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87期]高晓松VS刘震云VS崔永元:青春如丧 青春如花

2012年05月04日 16:08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刘震云在读书会现场 (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刘震云:书应该真实记录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情感

崔永元:我特别欣赏刘震云老师的性格,对他的朋友,他都说实话。图书大厦有600多种新书。这个时代我们怎么对待书?我们年轻的时候对书顶礼膜拜,现在我们怎么看待书?怎么看待出书?晓松先谈谈?

高晓松:你可能有点保守的倾向。书不能只是伟大的、专业的,艺术也一样。每个人可以拿起笔,拿起吉他,拿起摄影机,我觉得才是艺术真正的生命力所在。不是仅有几个大师可以写书嘛,我觉得应该以开放的态度接受。我在微博上、网上看到很多完全不知名的人写的东西,虽然经常吐得在电脑前打滚,但有时也有漂亮、干净的,我会抄下来,哪天用在什么地方。

崔永元:写书不是表现每一个人的才华,而是表现每一个人的权利。

高晓松:每个人都有权利。

崔永元:刘老师为什么把书放在地下,放在脚边呢?不是故意的吧?您谈谈书?

刘震云:放这儿。

高晓松:实在不行再还给我。

刘震云:书有多种多样。有的书会把一个民族引向歧途,可能过了一百年,你才发现因为这些书,这个民族受了多少磨难,死了多少人。

崔永元:您说一本书就达到这样的效果?

刘震云:比如说前苏联,信的是德国的两位哲学家,从十月革命开始一直到苏联解体,这个民族确实经受了巨大的磨难。

另外还有一种书,它其实离社会、政治是比较远的,像《如丧》就很远,《红楼梦》也很远。但我觉得它记录了一个时代,这个时代、这个民族的感情。我们想知道清朝人的感情只能到《红楼梦》里去找,我们想问唐朝就去白居易的诗里去找,所以从古至今,点点滴滴情感的记录,是这个民族能够流传到今天一个最大的依据和助力。我们可以忘掉历朝历代的思想,但是我们不能没有情感。这个情感从哪里来?我们过去的情感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文学、诗歌、包括音乐、电影,承担的特别重要的任务。当然这样的书,它的价值和发行量有多少,和这个作家是不是大众偶像是没有关系的。但同时也是有关系的,凡是好书,发行量一定非常大,比如孔子的书,从春秋发行到现在,再比如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确实在排行榜上呆了很久。

书最大的价值,也就是说之所以要出版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本书的意义何在。以前写书的时候发现,书里的人物总是比作者说的多,他们体现了这个民族此时此刻的一种心境。中国人口非常多,但确实是一个弱小的民族,这个弱小的民族应该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以及表达什么样的情感,这是文字工作者的一种责任。我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民族?可以从这书中看。

我可能跑题了。

高晓松:没关系,大家来上课。

我来补充一句。出书是权利,我愿意写几个字,甚至找人代笔都可以,但是写书的是自己,下笔去写时,你其实是有责任的。不过跟我写歌不同,那是职业责任。崔老师和刘老师都说第一篇写的好,比后面的带劲。我之前不知道什么叫写作,除了知道写歌词得押韵。在里面没有事,就尝试去翻译《百年孤独》最后一章,翻译书和看书有巨大的不同。你翻译一本书得字斟句酌,学习写作,每一段看很多遍,意义在哪里?节奏在哪里?需不需要多加字或者简略一点?原来认认真真去翻译一本书后,会发现大师有很多有意思的技巧在里面。

翻译完之后,还有三个月时间,我就想是再翻译一本呢,还是自己写点什么?我自己有了冲动,我学会一点东西,学会了一点节奏感。隔着墙壁听着100米外的雨声,我就在想是不是拿起这只刚学会的笔,写出来?所以就写了这个东西。我自己包括出版社都认为这个东西比我以前草根状态下写的东西要好很多。艺术艺术,艺和术,少一个都不行。但为什么艺写在前边?有艺才有术。像刘老师就都有了。我以前音乐上有点手艺,但没有崔健、罗大佑那种术。

刘老师说错了,即使我专心做一件事,我也成不了大师,我30岁就发现了。我特高兴,特轻松,太好了,终于不用对南墙了。我知道自己能不能做,那个时候看大师们的电影和书,包括我翻译的那本书,穷我一生也写不出来,包括崔健,我一生也写不出来。所以我干脆甭撞南墙了,但是我还行,还有些自己独特的东西,所以我走上了这条路,当门客,不当公子,我还是闲散吧。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