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7期]对话刘瑜: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2010年11月23日 17:43
来源:凤凰网读书

 

许知远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许知远:我们都需要重新构造一个精神空间

读者:刘老师我想问您是怎么看待富士康事件和本田事件。您能从整个劳工的角度来分析一下当今中国社会政治的走向吗?

刘瑜:要不然让他们两个先讲好吗?因为我当时在国外,跟踪的不是特别多,我想听听他们的意见可以吗?

刘军宁:难道我在富士康吗?有一天晚上,有一个好心的朋友,富士康的大陆方的主管来北京想听一听大家的意见,把我也叫去了,我就跟他聊了聊。我的看法,一个是工人罢工的权利,我想作为基本权利本身没有太多可以争议的,在怎么样行使上,怎么样行使不对双方造成破坏,不对社会造成破坏,这里面有很大争议。但是富士康现象是一个中国特有的现象,因为富士康是中国GDP主义的产物。但富士康本身商业链的空间非常小,跟上面定货商讨价能力有限,只有往下挤,所以它变成一个特别扁平的企业,他们那个中方的主管说,他们的产值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达到5000亿人民币,这是一个多大数字,而且他们还有很多定单没接。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富士康就是一张很大的“饼”,但这张“饼”非常非常的薄,上下都很脆弱。实际上富士康事件的出现,包括民众的愤怒,实际上是在为他自己在政治上的付出买单,但是他们自己对这一点没有意识。

刘瑜:我对这件事情没有很跟踪,但是我在网上看到一些人的讨论,我觉得这个问题好像是用两种看法。哪怕在所谓的比较自由派的人当中,一种人会认为,刚才刘军宁老师说的,因为政府长期的不保护劳工的权利,不让他们有独立工会和与厂方协商的权利,而导致了这么一个悲惨的结局;还有一种看法是什么?觉得这就是市场的力量,市场就是这样的,比较偏重市场自由派的那一派的,他们的观点会认为,实际上富士康的工资和生活水平,已经是高于当地人的生活平均水准,平均工人的工资水准,而且富士康的自杀率,其实并不高于社会的平均自杀率,只不过它比较集中。我觉得这种看法,也不是完全没有他道理,这个事情怎么判断还挺难的,我也不是很吃得准。我觉得现在的问题,让我比较难过的一点,就算富士康的小孩,他们的生活和工资水准,已经高于当地的其他民工的生活和工资水准了,但是他们还是不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这里面可能还是有一种政府的缺失,比如说如果政府能够在福利保障房,能够在医疗和孩子上学这些问题上,帮助这些民工过上体面的生活的话,就算他们是按照市场原则拿到他们的工资,他们也可能过上一种体面的生活,抱有一种过上体面生活的希望的话,我想他们也不至于走上那个绝路吧。

刘军宁:我再讲两句,他们中方的主管跟我说,他不理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他说富士康工人的物质待遇在中国是第二好,第一好还没有出现,所以他们是第二好,他给我举了很多很多例子。他还说有几个女的自杀是因为失恋了,与他们工厂没关系。当然我感觉根本的问题是这些人住在一个高级监狱里面,有吃有喝的高级监狱,没有私人生活。他们有80万人,一旦放了以后就收不回来了,所以他们必须像一个监狱一样,像一个兵营一样来管理,这会对人的心理有很大的影响,一旦这个影响有些人接受不了,就会发生悲剧,这一点他们没有足够的重视,由于他们为GDP服务,他们也找不到什么解决的办法。

许知远:不是什么问题都导向制度的问题,其实背后也是一个致力懒惰的标志之一。自杀的原因可能最重要的一个是个人意义缺失,抑或整个社会系统的缺失;另外一个是寻求正义的方法,用自杀来反抗。2008年刚刚金融危机之后我去东莞,东莞给我很震惊的感觉,它的市中心很多有新修的玻璃大厦,有些公共汽车走来走去,空荡荡的,所有的工人都在不同区县的厂房里面,在城市中是看不到的。在东莞行走就像走在金光闪闪的一个新的沙漠,玻璃和混凝土修的新的沙漠,人在这个世界是无处安放的,这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所以在东莞地下教会特别发达,弥补一个空间,情爱热线特别发达,如果制作这种情感的节目,必须回答一个人情感怎么样,非常受欢迎。这是巨大的内心对爱情、对友情的饥渴,就像你们一样,教育的失败让你们饥渴,我们也一样,整个异性的缺失是超越政治体制的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更深层的原因。怎么样探讨进入这样的一个空间,现在我觉得整个社会越来越功利化,对控制越来越禁锢,反抗方式也越来越简单粗暴,工人也好,学生也好,我们自己也好,重新构造一个精神空间,一切都指望制度改变,只能带来循环性的问题。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作为生活经验 经验的政治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