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6期】王立平、林道远、舟欲行:模糊了1976,也就模糊了今天

2013年03月28日 16:2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舟欲行:今天的人也在歪曲历史

舟欲行:谢谢你刚才大家说了这么多感动的故事,感动人的情节。远去的1976好像慢慢的在向我们走近,慢慢的清晰起来。其实刚刚只是过了45分钟而已,如果这45分钟用来读正史的话,我相信你不会有这么深的感触。所以正史它确实有它的优势,但是也有它的问题。我就想起比如说我们现在说唐朝,我们国家多么强大,汉朝如何如何,我觉得那个是正史,那个时候的个人史是什么?我想起一句诗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那个是个人史。这两个每一个都不能缺,要结合起来,你才能真正了解到。

我们现在看电视开讲的时候,有的时候你会看到正史的延续,他会把那个某一个历史时段的辉煌那种国家的昌盛讲的非常的具体,非常煽情,看着好像很古旧,但是他在历史的流程过程中,在这条历史的长河,向前流去的时候,那些躺在河边上普通民众究竟是怎么哭嚎呻吟,《龙年1976》这本书我觉得他超出我想象的地方是,他不只告诉了我们在1976年那一瞬间明明是痛苦的生活,而且他告诉我们那个时候人们是如何奋斗,这一点上我感触特别深。因为我那个年代没有在北京生活过,所以有很多真实的情节我特别特别想了解到,我听到了很多,看到了很多正史里面,现在已经开始对那段历史已经出现了很多谬论的、歪曲的的描写,甚至于有很多当时在这段历史中生活的很著名的人物,自己写的亲历记,也出现了很多为自己唯诺是非的,混淆事实的这样的东西。我的老师他是一直在研究历史,我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他的心得都传授给我,关于文革那一段时间的历史的问题,他一直在关注。刚才还给我们讲到,要不然虞老您给大家说一说。

虞棣棠:现在不能淡忘文革

虞棣棠:刚才讲的也很多,我们都是老朋友,你们都讲了很多,我觉得道远这本书,谈到了今天的主题也好,实际上是不要淡忘文革。对于这个问题,我觉得淡忘也好,清晰也好,主要的不是对当时的当事人,因为现在的当事人还有很多,他的想法很多,应该说我们社会的前进,在社会的前进,然后这些当事人慢慢就要退出这个社会,现在00后那还是小孩,90后对这个没了解,80后对这个1976也不知道,70后也可以说是不知道,那时候也是刚是个孩子,可能就上小学。

所以现在要不淡忘它,不淡忘这段历史,核心是给他们70后以后的人留下一些东西。因为以前这段人,这段历史,这段创造历史的人,慢慢的都要被历史淘汰,这是不可改变的规律。所以讲不讲,淡忘不淡忘,是为了这个70后的这段历史。

舟欲行:还有人在篡改历史。

虞棣棠:有人提出来要淡忘文革,当然提的人的情况很复杂,有一些是属于善良的,不属于善良的人也有,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个历史他也有他的纠结,我们有我们的纠结。对这个问题我就很有体会。我也很喜欢看回忆录,有些回忆录从逻辑上,从生活逻辑,现实逻辑,各方面的考虑,感到难以置信有些事情,就感到很废脑子,要考据,这一篇文章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

所以不能淡忘的原因,这是一点。再一个不能淡忘的,有现实意义的,当时的参与者很多还都在,现在也有人淡忘。比如说一听薄要唱红,我心里就发毛了,这坏了,他因为有意识要淡忘历史,淡忘这一段,淡忘的目的是干什么?他要还原他的历史,要回到那个时代去。因为这是有原因的,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当今社会有很多我们大家所不喜欢的事,感到很挠头的事,我们群众不喜欢,中央也难以解决,都想解决,不好解决,比如说腐败问题。

但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有的人就提出了,还是过去好。首先第一点,不能说过去好,但是也不能说过去不好,这都不对,但是有的人也不知道过去怎么回事儿,就是历史被淡忘掉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在当时确实是不错,他可以把别人打翻在地,再踩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那他不是很痛快吗?现在他不能这样做了,现在没人要把他打翻在地,但是他不能把别人打翻在地他就感到很不痛快,也是一种职业病。所以这个情况,他产生这样的情况,所以就是刚才讲的,凡是现成的,都是合理的,他有他的合理性。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1976 王立平 林道远 舟欲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