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6期】王立平、林道远、舟欲行:模糊了1976,也就模糊了今天

2013年03月28日 16:2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王立平:一个不善于记忆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舟欲行:林总普通话不行,没有去过潮汕的人可能听的不是特别清楚,我手头正好有一份凤凰读书会给他准备的一个材料,上面专门讲到龙年1976这本书是一部关于1976年的个人史,这个定位我觉得非常准确,它不是一个对1976年历史的宏观叙事,而是一部个人史,我看他这个文章的概括是这样说的,“这本书38万字所写的都是作者的目之所见,身之所历,心之所感,他们或许仅仅是历史的寸肤尺发,但作者却能在真实记录之余,努力将这些鳞爪鲜明的碎片串联缀合成血脉贯通的整体,使个人的经历见闻真正具备了史的品质,由此而使读史者不再迷失在森罗万象,阡陌纵横的历史迷宫中,并且有所感悟。”

这是我觉得作为个人史的写作,王老师用您行业的话,是现在史学界的流行音乐。就是个人史最近一段时间特别流行,我们可以想一想,电影里面有冯小刚的《唐山大地震》,那是讲1976的,去年又有一个《1942》,还有很多人写过知青史,一个人的知青史,一个人的音乐史等等,都是在讲个人史,我觉得个人史的流行在这个年代有它的特殊性。王老师我想请教一下,我们搞历史搞文学的,在我们看来个人史之所以流行,无非就这么两条原因,一个是大家不满足于一种官方的那种高头讲章,长篇大论,所以我们要写个人的有痛感、有重点、有温度的历史,这是一个原因,另外就是社会比较宽松。是不是连音乐的这种变革也有相同的说法。

王立平:其实道理都是一样的,我想之所以人们要回顾一下,特别是有这种回顾的欲望的时候,大半是遇到了一些纠结的问题,而且这种纠结成为一种群体的感受,大家都感到一些问题,到哪去寻求答案?就要回忆,要去从历史上找到根据,找点启示,找一点自己的这种共鸣或者是找一下感悟。所以我也想说说这个书,其实我最近特别忙,我今天从南方赶过来的,为什么还参加这个?我觉得人的回忆是非常有意义的,人们需要记忆,如果没有记忆,就没有历史,就没有文化,就没有人的进步。

所以一个人没有记忆,这个人就是痴人、呆人、愚人,一个不善于记忆的民族,就是没有希望的民族,而且是永远大概是在人们后面的不治的民族,所以我说记忆从来没有断过,而人们什么时候特别重视记忆?大概是人们需要大跨步的前进,人们感到受制于思想认识文化思维的方式而不能大跨步前进的时候,这个时候记忆尤为重要。我们在今天的社会,楼房住得高了,吃饭吃得美了,过去饿得瘦瘦的,现在都开始发胖了,而且居然胖得出病了,那么胖的出病,思想也出病了,人们后来丰衣足食之后,发现这原来并不是人们的一切,人们想想为什么钱多了吃好了,不幸福,我想这个时候人们去回忆一下,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人们倒觉得充满一种希望,这就是人们的记忆在帮助人们理清思路,帮助人们找到道理,帮助人们明白自己的过去。

我翻了一下这本书,因为有一小段也写到我,我觉得它有一个可贵之处,它不是第一章大家讲什么什么,第二章中央文件说什么什么,第四章什么什么史学界怎么样,他都是讲一些平民百姓,把自己在1976年所看、所闻、所思、所想、所爱、所恨放在一起,所以我觉得它有它特别的天然的这种真实的一面,另外也有它非常朴素的动人的一面。

舟欲行:您感动了吧。

王立平:我也没什么感动,因为仅仅是一点点,我好像也期盼过,我将来有没有可能也写一本1976,因为现在崔永元到我那儿,让我拍那个口述历史,已经拍了10个小时了,才讲到我17岁,1958年到1976年至少还有20年呢。为什么我讲这个,我想崔永元为什么要口述历史,就是让后人知道前人怎么过来的,他们的苦是什么,乐是什么,他们追求的是什么,向往的是什么,他们期待的和他们所困惑的是什么,我想这个对后人很重要,所以我首先对这本书有点兴趣。所以他给我打电话怕我回不来,因为我确实回不来,昨天你们这个会,后来我说只能今天回来。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1976 王立平 林道远 舟欲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