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十二期:李敬泽、安妮宝贝、李洱的文学生活

2010年07月21日 15:0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中国当代文学处于非常正常和健康的阶段

主持人: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还有最后一个提问的机会。

读者:谢谢主持人能把最后一个机会给我,我想问三位每一个人一个问题。首先先问一下安妮宝贝。刚才那位提问的同学说到艺术家的问题,那我就想问一下,安妮自己作为一个书写者可能是比较消极的,但是另一方面又是作为一个日常生活中的个人,那么这两种不同的角色应该有不同的生存状态。我想问的就是你作为作家的这种消极观对于你日常生活的精神状态是不是有影响,这种消极的影响对你日常的社会关系或者人际交往有没有影响?

第二个问题想问一下李敬泽老师,李老师的评论我看过。《小春秋》这本书我是最近才知道的。我匆匆看了几篇,没有完全看完,可能在整体理解上会有误差。我理解的是李敬泽老师是通过这部小说来让古代和现代做一种参照,然后去揭示古代一个的问题,或是反讽现代社会的某种现象。这种算是国学的一种现代阐释吧。我就想问李老师,你是怎么看待国学经典的这种现代阐释,或者说你认为你对《春秋》的阐述与于丹《论语》的阐释有何异同?这种国学阐释对于我们这种青年人,或者对于这种文化界有什么意义?

第三个问题就是问李洱老师了,李洱老师作为一个作家,身在当代文学之中了。当代中国的文学现状其实是有点让人尴尬,一方面是大家在叫嚣着向“诺贝尔”冲刺,但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了当代文学那种“短、平、快”也好,或者是刚才提到的“好脏”、“好乱”的现状,我就想问一下李洱老师,你对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期望是什么?或者您对中国当代文坛现状的一个理解是什么样子的?

李洱:现在谈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整体评价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也可能是因为身在此山中,我觉得中国当代文学目前处于这种情况是非常正常和非常健康的一个环节。昨天有一个朋友从天津来,他问到一些问题。我对中国当代作家写的状况很多都是从他那知道的,我听了之后大吃一惊,当代一些重要作家,每人手头都有一部长篇出版,可见中国人的写作现在处于精力非常旺盛的一个时期。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我们只要看一下中国文学史就会发现,包括现代文学史,很多作家的作品通常都是在20多岁完成的。比如曹禺的作品就是二三十岁完成的,以后就再没有写过好作品,老舍的作品应该说时间也比较早,后来写了一部《茶馆》,巴金的《家》、《春》、《秋》都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写出来的。大概也只有在最近几年,中国作家在50岁左右的时候,会突然进入第二春,作品量非常大,每人都要写大量的作品,这说明中国目前的这种现实对中国作家构成了强烈刺激。他作品写的好与坏还在其次,就是每个人他都要表达,他急于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可能有一些不成熟,但是我们要允许不成熟,因为现在没有人能够对中国目前的现实做出一种非常准确的而且概括性很强的判断。因此,我们就要允许一些作家从个体的经验出发去表达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表达他的人生经验,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目前的写作应该是处于非常活跃的时期,而“诺贝尔”奖等全部不是文学话题。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李敬泽 读书会 妮宝贝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