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5期]陈冠中:一个香港文人眼中的北京

2010年11月08日 14:32
来源:凤凰网读书

读者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互动交流

陈冠中:网络上谁可以替代老媒体人的声音?

凤凰网读书:由于时间关系,现在有没有读者想提问?

读者:您觉得现在的青年作家,像韩寒,郭敬明创办了杂志,对于这个现象您是怎么看的?因为您是一个资深的传媒人,也是一个资深的杂志人。

陈冠中:他们真不简单,还可以去做杂志,多难的事情。我自己1976年办杂志,头五年都亏本,还好那个时候很多朋友掏钱支持下去了,熬到一个时期广告进来了,终于熬到80年代香港经济成熟,广告多了,才能活下去。任何人愿意做杂志我都很敬佩,不管他做的是什么样的杂志,其实都很不简单。

读者:即使他们做的是商业性的杂志,没有什么文化含量?

陈冠中:其实商业性的杂志也很难做的,文艺性的如果能拿政府的钱很多事都很好做,乱做都可以。但是如果真的是靠市场、靠读者都很难做,所以今天他们愿意做杂志,我就非常感动。但是话说回来这边做杂志比我当初幸福多了,这边第一期可以印50万份。

徐晓:韩寒的《独唱团》是180万。

陈冠中:已经是180万了?

徐晓:第一期180万。

陈冠中:哪怕是一期,我都觉得值得了。

读者:我想先跟蒋方舟说几句话,因为你的名气在我的这个年龄当中是非常大的。今天第一次见你,给我的感觉有一点腼腆,其实我觉得你不是很不善于表达,我的意思是说相对于你的知识含量,还有内心所想的那些东西,你的表达不足以完全展现你的想法吧?

蒋方舟:这个是好事,我觉得。

读者:还有就是我觉得你挺有叛逆精神与怀疑精神的,这个方面是很强的。非常值得欣赏,尤其是像我们这一代,我和你是同一年出生的,像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因为种种原因,相比起60年代那一辈年轻人太少,这点非常珍贵,今后会多多看你的东西。接着我想问陈冠中老师。首先,刚才蒋方舟说到60年代以后知识分子慢慢被封闭在象牙塔当中,跟大众的距离越来越远了,现在当代中国也有这种趋势,您觉得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问题在于知识分子身上、在于大众身上,还是在于别的什么一些原因?这是第一个问题。

陈冠中:美国就是因为学院化才导致知识分子减少了在公共领域政论,大家都在所在学院报刊,大众跟有文化水平的读者看不到他们的论点,所以公共的话语减少了,民主国家需要一个公共议题的互相讨论才能更好地发展,在美国好像就是这个原因。

读者:中国呢?中国现在的这种趋势?

陈冠中:中国可能有更多其它的原因了。

读者:第二个问题是现在我们的网络,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充当一个虚拟公共空间,你觉得这个虚拟的公共空间能在一定程度上代替那种之前的所谓的公共空间吗?您怎么看这个网络的虚拟空间?

陈冠中:网络新媒体打开的空间比以前更大,参与的人也多了很多,同时有碎片化的倾向。当时的老媒体有很大的资本跟人才连在一起。比如说一个老的日报,城市里面主要的决策者,关心文化、时政的人都会看,这样才会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出现,里面有几个评论家有不同的意见,大家都可以把问题讲清楚。如果人才密集的老媒体没有了,还有我们现在保持的这种公共政论的水平的吗?这是一个争论。因为网络媒体现在还没有扬起同样的争论。《纽约时报》养着8个通讯员是很贵的,用于采访新闻。但是如果《纽约时报》做不下去了,网络谁可以代替他们?网络有更大的空间,更大的切入点,更自由,也有很多不同的的声音可以出来。

读者:它的覆面更广。

陈冠中:覆盖面广,但是碎片化,能不能重新整合出公众都能共同看到的媒体,这个现在还不知道。

读者:第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关于文学方面的问题。因为我是学电影的,但我的老师说我文学方面的功底特别差,我从小看小说看得特别少,电影最基础的东西跟文学尤其是小说的叙事联系是非常大的,电影可以往叙事很远的方向去发展,但那个难度太高,在当代中国的文化氛围和社会氛围范围内去做这些东西是非常不利的,我想问一下陈老师,如果说我想去阅读小说,包括文学这方面的,应该从哪方面去入手比较好一点?

陈冠中:我想我可以给你一点意见,我一直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也没有看过太多文学,都是看武侠小说,当然武侠小说也有它文学性。电影跟小说是两回儿事,两个不同的载体,如果你写的小说是为了改成电影的话,可是不会是好小说。最成功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往往是短篇、中篇小说,不是长篇小说,长篇小说比较难改编成好的电影。小说和电影还不是一回儿事,美国也很多依靠小说做来源,但有时候原创剧本占的比例非常大,很多重要的电影都是原创剧本。首先拿一个小说的概念,再重写的也有很多,但是对某一本小说改编,不一定是这个小说的剧情,只是拿到一个概念。小说和电影的确是千丝万缕的关系,两个都是非常有能力的剧式体,你看看哪几个媒体是可以剧式的?舞台剧可以做一个,某些诗歌写的很长,但是现在的效益不广了,音乐很多不是剧式的。现在长剧式一个是小说,一个就是电影,可以把很复杂的东西写进去的,它们的关系是有,但是是两个不同的载体。一个好的导演不一定是一个好的文学的阅读者,甚至很多都是误读的。

徐晓:很难说让别人给你推荐一个什么样的小说,小说的类型风格太不一样了,你只能是自己去看,包括电影,我相信你也会有偏爱的,电影有这么多风格,流派,你只能一个个去试吧。

读者:老师觉得我的文学功基比较差,比如说叙事,我想出的那些故事不像严格意义上的故事,那种东西我很喜欢,但是那种东西难度太高。

陈冠中:但你可以把你的很多好的例子,跟你的老师说,有个世界级导演就是在一个录像店做售货员的,他看了无数的垃圾电影,包括很多港台的很多复杂的电影,才形成他的风格,电影就是电影,这也是我以前说过的一句话,电影就是电影,电影并不是小说放在银幕上。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香港 文人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