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5期]陈冠中:一个香港文人眼中的北京

2010年11月08日 14:32
来源:凤凰网读书

徐晓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徐晓:魔幻也是现实中,也不是非现实

陈冠中:刚才说的库切就是前两三年拿的诺贝尔奖,他写的南非背景已经是种族隔离过后新时代的一种背景,那本书叫《耻》,当时南非总统不高兴,因为这本书批评南非当前的情况,但他拿到了诺贝尔奖,很快总统他们也改变态度,很接受,认为他写南非是南非的光荣,他写南非拿到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个光荣。那本书太真实了,我去过南非,问过一些当地人,私下他们也都说非常真实。另外一个因为政治上敏感可能也很难能拿诺贝尔奖,就是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他写过《我的米海尔》,有一个自传也非常好,他也应该拿诺贝尔奖。

徐晓:翻译过来了。

陈冠中:他早应该拿,但是现在还不能给他,因为太敏感,欧洲人对以色列挺有意见的。

凤凰网读书:那您关注到的一些相关的作者或者作品呢?

徐晓:陈老师刚刚提到的作者我早就知道,但是真的没认真去看过他的小说。

蒋方舟:我也是像刚才陈老师说的,对库切感情很深,我几乎把他所有的书都买到,但是有一本《论书籍审查制度》我没有买到,我看过一些摘要,里面有一句话说得挺好的。大概的意思就是说审查制度是不配和作家做斗争的。他说包括很多和这些审查制度作对的作家都陷入了一种受苦的行为,但敢于与审查制度作对的体系当中,真正的作家对这个审查制度是不配予以作对的。看了这句话之后,我把他所有的书都找来看,就真看好了。略萨的书,我基本也看得差不多,但是还是比较喜欢他早期的,我知道他地位做得也很高了,这个人政治性也很强,我一直就把他看作是拉美的王蒙,坐得德高望重,也很勤奋,没有什么天赋,但是很努力,反正他得奖也是实至名归,但是我希望拉美文学,所谓的文学爆炸,都以他作为一个收关。

陈冠中:收关是吧?

蒋方舟:对。

陈冠中:他真的是“拉美60年代爆炸”的其中一员,就是马尔克斯等等。

蒋方舟:他可能天赋在里面不是很突出。

陈冠中:对,当时在中国也是极其有影响。

徐晓:马尔克斯当年是影响特别大,事实上他也影响到很多中国作家的写作。刚才她说审查制度是不配跟真正的作家来对抗的,对于中国现在的作家来讲,真的不是一个审查制度的问题,我们并没有那么多作家像当年那样,写的东西藏起来不能发表。我们没有这样的作家把自己特别好的东西放在抽屉里,而事实上是我们没有写出这样的东西。写的时候都是对着发表的尺度来写的,或者已经没有这样的冲动、激情、责任感,已经没有了。

陈冠中:连你都没有看到这些作品。

徐晓:我不知道,当然比如有,像一些政论等,但真正的文学好像真的没发现。

陈冠中:过去真的是,我们检查制度是不配跟作家对抗的,作家不应该理它。但是如果要出版,往往很多要考虑出版的情况,他们会自我地内在化变出另外一种写法出来。

徐晓:对,就是太重视自己在现实中的地位。

蒋方舟:对,在自己的内心也在不断的吓自己,其实我之前也有遇到自己想写什么,但自己内心就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自己写了也不可能出,干脆就别写了,但是现在我觉得这种大多都是自己吓自己,其实都也没有什么,只要巧妙就行。

徐晓:像你这样年龄的人写作不太面临这种问题。我们的经历使我们的写作一定会带着那样的痕迹,他们以后就不会存在这个问题吧?

陈冠中:也还是个问题吧,还需要观察。

蒋方舟:我身边大多数作者的写作也不面临这样的问题,只关注个人情感,或者选择自我放逐,确实也不会遇到这种的问题,但只要稍微脚踏实地一点,或者稍微开始进行所谓的白描的时候就又开始自觉地自己吓自己。

陈冠中:有可能,魔幻当时在中国接受度这么高,很可能是认为可以用魔幻这个策略躲开检查,最后大家都去写魔幻,就不敢现实主义了。反而现实主义的小说有点没落,现实主义会碰到太多的问题,其实这只是一种开放性的现实主义,老派的现实主义现在还是比较需要的。

徐晓:魔幻也是现实中,也不是非现实。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香港 文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