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0期】张鸣、王奇生、章立凡忆王鼎钧:战火不断,斯文不绝

2013年04月18日 15:4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王奇生:王鼎钧把他的回忆录当作一生最高追求

王奇生:所以这个书我觉得这是我特别要强调要介绍的,以及我感受不一样的地方。第一,他是非常用心在写,作为一个文学家,他是把它作为一个最高的追求在写。他说写这个回忆录之前的种种写作,可以说是他前期的一种准备工作,而他写完这个书以后写的东西只是一种后续。他人生的一个真正的最高追求、最高点就在这个上面,所以这个回忆录他花了17年的时间来写。从准备到收集资料到酝酿,实际上不止17年,实际上更长。作为一个文人、一个作家,他用这么长的时间来写一个回忆录,而且把它作为一个文学的最高追求在写,这也是一件很独特的事情,以前很少见到这样的写法。

王奇生:还有一点,就是刚才讲的,他到台湾后才走上文学之路。

十年砍柴:70年代。

王奇生:70年代以后的事。但是他这个回忆录恰恰重点写的不是他成名成家以后的那些光辉的事情,恰恰写的是在他成名成家之前,作为一个平民小百姓,作为一个流浪的少年,作为一个国民党底层的宪兵的生活经历和人生体验。他第四本书最后写到他离开台湾到美国去,1979年,1979年的时候他应该是54岁。

十年砍柴:对,54岁。

王奇生:你看这四本书的分配,其中第四本是写他到台湾以后,到台湾以后是30年,这30年他只用了一卷来写;他离开大陆的时候是24岁,在24岁之前的经历,他用了三卷来写。第一卷讲到童年,第二卷讲他流亡时在中学的生活,第三卷写到国共对战。

他四卷布局的重心,基本上是放在大陆时期。而且他的确实是用一种草根的眼光来看历史、看他所经历的国共对战。很多的回忆录基本上大部分都是精英,精英写回忆录都是只见其大,不见其下、不见其小。作为一个历史的专业学者,我认为他的回忆录的价值就是,他很多东西是我们在其它资料档案里面,其它官方文书还是私人文书里面,很难看到的一些细节、一些底层视角,这就是他的优势,他写得非常细致。

王奇生:留存的历史资料往往是非常态的记录

王奇生:我们做历史的知道,我们的历史书为什么很枯燥,为什么很难读,实际上就是缺少历史的细节。历史细节不是我们不愿意写,是历史细节没有资料记录,往往历史细节是没有资料,历史东西是这样,越是细节越没有资料,越是常态越是生活的常态越没有资料。日常生活里面比如写日记,每个人自己写日记都知道,天天吃米饭不会写下来,但是偶尔吃馒头的时候会记下来今天吃馒头。恰好是我们想知道的这种日常的常态,你是怎么生活的,往往没有资料,记下来的往往是变态性的资料。包括报纸也是,新闻报纸,人咬狗这是新闻,狗咬人不是新闻,但是常态是狗咬人,人咬狗是变态。所以我们有的资料是变态的资料,恰好是缺失的是常态的资料。

常态的资料很难寻找,王鼎钧的回忆录恰好是以一个底层的平民的眼光,把当时的平民百姓的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的常态呈现给我们,这个实际上是我们在其他书里很难见到的一点。所以我虽然对这段历史号称是做了一二十年的研究,但里面讲到台湾很多的细节实际上我们是不知道的。

这个里面我简单举一两个小例子,他讲他当宪兵的时候,抗战胜利以后,国军要裁兵,他讲其中国军的军官就裁汰了十四五万。那这些军官实际上来讲,首先他们在抗战时期因为出生入死,很多人升官升职的时候往往就是一个司长一道命令任命他,但是没有政府备案,那么一到战后国家就不认你这个了,就说在战场上司长军长提拔你的官职,你战后什么都没有。这是他们非常伤心的事情。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