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98期]“新士大夫”南下记

2012年09月10日 14:0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会

袁岳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袁岳:要一蛇八吃

读者:刘总现在是做停车场的业务,我们感觉在北京停车场很乱,不知道突然哪个马路边画条线收钱,价格很乱。而且钱怎么用,也不太透明。我的问题是,这个行业是不是目前跟政府关系依然非常的复杂?您怎么处理跟政府的这种关系?

刘举:首先感谢你关注停车,因为我下海十几年,我们那时候企业还没有第二家,做得很孤独。但是也等到停车行业的春天。停车难难在两个,车多位少,和管理无序。车辆速度增长越来越快,这是政府没有预见的,但是停车场欠帐太多,现在中国停车位的缺口是50%多。第二个问题是我们管理无序,停车这个行业还是停在传统的手工管理或者手工收钱的阶段。第三个问题,特别是在北京,大家感受到停车难,实际上你把关注点关注到这个行业,但是更多的人,包括媒体,包括社会,关注的是表象,就是说乱收费,但是没有看到深层的原因。我们做停车公司,我们是很市场化的,因为我们是从体制内出来的,正因为我们不愿意做体制内大家想象的那种寻租交易才来创业做一个真正市场化的企业,所以我们在市场上的业务,包括项目,更多是通过市场化来做。大家关注的比较敏感问题是占道停车,因为真正属于政府的公共停车资源只有一个占道停车,因为政府根本没有花钱投资建停车场,而现在95%的停车场是发展商、单位投资,自己建的停车场,我们的行业叫配建,真正政府在这个行业的投资没有。所以现在敏感问题就是占道停车,占道停车应该说是政府在停车行业管理的无能、无为造成的局面,第一没有市场化,第二政府没有投资,第三只有采取最无能的办法限购限行。实际上大城市停车产业、停车价格的市场化,是治理城市交通的重要手段。但是我们这边做的不好。

袁岳:刘总所做的停车行业跟我们其他几位做的不太一样。现代服务业,很多人理解是干大银行,这个不完全是,现代服务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是人们对于服务的讲究度和负担能力提高以后,一个微小的环节你可以把它做精致,做好,做出效率来,就构造新的细分行业,这个行业今天不胜枚举的,像当当这些大的电子商务,其实今天纵向电子商务非常多的,在美国可以产生六七十万家,还有不错规模的企业。像我们中国每年产生3000家以上的星级酒店,而这个星级酒店,美国大概每年只产生30家,它的后勤服务领域中间就可以做出若干个细分行业,有专门杀虫的,有专门房间管理的,有专门易耗品供应的,说明将来每一个细分行业都可以产生成规模的,这是在我们那个时代不存在的。现在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时候,仅仅是照成照片这个生意就可以做得相当规模。所以这是我们今天由停车这个服务来构想到,其实我们今天有非常多领域的服务正在发展出来,人均GDP5000美金是服务革命爆发期,美国是1969年,日本是1976年,韩国是1986年,中国是明年上半年。所以有人说2012年有什么特别机会吗?这就是2012年的机会。

读者:我最开始知道袁总是从上海的电视上,您做的一些节目,后来我才知道您是做零点调查公司。怎么样平衡专家和作为一个管理者之间的区别?

袁岳:这个平衡刚才毛兄已经显示了,像我们还做客座教授,还有人不做客座,专门做所长。对于我们九二派来说平衡根本不是问题,因为我们这帮助人都是苦孩子出身,不是工人就是农民家出身的,从小干的活太多了,干两三个活跟玩似的,干四五个活,基本上才把精力用出来,干十个、八个活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给我们缔造的这种体能和承受力。刚才陈大哥也说了,咱们干事要干大,干大的特点是什么?你干一个事,像我这个同行里面,中国也四五千家,他们干完以后天天干下一个项目,天天数项目。对我们来说,这个项目干完了,干项目的项目经理总结一下,先写一篇文章,文章写多了出一本书,书出完了讲课,课讲完了做节目,一蛇八吃。对于我们来说,这个事一定要折腾到把大家思想统一,认识都一致。我们干研究和咨询,本质上是辅助管理者的,比如我们要辅助黄总,黄总在想就你这个水平辅助我,你的水平怎么有我高呢?但是我们做一个节目,黄总就说袁岳同学这个思路好像还可以。对我们来说,多干一点事不算什么事,但是要把一个事干大,其实我这个生意跟在座大哥们的生意比是一个小公司,很多人讲人家房地产做一个项目的钱就是你们一辈子的钱,干你们这个有啥意思?但是我这个有啥意思是我定义的,我认为它很伟大,伟大的程度是比陈总要高很多的。我记得《南方人物周刊》刚刚创刊的时候,评公共知识分子,用了一个词,就让我觉得是对我伟大性的承认,“自从有了这个人,中国的民意才走出了分散的状态,能够有科学的声音被发出来”。我觉得这就是我追求的意义,而且也有人懂,也有人认可。这件事情跟生意挣那点钱相比较,我们能花掉多少钱呢?我们追求的是意义,干一个咨询公司干好了,挣千百万也跟玩似的。今天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在我们有限的精力中做的这些事情是追求意义的体现,也是我们诸位仁兄们所说的追求理想的表现。

谢谢大家,大家这么热烈的读者的确是对我们今天这个书和今天这个概念很好的认可。这期读书会到此结束,我们下期再见。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