗一些东西,是时间还是其他什么?

冯唐:我觉得你读的也是我对世界的看法,我认为这个世界可能就是这样的,春夏秋冬起起落落,说到最后有一些无常和虚无感,可能个人风格不一样。看似矛盾,有一些细小的快乐,但是也会相应的有很细小的幻灭,就像一个泡泡,只要有泡泡出来就会有泡泡灭掉,生成、破灭,生成、破灭,过一阵你可能跟泡泡一样也就破了。

读者:你觉得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对你的文学创作有没有影响,或者说你自己想走什么样的路?

冯唐:这个简单,别逼自己一定要怎么样或者一定不怎么样。对我来说,把这个时代放到一个更开阔的时间轴上来看,也不是说一定要批判,也不是说一定要躲避,毕竟是你的生活环境。但是你有这个自由去把它打开来看,比如跟汉唐去比,跟宋元去比。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想法去写。

读者:“翠儿”确实有原型吗?现在有没有什么是你可望不可及的梦?

冯唐:翠儿是有原型的。鱼玄机是选的别的原型。

现在我一直想怎么能够没有痛苦的死掉,有时候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人的疼痛感多长时间消失,别的我都不是特别想,没有可望不可及的事。我有一次经历是在三年级的时候,胆道里出现蛔虫,非常疼。

读者:冯老师我看过您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里面提到大导演,我想问这些在现实生活都有原型的吗?

冯唐:是拼凑的,有原型,不完全是一个人的。

读者:我在采访李健的时候,他说他拒绝信仰宗教,如果信的话他可能会放下创作。你会不会拒绝?他认为现在是搞创作的比较好的时期,但是我们看到的书就那么几个人,您觉得现在的创作机遇好吗?

冯唐:我们小时候是没有宗教信仰的,现在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是读一点,想一点,但是也没有遇到“上师”的指导,还是沿着自己的路子往上走,也没有觉得有太多解不开的结,更多的时候这是一个小脑智慧。就像骑自行车,我跟你讲怎么骑都没有用,你自己要慢慢学,而且学不会之前好象非常难,一旦学会之后你连想都不用想自己就往前骑。

还有现在是不是一个创作的好时候,我认为如果对个人来讲好,因为从来没有人拦着你写什么、不写什么。但是出版越来越紧,至少我个人有些书出不了,以及有些旧书再出的时间拉的很长,审查的时间长了一些,我不知道什么原因。没觉得有特别大的变化,我个人观点,所谓艺术创作,包括一些研究,是个人的事情,自己的坚持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冯唐 李银河 罗永浩 《如何成为一个怪物》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