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5期]熊培云VS刘瑜:我们为何失去了自由?

2011年04月12日 17:16
来源:凤凰网读书

熊培云、刘瑜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熊培云:自由是我们自己不断剥夺的

熊培云:如果有一些政治学基础的会知道霍布斯的理论,就是为什么要建立国家?因为人对人设防。这和前面说的非常像,所以后来要提倡建立国家,我想如果是说按照这个精神之源的话,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现代国家伦理的概念。

接下来我再提供两个细节,在1945年的时候,的确是中国的一个转折点,香港大学的钱刚老师专门写了一本书叫《旧闻记者》,里面编了不少那个时候的新闻资料,而且有评论,1945年,当时美国报纸处理协会到中国来,中国的很多人认为,我们现在要提倡有新闻自由了,然后《大公报》当时发表了一篇社评叫翻译新闻的自由。

这个就是对历史的完全否定一样,所以当时中央日报,也就是国民党的机关报,中宣部新闻处处长叫马星野,就写了一篇文章,说中国言论界的自由传统,里面有一段话可以念给大家听,“中国人是先天的爱好和尊重言论自由的。中国人最相信文字的力量。中国人对于语言文字有一种最高的爱好。据说仓颉造字之日,天雨粟,鬼夜哭,这就是说,有了文字,人民生活有保障了,一切罪恶在颤栗了。”这是1945年,钱刚老师说45年是中国的枢纽年,就是中国到底往哪走,这是一个枢纽。

另外一个细节是1953年,那时候中国正在搞工业化,对农民的剥夺比较多,梁漱溟一直是比较关心农村,那时候他作为政协代表,就接到相关的批语,大概意思是说毛泽东这样带大家搞农民起义,农村包围城市,农民花了很多心血,死了很多人,最后你们进城享福了,农村人过得非常惨。毛泽东就批评梁漱溟,说你这是妇人之仁,是搞小廉政,你这样是被美国人利用,在帮美国人。

后来开政协会的时候,梁漱溟确实要谈这个问题,他说要看毛泽东有没有这个雅量,后来一直辩论下去。但是在开会的时候,因为其他的政协委员就不断的在打断梁漱溟说话,最后这些政协委员开始投票,说我们一起来投票,到底让不让梁漱溟来说话,最后大家投票,非常戏剧化的一个场面,毛泽东胜券在握,赞成梁漱溟继续说话,但是绝大部分人,都否决,全认为梁漱溟不能够有继续说话的权利,就此闭嘴。

这个细节说明什么?如果说我们当年丢掉了自由,这个自由是我们自己不断的剥夺的,所以我也强调这一点。

我们开会的时候,总是会听到举双手赞成的,你们谁现在举双手赞成一个给我看。那是一个投降的姿势,但是我们这个投降的姿势保持的非常经典。这是我刚才说到是在中国这个历史上是有很多自由的传统,其实包括儒家,我也相信那个精神是有的。

我接着说过去的一个世纪,100年,我们是如何失去了自由?古代有本书叫《周书》,上面说“民,善之则畜也,不善则雠也”。说的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对老百姓来说,君主对老百姓好呢,老百姓就会跟畜生一样,然后如果对他们不好呢,那就跟仇人一样。就是说在中国几千年来,的确没有我们现在所说的一个公民,有的就是臣民,说像畜生一样,是暴力,就像仇人一样,对老百姓来说,好像更多的是报应。

《水浒传》对国民心里的影响是非常非常大的,但是它也是对原来的一个总结,反抗本身和彰显自由其实是两回事,不是相等的,不是相成的。

在一个暴乱的一个年代,一个动荡的年代比较好,大家会说战国七雄非常好,民国的时候那种驱逐混乱非常好,的确,如果我们看历史的话,觉得一些知识分子的掌握对历史叙述的话语权好像思想上比较开放,各方面好像还不错,但是我们回顾这个时代,评估一个时代,不能那样去看,就好像你隔着玻璃在看一样,你只看到了那个时代所谓好的一方面,但是没有看到,那种乱世的残酷,充满了暴力的一个社会,到底剥夺了多少人的自由,非常非常多,不能说当时有了一些言论自由,就说那时候的中国生活的很自由,根本不是,在这个充满暴力的社会,大家的自由一定是被剥夺的非常非常厉害,我说剥夺我们自由的暴力,还有革命的暴力,革命成功以后,有建设的暴力,房子说拆就拆,一千年的古城说拆就拆了。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熊培云 刘瑜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