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8期] 王小峰VS黄集伟:所谓理想主义

2010年09月13日 10:44
来源:凤凰网读书

 

寻找、辨认真伪都是理想主义的组成部分

凤凰网读书特约主持王丫米:您做老师的时候快乐吗?

黄集伟:快乐,我当了6年的中学老师。我最近在写回忆录。我发现写回忆录的时候就会知道自己最快乐的时候还是当老师的时候。那时候,我一个月工资是36块钱,当一个班主任,我带两个班的语文课,在一个很不起眼的一个学校当老师。写回忆录时觉得那段时光是最快乐的。

凤凰网读书特约主持王丫米:现在的理想是什么?

黄集伟:还是当专栏作者。

读者:两位老师好,我也是做媒体方面工作的。问您之前,先代我的一个好朋友问王小峰老师一个问题,您为什么在博客里经常那么凶,能不能对你的粉丝们包容一点?在博客里特别不待见别人,别人可能也是好意,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王小峰:我没凶,真的。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就形成了一个虚拟空间。在虚拟空间里,人们的交流其实是存在障碍的。人总会作出一些违背自己智商的事情。如果说你去对别人好,我觉得我不是那种讨好型的人,我也没想说逮谁跟谁凶,因为有人老找事。其实我能想到他干这件事的心理,就是他总想怎么把你的脾气挑起来。另外,我以前不太看博客后面留言,但老有有关部门打电话跟我说,你要把后面的东西删掉,这时我才发现我还有这样的义务。我当时就会想是不是我这篇写的博客不对还是怎么着了。但我后来发现,大家缺乏一种真正沟通的条件。另外,可能有一种信息上的不对等。在不对等的情况下去判断一件东西肯定是不一样的。我老觉得我有义务告诉他们这个东西该怎么样。比如那天,我在工体看张楚唱歌,我离他很近,而坐的远的人看不清,我可以说张楚了一件什么样的衣服,然后就有人说你说的不对。我觉得大部分人对一件事情的判断是出于这种情况,所以我可能会把一些人共有我认为不对的或者说有问题的东西更正过来,觉得大家都正常了,这个社会也就正常了,也许这是一种徒劳的理想主义。

读者:我自己还有一个问题。我觉得人在每个阶段都会有自己的困惑,尤其在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肯定会遇到人生中很多这样那样的困惑,也会对于理想主义犹豫,有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好多时候不清楚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两位老师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你们现在这样的年纪,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吗?还是对这种问题已经释然了?

王小峰:人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一定会处在一个特别迷茫的阶段。在宋朝的时候是这样,在清朝的时候也是这样,在今朝同样是这样。你了解一件事情,永远不会停留在表面,你会往前、往深想。人在二十多岁恰恰是想不明白又喜欢胡思乱想的阶段,所以想着想着就会很糊涂。我上大学的时候试图想在书里找到我当时困惑的答案,当时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罗大佑、一个是李敖。当时李敖的书是没有卖的,我买的是不知道在哪私印的书。当时罗大佑、李敖都是愤青,你就会觉得他们两个人写的东西对你会有很大的启发。而且当时整个中国都是在反思传统,都在接受一些西方思潮,我就特别困惑,我觉得以前传统的东西挺好的,为什么大家都去批判它、否定它呢?而且我也觉得西方的东西也挺好啊,为什么不能接受?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你会看很多很多的书,寻找这些答案。到最后,你根本找不到这些答案,但是它会在你寻找过程中变得特别拧巴,如果你的性格不是太开朗,你就会一直拧巴这些事情。我发现自己就存在这样的问题,但我没有办法自己去解决这些事情。我有一个《北京晚报》的记者朋友戴方,老说我不应该这样应该那样,人活着应该开心点。但我觉得开心不起来,老觉得有要思考一些终极话题。直到有一天跟我一个朋友聊天,她跟我约稿,但我不想写,打了好多次电话,说要见我,那时候是2001年,出于礼貌就见一下吧。因为我写东西特别慢,每次写完了要修改七八遍。她无意中说了一句话,启发了我。她就说你这水平吧,修改一百遍也是你的水平,再怎么改也不能到鲁迅的水平。我说,确实,在这方面我缺点信心。之后,她又说,你还应该想想你后面还有多少位。我回家想了想,我发现自己的好多问题的症结全都在这一个点上,把这个结解开之后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我花了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很认真地想这个朋友的话,然后一个星期之后决定去变成另外一个人,就这么简单。但这个话必须得到一定年纪人家跟你说,才能启发你。

我有一次采访兰晓龙,他给我举了一个例子,跟这个例子非常类似。他的一个姐夫是一个外国人,他总跟他姐夫说我是追求自由的人,他姐夫老说同样一句话:“自由就是对你所做的一切负责任。”后来,他终于明白了,这个时间花了他大概七八年的时间。

所以,一个人从迷惑状态慢慢认清自己,是需要一个成长过程的。

黄集伟:我觉得迷惑、迷失、妥协、修正、寻找、辨认真伪都是理想主义的组成部分,有了这些理想主义才得以成立。

读者:王小峰老师刚才提到“‘怒放’摇滚演唱会”,我也在现场,他们那天能站在工体的舞台上演唱,我想问一下王老师,这是他们理想的实现,还是理想的妥协?

王小峰:我觉得他们这么多年还一直在坚持,很难得。中国玩摇滚的人特别多,但有些人中途就退出了,有的人开饭馆了,有的人进监狱了,但他们还在做这件事情,并且还都作出了一些成绩。我私下里还做了一个采访,今天他们有这样的机会站在那么大的舞台上,是不是你们原来想都没想过?他们说原来想过,就是觉得可能赶不上了。所以他们能坚持下来的东西可能不是非常具体的,一定要在工体举行那么大的演唱会。我当时看了一下,在所有的演出阵容当中的人中,除了崔健和黑豹面临过这么大的场面,其他人都是头一次。

凤凰网读书特约主持王丫米:刚才有一刹那,我有点恍惚。我这个人不太坚定,做这期节目的时候说是不是要调侃一下,但我想理想肯定是特别美好的东西,今天能来这儿的也是一直坚持的人。

二位老师能不能给我们做个总结?

王小峰:大家活着都挺累的,挺不容易的,但我觉得大家的心态还是应该好一点。以我个人的经历告诉大家,你心态不好的话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以前我就是一个心态不好的人,不切实际、好高骛远。人都是这样,年轻的时候喜欢做加法,然后到一定年纪的时候开始做减法。我希望大家一会儿做加法,一会儿做减法,就像下棋一样,可以下象棋,棋子越来越少,也可以下围棋,子越来越多,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

黄集伟:我还是用一句名人名言来结束:你尽可以睿智,但是不要想跟睿智有关的任何事情。

凤凰网读书特约主持王丫米:好的,最后谢谢大家参加凤凰网读书会和《博客天下》活动。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王小峰 理想主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