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7期]对话刘瑜: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2010年11月23日 17:4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对于民族主义的担忧

读者:刘老师说她看书记性很不好,我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另外我经常喜欢和我的朋友辩论一些关于政治观点的事情,但也跟刘老师一样,从来没有成功说服过任何一个人。之前有个老师说中国现在这种政治立场的左右分化越来越明显,可能是政治观念的多样化越来越明显。我不知道这样的一种多元化对中国将来民主政治的建设到底是一种良性的作用,还是会导致一种不理性?另外一个问题,我之前做过老师的,现在对90后有很多的不好的说法,但我觉得90后其实对社会有两个趋向,一个可以说是娱乐化的趋向,他们的思考很难深入到字里行间那个层面,仅限于一种读图。另外,他们也有自由化的倾向,他们受到的束缚比刘老师所在的70后和我们80后越来越少。这样的90后在中国这样一种集体的政治冷漠里面会不会扮演一种很好的角色,刘老师对于他们将来去参与这样一种政治有什么建议?

刘瑜:你问的问题好像都应该是总理答的吧。既然你知道我记忆力不好,你不应该问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冲撞,是吗?

凤凰网读书:是关于左右的一个对立。

刘瑜:其实也是我很担心的问题,就是你刚才的观念的对立,就是因为在中国没有一种良性的对话的渠道,所以就是各自在各自的圈子里自言自语,所以形成的观念的差异就越来越大,我觉得这也是我比较担心的个问题。不但是说左右之间,而且我刚才说的,在知识精英和普通民主之间的这种观念的差异我觉得也是越来越大,这是比较危险的一个情况。我们没有办法把我们的声音把我们的讨论传达到,渗透到更普通的人当中去,因为媒体的管制也好,网络的管制也好,我觉得这也是我比较担心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关于90后?

凤凰网读书:对,他们现在思想上越来越自由,束缚越来越少。但另外一方面,他们在民主方面引导又比较少,你对他们将来的民主参与持乐观态度吗?

刘瑜:我觉得90后,像80后尤其是90后,可能都有这种政治冷漠这种情况,政治冷漠也许不是一件那么好的事情,但是它相对于政治保守也是一种进步,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对这件事情过于的悲观,这是我的看法。第三的个问题什么来着?

凤凰网读书:中国民主的进程应该具体从哪一个时间点入手,有的人觉得司法领域,有的人说公开中国财政的数字,你有什么样的看法?

刘瑜:我不能说我觉得应该,因为我说应该也没什么样的意义,也不会有人来听我的。但是我觉得中国现在我所观察到的,我觉得中国政治变化的动力很大程度是来自于公民社会自发的一些力量,比如说媒体的进步,还包括中国很多很多像这样的论坛,还有NGO就是非政府组织。自发的公民力量是推动政治进步的一个很重要的动力。

读者:刘老师您好,民族主义在民众当中是一个非常吃香的观念,在旧的意识形态多发的情况下,这成为我党转移矛盾的一种方式,在您的印象当中,您有什么样的担忧?

刘瑜:民族主义我也有一定的担忧,怎么说呢,我认为90年代以后,为什么中国的政治文化趋向保守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民族主义的兴起。但是另一方面我感觉,我不知道我这种感觉对不对,我觉得就是这两年民族主义的思潮是不像90年代那么有市场。我那天在豆瓣上我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比如说像《中国不高兴》这种民族主义情绪很强的书,评分才是5。2分,像梁文道老师的《常识》是8.3、8.4,大概是那个样子。都是几千甚至上万个读者的评分,我的意思是什么,这个民族主义可能还会成为政府转嫁矛盾的一种方式,但是我觉得的是,在这两年我感觉民族主义这种声音越来越失去在知识分子中的代言人了。比如说像《货币战争》出来以后也有很多人批。然后《中国不高兴》出来之后立刻有书出来《中国并没有不高兴》或者《中国挺高兴的》。实际上只要你让这个媒体言论的尺度加大,你会发现,自发的会有反对这种声音的力量出来。

许知远:我对民族主义不是很担心,因为民族主义中国是一个罐子里面的民族主义,好像里面凝聚的力量挺大的,一旦打开之后,马上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东西。另外一方面,刘瑜讲到中国的知识分子不太民族主义,但我觉得中国的高校知识分子也许是一个例外,基本上什么都理。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作为生活经验 经验的政治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