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读书会”约会林奕华:用戏剧为这个荒谬时代把脉

2010年05月04日 14:37
来源:凤凰网读书

林奕华在凤凰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现代人的爱情都是被卡拉OK抹杀掉的

(欣赏片段)

林奕华:对,这就是那两分钟。我们有灵感的时候呢,都只是把想到的一个情境写在一张卡上,让演员去即兴表演,所以刚才那两段没有很意识到主题,但是后来再组织起来的时候就发现现代人其实很多都是推销员,每个人都在自我营销,所以营销这个概念,它不是只有真的在做营销的人才要有的一种生存手段。只要他每天接触到媒体,报纸啊,杂志啊,统统都是名人访问。我们知不知道我们看名人访问的时候,我们看进去一些什么?比如王石或者潘石屹要接受一个访问,我们真的对他的生意有兴趣呢?还是对他这个人有兴趣?还是我们对他的身份、地位有兴趣?这些有很多的描述,还是很有意思的,这是2002年的作品。一年后,我跟吴彦祖合作了一个戏叫《快乐王子》。我们就是从王尔德的一个童话故事拿一个概念出来,把它放在一个现实环境来演。《快乐王子》里的童话故事跟现实有一个非常大的落差,但是我们怎么样去把这个故事放到现在去看,让大家去看了以后还是觉得有意义呢,我就想到香港很有名的一个遗产争夺案件,案件主角是女名流龚如心。我们假设龚如心就是那个女主角,她身边出现了一个帅哥,就是吴彦祖,然后她和吴彦祖非常好,可是吴彦祖把她出卖了,所以大家现在看到的就是这部戏最后的二十分钟。吴彦祖那个时候是第一次演舞台剧,大家也许都知道他的母语不是广东话,所以这部戏对他来的挑战是非常非常大的,我恰恰知道他广东话不是很流畅,所以我逼着他要一个人演一段大概有16分钟独白的戏,大家现在可以见证他当时努力的一个结果。

(欣赏片段)

林奕华:其实《快乐王子》对我来讲,有好几个东西在里面,比如非常俊美的一个青年,他跟那幅画交换了他的灵魂,所以他的画会老,但是他本人不会老,会永远漂亮、年轻,可他的内心就会一直异化或者腐败,他也有一些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同时又是王子。对我来讲,这部戏最重要的精神是那个“基座”,整部戏就是不同的人会站在上面。对于现代人,重要的不是他站的地面,而是他可以走上去的基座,每个人好像都有这么一个想象,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成为一个被别人崇拜或者被人家来羡慕的雕塑。所以有一些制片人会说,为什么我做剧场,要去找明星。只要有媒体,我也都要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很少人会看过这个戏之后,明白了为什么要找明星之后再写一篇文章,相对来讲,是很少有人这样做的。我想,刚才的片断也许可以说明一点,为什么要找吴彦祖。因为你找吴彦祖来演这个角色的时候,你根本不需要去解释,大家对他的欲望已经存在了,就好象他坐在那个观众的最前面,走上去,去拉那个观众的手,那一段是每天晚上不同的观众都会被吓死的,因为他没有想到居然买到那个座位,当然演过两场之后,知道有这段戏之后就开始抢这个座位,千方百计的打电话来问我可不可以换票,你可以看到这个明星对观众产生的心理作用。

让明星出演不是说只是为了票房,他还是要跟这个戏有关,这个关系最好是密切到像吴彦祖讲的那段独白,可能对有些人来讲那个压力很大,因为他在自我评判他的外表,还有别人对他外表的一种投射,所以他必须要明白这部戏的精神他才可以演,并不是说他是明星,找他来演只是为了帮助票房。可能大家对于一个导演作品的整个体系没有理解清楚,便会从一个或者两个角度来做他的判断。现代人除了追求身份、地位之外,我觉得另外一个也很重要的东西是爱情,所以接下来我让大家看的片断就是2005年我跟许茹云、黄耀明做的《恋人絮语》。这个戏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我是个非常讨厌卡拉OK的人,我觉得基本上现代人的爱情都是被卡拉OK抹杀掉的,因为你可以不再需要追寻创造自己的爱情经历,你只要进到卡拉OK,然后用林夕帮你选的、裁定的那件衣服就好了,所以我常常都被问到,为什么要针对林夕?我说林夕是个时代产物,它就是明白了很多人的需要和弱点,所以他才可以那么有钱,而且到今天,他已经赚很多钱了,但是他还是要继续做这种东西,所以这种东西根本上对我来说像上瘾一样,是戒不掉的,为什么?因为你对自己很多时候是没有自信心的,卡拉OK很成功的一个原因是因为现代人没有很大的自我个性的要求。你有个性的话,你怎么会唱那些歌呢?都是现成的啊。你为什么会觉得现成的东西就会合适你呢?第二就是你非常没有自我安全感,所以大部分的卡拉OK里面的歌词都是一些自我感觉不好的,一种失恋的状态,所以这个东西到今天,基本上只有一种,就是失恋,你想想看,如果现在整个卡拉OK的底蕴都是以失恋为主的话,起码在我们华人世界里面,是多么可怕的事件,因为有太多人找不到爱情,那到底是因为爱情很难找,还是我们认为那种爱情根本就不是爱情,所以我就排了这出戏。先来看一个片断,这是在台湾的新舞台,今天大家看到很多作品都很特别,每一场的剧场大小都不一样,刚才的《快乐王子》就是在一个只有三百人的剧场。这是台湾的新舞台,有900人,这部戏卖得很差,但很有特点。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林奕华 戏剧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