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5期]聂永真VS朱锷:拒绝做达人,也不要代表作

2010年08月16日 17:50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如何看待用繁体字代替简体字的观点?

读者:现在大陆有很多的人提倡恢复繁体字,要用繁体字替代简体字,两位老师对这个事情怎么看?或者从设计的角度,你们如何去体会或者欣赏繁体字、简体字的美?

聂永真:我在上海的时候有人递给我名片,上面是写繁体字的,我问他为什么要用繁体字?他们说觉得繁体字比较好看。前几年,有一阵子,台湾流行用简体字,我觉得有点文化移情,当我们习惯太常使用的某一种字体,我们对想使用另外一个字体特别有感情,会觉得这个新的字体好象特别吸引我,那是因为我们对原来在使用的那个东西已经麻痹了。所以我接到内地的一些案子,我遇到那些装帧的东西,一开始对我来讲有点不太习惯的,但是每个地方不同的文字结构都可以做出最好的样貌,它不是多大的问题。另外,繁体字跟简体字有一些文化跟历史上的原因,因为它决定了我们现在为什么使用繁体字,为什么使用简体字。这件事的改革或者改过来成繁体字,这并不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彼此都有各自的字体结构之美,没有哪个比较好或者哪个不好,常常是因为你身在这个环境,你向往另外一个环境面貌的东西所产生出来的比较。

朱锷:聂永真老师说得很好。

聂永真:主持人希望我讲一下《魍魉之匣》跟《姑获鸟之夏》的制作过程,那时候我跟世纪文景出版社合作,因为“京极夏彦系列”他们在台湾已经出过了,台湾的封面不是我做的,是拿日本原来的作者做的照片来做。原来作者把每个妖怪故事都做非常好的完美的雕刻,然后再去拍照,做鬼怪的一个雕塑品。台湾已经做得非常好了,所以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我的压力挺大的。我觉得为什么不直接找台湾的设计师来做?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做?但是还有一些其它的考量,世纪文景想有不一样的面貌。既然我答应接下来,我就要想办法把它做得更好,因为自己不能输人家,也不能输自己,要比较一下。插画风格是可以马上拉出来,有一个完全不同面貌的做法。但是我自己本身不是插画家,我不会画插画,所以我能做的是我要设计出一幅插画。我去买了很多合法的素材,包括像植物鸟兽的羽毛翅膀,还有花卉图案,还有人物造型,但是人物造型上面穿的衣服也都跟后来呈现的样貌不一样,我要自己去修改衣服的颜色,去修改衣服花纹的纹理,我要把植物加进去,我要把翅膀加上去,或者把一些多出来的东西修掉,把特殊的人物表情修掉,最后制作出来一张插画,但不是我画出来的插画。我在做完这个封面的时候,觉得好象缺少更有地道的东西,那就是文字。我觉得还要更华丽、更绽放,我去写很多不同的文字笔画的结构,设计出来一整套,做完之后,看到效果,还蛮开心的。这个东西很耗时,你花好多时间建构一个封面出来,至少有一个好的成果,所以第一本封面出来之后我觉得效果蛮满意的,这样过了半年,没想到第二本就要做了,我听到还有第二本的时候整个人傻眼、冒冷汗,第二本我照样花一样的时间跟精力去做这件事情,做完之后第三本跟第四本又来了。

读者:我看了你这本书,你的设计让我感到比较安静,但是我发现书里会有桔红色贯穿在其中,发现你好象是桔红色爱好者,想问一下这种颜色对你来说是一种独特的情结吗?因为每个设计都是不一样的设计,你在所有的设计中都有一个共同的元素,而这个元素在你不同的设计里面是不是有不同的感觉?你是怎么样运用这个的?

聂永真:那个桔红色没有太多,一点点而已。

读者:很多,除了你自己主观的设计,还有一些选图。

聂永真:我只能说凑巧,老实讲,我承认桔红色是非常非常好用的配色,我自己对这个颜色有一点偏好,但是我不会使用在每个设计物上,我还是会考量一下这个东西到底适不适合。有的时候我发现其中有一些设计品刚好适合桔红色。我在选择要把哪些作品挑进来的时候,刚好又挑到那些我觉得设计的很好,又使用到不同颜色的地方。但是那个是不同层次的桔红,其实是不一样的专色。我还有做很多歌手的唱片,我们会看到皮肤颜色的部分,如果用印刷的话,脸看起来会特别脏,特别浊。那时候我们想四色印出来,看起来不够鲜亮,皮肤颜色不够好,所以我们做了很艰难但是又很新的尝试,我们把GNYK里面N这个板,用一个银光色,特别的桃红色来代替,所以遇到那个N板的都用8XX那个编号代替过来,所以可以看到,好象打开这本书带给你一点点银光感,那种银光感看起来像荧幕上的色光感,你们可能会发现这样的感觉。但是今年如果没有这样做的话,你们看到那些桔色印出来会是土黄色,因为桔色遇到GNYK印出来就是这样子,所以我们是这样的做法。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聂永真 读书会 VS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