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107期]杰里·克利弗谈创意写作:那种经历好似恋爱

2012年11月13日 16:0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克利弗:写作让我们产生更深的认同感(1)

克利弗:刚才跟大家谈了连接和认同,我们已经知道生活就是不断地寻找认同感。而写故事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写作让我们产生更深的认同感。但是接下来新的问题产生了:我们怎么样来创作故事,能让我们达到这种更深的认同感?在小说中,我作为作者,我怎样能让读者和我的故事之间,产生一种认同感?

为了给大家说明这个问题,我想用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但为了把事情说的简单一点,我就用我来作为主人公。我现在向大家简单地讲述一下我和我的妻子两人,还有我一个朋友名叫莱瑞,我们三个人之间发生的故事。

我们两口子有一个非常要好、交往多年的老朋友莱瑞。有一天,我的妻子在街上碰到莱瑞,得知莱瑞近来离婚了,情绪极差。所以她回到家里告诉我说,我们这个老朋友莱瑞不行了,需要我们帮助。于是我们两口子把莱瑞请到家里来,我太太拿出本事给莱瑞做了一大堆好吃的,全是他最喜欢的菜。然后我们对莱瑞说,我们非常理解你的处境,我们知道你现在艰难,你放心吧,我们会永远支持你,爱护你,直到你重新快乐为止,我们不去休假旅行了,就在这里陪着你。莱瑞觉得很高兴,大家酒过三旬,菜过五味,饭后莱瑞高高兴兴回家去了,我们夫妇也很高兴地睡觉去了。这个故事结束了,很Happy。大家觉得这个故事好不好呢?(一片笑声)

大家都在笑。大家为什么要笑呢?难道不好玩吗?

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好故事。为什么?大家可能一开始对这几个人稍微有点认同感,但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越来越觉得这些人物非常假大空。你在心灵深层不会跟剧中任何一个人产生认同感。

假设这就是我们写出来的故事第一稿,第一稿通常都是很糟糕的。我们应该怎样修改它,怎样再次创作?我们应该尽可能把这个故事改得更有生命力,让它能够真正跟心灵产生深层的认同感。

我曾经问一些朋友,你们觉得这个故事应该怎么修改会更好呢?很多人都建议我在故事里多写一点关于莱瑞的情况。我就觉得不高兴。这个故事是为了表明我和我太太是多么好的人,你们为什么会对莱瑞感兴趣呢?

有的朋友说,你得在里面多加点对话,多来点细节,这样故事才会感人。我觉得这也不行。我可以加上成段的对话和很多的细节,但这个故事还是不会扣人心弦。

有的朋友就说,那你能不能在其中给他们来点冲突?我听了觉得更不高兴了。我跟我太太是多好的人,我把朋友请来了,本来让大家都高兴的,你在我们这么善良的人身上还想来制造点冲突,你就唯恐天下不乱吗?(笑声)

接下来我还是给大家说一说,我做的每一点修改。大家听了以后,要作出判断,这个修改放在里面是好还是不好。但是大家来做判断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要用自己纯理性的、非常逻辑化的思考来判断这样修改是好的或是不好的。你要把理性思维放到一边,让你的情感、直觉来判断。

第一个细节我要加的就是,今天要请莱瑞过来吃饭了,可是我这个丈夫一大早起来就觉得嗓子疼,好像是咽炎发作了。我就想着为了今晚能招待莱瑞,我一整天都不说话了,我得保证我这个嗓子得对得起我的朋友。大家想一想,嗓子疼这个细节要不要留着?(观众答,要)

再次提醒大家,不要用自己的逻辑思维来判断,一定要用情感来判断。

第二个细节是,我太太跟莱瑞两个人都习惯抽烟的。吃饭的时候,现有的烟被抽完了,我就说我正好出去透透气,我去给你们买包烟吧。大家觉得这个细节要不要加进去呢?(观众再答,要)

于是我出去买烟了。我平时回家,经常是从我家房前走的。但是那天我忽然就想,不如从房后换一条道走走。大家觉得换一条道回家这个细节,要不要加上去?

美国的建筑情况跟咱们中国不太一样。从屋后面这个胡同经过屋子时看到的情况,跟从前面正门看到的不太一样。

我在这个胡同里走的时候,能从我们家厨房的后窗看到,妻子跟莱瑞两人在一起,非常靠近,我妻子神采飞扬的,我已经几个月没有看到她那么高兴了,有点惊讶。这个细节大家感觉怎么样?

大家刚才是不是觉得心里有了一些更深的认同感,大家是不是在希望着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心里有期望值?大家是不是在琢磨也许我的妻子对莱瑞有点那个意思?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