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27期]对话刘瑜:作为生活经验的政治

2010年11月23日 17:4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刘瑜、刘军宁、许知远与主持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中国教育与英国教育

读者:刘老师好,非常欢迎您回到国内,剑桥大学与清华大学是代表着完全不同的两个教育体系。既然你已经选择回清华大学,您肯定对清华大学所代表的中国这样的一个教育体制有思考了,至少是权衡利弊所作出的决定。我想听听您对这个教育体制是怎么样一个看法,是准备被动的来接受还是要主动来改变?

刘瑜:我觉得我们的期待值比较低是不得已的事情。我前一段时间看有一个人写,在国内如果你们不是做政治学研究的可能不是很清楚这个人,这个人列奥o施特劳斯。就是国内也有所谓他的热,但是我觉得国内有多人对他实际上是一个误读和误解。有一个美国的学者叫什么史密斯,他写的关于施特劳斯的一个评论,他说的有句话是我印象挺深刻的。他说他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但是他是一个丢掉幻想的自由主义者。那么我觉得对我来说,我是一个丢掉幻想的民主主义者,我说的是民主不是民族。一方面我是认同这个价值的,而且我相信只要不出什么大的意外,中国也会向这个方向走的。但是另一方面,因为我做比较政治学的研究,我看到太多民主化在很多国家存在着问题。比如说你看俄罗斯,普京几乎就像一个新的独裁者,然后你看到委内瑞拉,这个民主化的国家它在民主化的过程中,出现三权分立完全的坍塌。你看到肯尼亚,这个民主选举带来它族群的流血事件,我觉得事情只能是一步一步来,一步一步解决。

对中国来说,我觉得也有悲观的理由。我前一段看见史天健老师,也是我在清华的一个同事,他们做的一个调查。就是显示中国实际上63%的人,已经认为中国现在或多或少已经是民主了。因为中国人对民主的理解是有误差的,就是什么叫民主,就是领导跑到民间去跟大家握握手,大家就觉得这就是民主了。

所以有的时候,觉得我们作为一个掌握知识比较多的人来说,受过比较高等教育的人来说,有的时候我们可能需要等一等我们这个社会,我们需要更多的普及一下我们的思想。对我来说我的乐观实际上是建立在对所有的这些问题的认识的基础之上的。我觉得如果你认识到所有的这些问题,你不可能预期太高的,你的预期只会是比较低的。

读者:刘老师您好,刚才同学都问了一些很现实很敏感的问题,我问一个比较遥远的。我想问候陈朗,祝福他和周禾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是我还是想问,如果让他重新回到二十几岁的时候,给他做出一个选择需要的年轻和勇气,他会怎么对待那个遥远亲爱的太太?

刘瑜:连我都要回忆一下,因为那是一个非常久远的作品,就是我曾经以前,在座的很多人不知道这个背景。就是我在大概03、04年也过一个小说,那个小说的名字叫什么名字来着?那本书叫《余欢》,那个小说叫《孤独得象一颗星球》,是三个爱情故事,其中有一个爱情故事的男女主角是叫陈朗和周禾。对于象我这种记忆不好的人,有一个什么好处呢?就是说我经常看过的书,我重新看的时候还会有惊喜,然后更大惊喜是我合上这本书的时候,发现作者居然是自己,这就是记忆不好的好处。

这个故事你刚才的问题是什么来着?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个陈朗,如果再过个十年他会怎么选择是这个意思吗?回到二十多岁他会怎么选择?刚才已经有一个同学提出关于爱情的问题,我自己在爱情上是一个挺失败的人,所以我不太愿意多谈这方面的问题。

刘军宁:我补充一下,习以为常是一个多大的错误,我刚才以为是你们抱着想当政治家的梦想去想当公务员,结果我发现你们有很多是文学青年。

读者:因为我不懂政治,所以问一个很宽泛的问题。虽然说生在红旗下,但是你们有机会走到更远更多的地方,能够看到、接触到更广阔的世界。这注定会影响到各位老师的思维方式,你的思想包括价值观、世界观。但对大部分人来说是没有这种的机会的,像80后一代,我们的生活空间还有我们的思想实际上是狭小的,所以注定像刘老师说的,反思时政的这种思辨方式,在目前这种现实下我觉得是难以确立起来的。

我想问刘老师一个问题,面对这种现实,我们怎样改变?至少来改善中国人参与政治,反思社会的这样一种能力和这样一种习惯。因为毕竟我是一个行外人,中国知识分子自古以来是一个有参政议政传统的人,但是近代以来很显然没有了,大多数的人现在麻木、沉默。

刘瑜:我想打断一下,因为很多人都听不到你在说什么,你能不能稍微简单一点,总结一下你的问题是什么。

读者:在这种现状下,大部分的人不具备自发的反思时政的思辨方式。老师有没有建议怎样来改变这种现象,让大家能够具备这样一种思辨政治和认识社会的能力。如果说有途径的话,教育能扮演多大的角色?

刘瑜:改变大家的思维方式,我觉得教育非常重要。教育可能是最重要的。我可能有这个建议,但是不会有人听。比如说在中国的教育里面,受到的教育,老师告诉你每一个问题有一个标准答案。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像我们在英国的教育,我们就会鼓励对一个事情你可以有不同的看法,而且你一定要思想开放,你一定要看到不同的看法。你可以选择一个,但是你要有一个多元的态度。中国来说,所有问题都有一个标准的答案,老师告诉你的就是标准答案。这种教育方式不改变,我觉得这种思维方式是很难改变的。

另外,在中国的小学生里面,我觉得特别应该做的事,比如普及公民的教育,我觉得这种东西很少。公民教育并不是告诉他去考虑国家大事,人类向何处去,中国向何处去,而是说从很小的地方做起,比如说排队的精神,然后遵守规则的这种精神。这种东西其实是可以成为公民教育很好的内容。但是没有人在做这些事情,我们的很多政治课本里面,充满很多假、大、空的东西。以前有人说过,比如说排队这个事情,很多政治的腐败也好,或者是其他潜规则也好,本质上都是排队这件事情放大的反映而已。所以,我们欠缺这个东西,你要说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教育的确是改变这些东西的很重要的一个渠道。

 

[责任编辑:马培杰] 标签:读书会 作为生活经验 经验的政治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