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王人博对话刘小枫: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 | 我要话题发言 | 往期查询
共和,中国的百年之累
辛亥至今,已逾百年。中国百年以来,在共和路上跌跌撞撞,挫折无数——我们曾经向日俄学绝对君主立宪,向英国学虚君共和,向法国学人民共和,向美国学联邦制下的立宪共和,但是无一例外,都失败了。是应该怨怼历史,还是对我们一直以来奉为圭臬的共和观念做一番反思?西方制度与中国传统和现实之间的裂缝,绝非轻易可以弥合;中国式的“共和”道路,仍需我们继续开拓。【本期文字实录】
图书介绍
本书取名“宪政的中国之道”,是想对近代以来中国异型材的宪政思想、见解和做法作些思考,理出头绪,然后看能否找出“带规律性”的东西。虽然是以论文集的形式集结出版,但却自成体系,反映了王人博对近代中国宪政实践的思考:近代以来,无论是民主、自由抑或宪政,都是为民族主义服务的工具。宪政作为一个西方的舶来品,在中国能否长出与其适应的文化土壤?儒家和传统又如何能与宪政相适应? 【详细】
作者简介
著名宪政学者,山东莱西人,毕业于西南政法学院,现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政法论坛》主编。主要著作有:《法治论》、《宪政文化与近代中国》、《宪政的中国之道》、《中国近代宪政思潮》等 【详细】
作者言论
本期嘉宾
著名宪政学者。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政法论坛》主编。 【详细】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山大学“逸仙”讲座教授,博士生导师。 【详细】
相关图书

读书会现场

现场图集
王人博:西方不会援助求变的中国 为什么孙中山先生晚年会左倾?在孙中山共和主义革命的整个革命生涯当中,他向西方求救,向西方寻求支援、支持,但是没有哪个西方国家向他伸出援手,而且换来的是耻笑和奚落。【详细】
0
刘小枫:中国近代缺乏强势的政治领袖 一个传统民族成为国家,要求最低限度内在凝聚力,这个内在凝聚力作为一个政治形式,需要靠一种领袖的力量。中国最大的问题首先是没有遇到那个时候的强有力政治人物。【详细】
0
王人博:很多人没读懂毛泽东就下论断 现在我认为中国共产党面对的一个最重大的理论就是怎么重新观察毛泽东,那些骂毛泽东的人和歌颂毛泽东的人,我相信,或者说我大胆地认为,他们没全面读毛泽东的文字。【详细】
0
刘小枫:绝对君主也可以立宪 不要把宪法看作万能的,谁来定宪法是关键。拿破仑定下法国宪法,表明君主也可以定出一个符合共同体利益的宪法,这个宪法并不意味着就会剥削人民,压迫人民。【详细】
0

主题拓展

孙中山——革命者的理想与执着

为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孙中山借钱革命借遍世界[详细]
军阀毁法:谈孙中山革命独裁的合法性与民主性[详细]
双赢的选择:苏联与孙中山的政治博弈与结盟[详细]

袁世凯——谋国者的雄才与悲哀

袁世凯:晚清新政第一人 君主立宪头号拥护者[详细]
袁世凯坚信只有威权制度才能使国家富强[详细]
袁世凯的悲剧也是中国的悲剧[详细]

宋教仁——爱共和也爱国,反皇帝更反专制

两面树敌:宋教仁为何里外不是人? [详细]
帝制易倒专制难除:限权力主张内阁制却受多方阻碍 [详细]
为宋复仇,“二次革命”断送中国宪政之路[详细]

会员观点

会员书评:共和与“大立法者” 卢梭作为民主共和理论的第一人,在其名著《社会契约论》里,不仅没有肯定人民各自的“私人利益”,反而强调“公意”,并提出“大立法者”的概念——既然人民不能立法,谁能立法?【详细】
袁世凯会改变中国命运吗? 刚才听刘老师说,袁世凯如果多活几年的话,会把中国领上一个完全不同的道路,我想问的是,您如何确定袁世凯将会把我们带到一个真正的虚君共和还是还是又走一个两千年来王朝更迭的怪圈?【详细】
中国文明对宪政有什么影响? 您在《拯救与逍遥》最后说中国文明最后会露出虚无的一种境地,在您看来,中国的这种文明特质也好,或者说中国人的精神特质、信仰也好,对我们今天讲的宪政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详细】
如何看待本书的宗教信仰? 西方的公民共和、中国的人民共和和农民共和,这三者的关系我想请王老师简练的再说一下。还有您刚才主要是讲历史,对于中国现在的共和问题并没有设计,如果有可能的话请您说一下。 【详细】
凤凰网读书会
喜欢本期读书会,请顶!

3926
喜欢凤凰网读书会,请顶!

1163
会参加或想参加凤凰网读书会活动,请顶!

6383
不喜欢读书会,请顶!

4289
本期合作方
“新民说”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于2012年底推出的全新文化品牌。 “新民说”的理念是“寻求现代中国的维新固本之道”,它不依凭于想象与感性,而是着力于理性的塑造,意在“作新民。

往期回顾

特约书店

联系我们

电话:010-82068179 邮件:mapj@ifeng.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通惠河北路郎家园6号郎园文化创意园8号馆 凤凰网读书频道 “凤凰网读书会”
邮编:100022

本期策划:马培杰 编辑:赖鑫怡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