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35期】麦尔、张杰话老北京:或新或旧?是拆是留?

2013年05月23日 11:2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提问:两位老师好,我接下来要开展的毕业论文的题目可能大家会比较感兴趣,是老北京传统的澡堂子,因为很多现在传统的澡堂子在整个胡同拆迁、城市规划的过程当中越来越少了,现在唯一剩下的一个,也是因为胡同拆迁,即将面临消失,经过申请文化遗产,它争取到了延缓拆迁,但2014年它也要拆迁了,这个问题涉及到了很多,就是说胡同里面干不干净或者说卫不卫生。还有一些我觉得跟老龄化也有关系,因为很多年龄比较大的人,他们是很喜欢泡澡堂子的,在我看来城市的拆迁、胡同的规划这是一个宏观的力量,我不知道两位老师对澡堂子这个话题有没有相关的分享或者经验?

张杰:澡堂子大概,像我这个年龄肯定是有经验,因为过去大家不能在家里洗澡。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在济南,我记得我叔叔到济南去,说我带你去洗澡,我那时候还没上小学。当然现在从生活品质讲,不是说多贵的地方,但是非常讲究的,比如你泡完澡,躺在床上,修脚这一套,现在可能都没了,我多少年没有去过澡堂子了。

就是说这个作为一个,就是一个公共技艺,你做的这一块,或者留下来了,我就怕这个东西就是说它作为一个展览的地方可以,如果很多人还去用,也可以。保护它的切入点,我觉得变得特别要害。做展览的话,人家搓澡你去看人家,你肯定不能看。但关键用的话,谁来用?用的话,是把它变成社会福利还是商业盈利?它作为一种生活习惯对某些人还有意义。假如说是保护一种生活方式的话,我个人觉得关键是让它能够经济上能够自立,你不要乞求所有的东西都是政府来给你资助或乞求市场大款来给我怎么样。你不是社区嘛,我们都愿意去澡堂子,那好,我们能不能都做点贡献?

我延伸一点。我去加拿大温哥华的时候,去过一个公共住宅,就像我们以前的公房一样,厨房是公用的,你要进来要排队,进来以后有很多规矩,因为经济上这样的房子是少付钱的。如果我们有整个的公共利益在里面的话,大家愿意遵守规矩,愿意为它做什么,比如我们要说都说要保护老北京,我们会要求政府做很多东西。但是我们老百姓能做点什么?我觉得这个话题特别适合用这个角度说,它是个草根性的东西。我们这么多人说不要拆,但你不能让公司都去学雷锋。所以我觉得,在现代生活里,能够让它在经济上自负盈亏,是我们解决很多类似的保护某种生活习惯非常重要的一个机制。

提问:我想问一下,就是发展旅游业对胡同的保护到底有没有好处?我们去胡同,但胡同里面自己的人不想自己的生活受到打扰,觉得那像是被当成一种古董在赏玩。就是你们怎么看这种比较矛盾的现象?

迈克:这是社区和旅游业的关系问题。一个社区必须具有可持续性,不然就只能总是让政府、公司或者其他什么人掏钱去补助它。所以,社区必须要具有某种用处。比如五道口,它是住宅区,也是商业区和交通枢纽。在90年代,大家发现了胡同的旅游价值,胡同能赚钱。但其他人说,不对呀,胡同总是在赚钱。如果你住在胡同,你甚至可以靠卖一碗水去讨生活,因为胡同每天都有那么多来来往往。在胡同这个密集的空间里,有非常大的可持续性,但是旅游并不具有可持续性。游客来到胡同,总是想看真的而不是假的东西。最近十年很多游客他们去北京,他们坐三轮车去什刹海,我亲眼看见现在最近三四年,好多游客他们现在去大栅栏,为什么?要看真正的胡同生活,所以这是个矛盾。

我的观点是,像大栅栏这样的地方,大部分的人口是外地人,这里就像一个大熔炉,让来到北京的外地人找到一间供得起的住房,渐渐地进入这个体系,最后变成一个北京居民。每个大城市都知道它们需要外地人,它们需要新鲜的血液,尤其是在面临着老龄化、低出生率等问题的情况下。在这里做了五年研究之后,我认为,胡同的最大用处不是吸引游客,而是吸引另一个中国人搬到那里去。现在北京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空气污染,而是经济适用的住宅。但是同时,世界上所有的大城市都面临着这个问题。中国建了长城,中国发明了所有东西,我希望它也能让世界看看北京是如何在市中心建起经济适用房并保存古城的。谢谢

凤凰网读书: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的讲座到此为此,再次感谢两位先生的光临。

[责任编辑:邓欢娜] 标签:读书会 凤凰网读书会 麦尔 张杰 老北京 拆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