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7期]杰里·克利弗谈创意写作:那种经历好似恋爱

2012年11月13日 16:0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克利弗:中国学生面临的学业压力是很好的戏剧素材

克利弗: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来中国之前,我在美国生活的中国朋友对我说,你可千万不能让中国学生们随意提问,中国学生非常聪明,他们有非常严格的考试制度,如果他们举手问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他们就会觉得给老师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所以我非常谨慎。但是我还是想问问大家,事实是不是如此?(读者笑声)

我看到你们有些人露出了笑容。不管这个中国朋友说的对不对,或是现在的情况与过去相比已经有所改变,在我看来,这本身就是很好的故事素材。我们中国的学生有那么沉重的高考的压力、学习的压力、父母的压力,使得大家处处谨小慎微。在某种意义上,这就是很好的戏剧题材,不过大家身在其中,可能不能察觉。如果在美国上我的课,你问的问题越多,你的成绩就越优秀,你问的问题越蠢,你的分数就越高。如果这样的话,大家是不是愿意提点问题?最愚蠢、最疯狂的问题都可以问的。

我们刚才谈那些是为了什么?其实我们谈的都是创作的基本理念。创作永远不是强制性的,不是有人强迫你写出一个最棒的故事来。创作是自发的、自由的,开发你的内心的,我就是这样创作的,创作让我的想象力能够自由驰骋。想象力是非常神奇的事情,其实它并不需要我们帮助,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不去碍手碍脚,让它能够自由。

克利弗:写作让人激动,就像要经历一场婚外恋

克利弗:刚才我说到,写作让人激动,就像要经历一场婚外恋。其实我的意思是,那种感觉,就像你不能自主地深陷去爱一个人或者一个事。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会突然喜欢某个人或某件事情呢?

在喜欢发生之前,必须具备一些必要的元素。首先必须有一个人,有一个人成为你喜欢的对象。当我们要爱一个人,首先我们要了解她。有人说我不同意,我就相信一见钟情,一见钟情也有喜欢的元素,喜欢什么呢?喜欢对方的外表。如果没有美丽的外表也没法钟情是吧?也就是说,还是有一个要素,你知道了它,你才可以去爱他。

这个问题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讲,当我们真的要爱一个人,我们就要去了解他。彼此相爱也需要彼此了解。甚至当我要爱我自己,我也应该去了解自己,可是我真的了解自己吗?

所以写作就是真正的认识自己,认识别人,认识这个世界。我们的生活,我们的人生到底是怎么一回子事情?

刚才说了,我们想要爱一个人,一定要去了解她。接下来就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什么方法才是了解她的最好方法呢?我给大家看一些故事。大家判断一下,哪些故事让我们真正能够去了解一个人,喜欢上一个人。

假设你去看了一部很好看的电影,你非常想跟所有的朋友说,这个电影太棒了,你们都得去看。但是呢,问题接踵而至:这个电影好在什么地方,在你看电影的时候,什么事情发生了?在你和电影、电影里的人物、电影的故事情节,乃至整个电影院的环境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样把这种感觉很好地传达给你的朋友,让他们得到同样的幸福呢?

理性的人就会这么想,我是不是给大家一个结构化的单子,列举这个电影里面有A、B、C、D各种元素,所以这个电影是好电影。或者,我之所以喜欢这个电影人物,因为它有A、B、C、D这么多优点,所以我喜欢她。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不是因为A、B、C、D的列举而喜欢上一个人,喜欢一个人像闪电一样,忽然之间,你就喜欢了一个人,喜欢了一部电影。

克利弗:生活就是不断地寻找“认同”

克利弗:我们可以这么说,当你看到一部电影,你觉得它非常棒,这时候,你的心灵和这个电影就产生了一种生命深层次的连接。

这个连接听上去是挺不错的,但其实还是没有更深入地回答问题。有人会说,你说的这种连接听着挺悬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怎样能够确保这种连接发生呢?

如果我们去看一场非常悲伤的电影,我们会有泪是吧。如果我们看一个惊悚片,屏幕上出现恐怖的场景,我马上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了。其实座位与屏幕相隔遥远,影片里的人物和情节跟我也没什么关系,那里发生的事并不会伤害到我。可是为什么我会有哭泣、跳起来这些动作呢?因为发生的场景跟我的脑子和心灵已经产生了一个生命的联系。我就是那个画面中的人,所以他受到的惊吓、他的悲痛就是我的惊吓和悲痛。

我们刚才讲的情景,其实是在谈“认同”,我和那个剧中的人物有一种认同感。同理,在我们喜欢一个人之前,我们一直在做这种认同的工作。其实在每天的生活中,我们都在做认同的工作。有时候,我们跟真正志趣相同的人认同了;其它时候,我们错误地与很不对路的人认同了。

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会经常穷追不舍地问--为什么我需要连接,我在跟别人的生命连接时,我从这种连接中获得了什么益处吗?

就像我们刚才谈到认同,当我跟银幕上的人物产生认同的时候,我其实变成了那个人,我经历了他生命中经历的一切忧伤、痛苦和欢乐。那为什么我变成另外一个人?其实我在进行这个过程的时候,我更深入地成为了我自己,更深入地经历了我自己生命中要经历的这些痛苦和欢乐。

认同和生命的连接,在每个人的生活中都在发生。但是只有一部分人,希望能够把这种关系进行的更深入,我想在座的每位朋友,包括我自己,都有这个愿望。我们希望通过写作这种方式获得更深的认同感,更深的生命的连接。其实在这个意义上,就是在经历我们自己的生命,写作使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心真正活出来了。为什么我要写作?我就是喜欢,就是热爱。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