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青春如丧 梦如丧

2012年05月04日 13:3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小雪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4月9日终于到来,在这个微热的春日午后,我见到了传说中的高晓松。和我想象中的、在电视节目中看到的那个他没有什么不同,一样地随性自然,谈笑风生。

时光已经过去了好多年,那时我刚刚上小学,在那样一个不大合适的年龄第一次听到了他的歌,从此一首接一首,不可救药。那白衣飘飘的女孩,那见证无悔青春的长街,那乍暖轻寒的夕阳,都成了最珍贵最美好的意象,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记忆中。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青春?他为什么能把青春写得如此美好、如此忧伤,又如此令人向往?

带着这些疑问,我去查找关于他的各种信息,正面也好负面也罢,我所关注的只是作为诗人、作为音乐人的高晓松。他出生在1969,成长在一个干净的年代;我出生在1989,成长在一个无法判断其好坏、无法描述其干净还是肮脏的年代。但是幸运的是,我们还可以听到干净年代的干净的歌,呼吸到那时清新朴素的空气,感受到那时特有的情怀--憧憬、迷惘、理想、冲动,还有那种无法言说的美好。

青春已丧,三个中年男人谈起那些已逝的岁月。刘震云老师、崔永元老师,还有高晓松老师,他们都是各自时代的骄子,都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令人钦佩的成就,他们的青春应该是充实美好、令人羡慕的吧?我很想知道,在他们各自的青春里,都收获了些什么?我更想知道的是,在他们各自的青春里,都丧失过什么、有没有非常大的遗憾?

我已经23岁,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拥有青春--有时候,觉得自己还年轻;有时候,也会感到苍老。我在羡慕着十七八岁少年的同时,可能也被别人羡慕着。高晓松说他是“好时代的坏孩子”,那我可是说是一个“坏时代的好孩子”。我一直中规中矩地读书,中学时代喜欢一个人,可是一直藏在心里,大学时说了出来,已经物是人非,再也回不到当年。相信爱的年纪,没能唱给你的歌曲,让我在后来的岁月里常常感叹、常常怅惘、常常追忆。

青春如丧,那么梦想呢?高晓松笑言,他的梦想是做一个门客,给主人出谋划策,主人赐他美食和美姬。虽然现在从事的事情和这个梦想不太一致,但是这种自由潇洒的人生体验依然令人向往--写诗、写歌、写小说、拍电影--梦想说穿了,就是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

我还记得我年少时的梦想,真的像朵永不凋零的花。那时,天真地以为,只要努力就能实现梦想。长大后,经历了风吹雨打、世事变迁,梦想曾一度被搁浅,我感受到了实现梦想的难度,不管我怎么努力,有些事情还是无能为力的。可是现在,我发现自己梦想还是儿时的那个梦想,它一直没有改变。拂去岁月的尘土,它依然闪闪发光,告诉我勇敢地去追逐去奋斗,哪怕最后不能实现,也问心无愧。

感谢高晓松,感谢他的故事、他的歌。此次见面,也算是给沉淀多年的“高晓松情结”一个阶段性的交代吧。期待着他的新作品,期待着月底的演唱会,期待着在歌声中为曾经的青春做一个忧伤又美好的回望。

[责任编辑:徐欢]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高晓松 刘震云 崔永元 青春 如丧 读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