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48期] 梁鸿VS阎连科:村庄是一个民族的子宫

2011年05月20日 14:58
来源:凤凰网读书

阎连科、梁鸿、主持人刘晋锋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互动交流

进步需要靠每一个人来努力

凤凰网读书:那我们现在把时间留给大家提问吧,或者是有什么要分析的?

读者:梁老师提出的是一些问题,我想问一下有没有方子?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提到的比较个体性的调查是从个体开始之后上升到宏观,但是这是03年02年的时候出来的,那时候农业税还没有取消,现在已经取消了,有没有农业税取消之后一个比较宏观的作品?谢谢。

梁鸿:其实涉及到方子这个问题我是诚惶诚恐的,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开方子。因为开方子一般需要全民的参与,这个问题可能不是一个只需要我们执政者参与。仅仅执政者去关心会有很多问题,它思考的方式不一样,是从一个宏观的、抽象的、数字的、经济的角度来考察。我觉得乡村现在面临是一个精神重建问题,精神重建一定需要全民的关心,因为只有每一个人心里都想我们的故乡,都来思考,都从自己的角度,从你自己的岗位来做一点事情,才有可能做一个具体的改变。乡村面临着很多的问题,它需要各个层面来参与,而不是说今天我开一个方子就可以了,大家就可以依靠这个标准来进行新的开始,这是非常困难和复杂的问题,我觉得我没有能力这样做。我只能通过我的这本书,让大家意识到乡村有问题了,这个问题还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问题,它的病很重,是我们一直以来忽略的。

刚才你说的《中国农民调查》,我也细细读过,也是当年影响非常大的文本。它在2002年左右写的,当时是“三农”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最明显的就是税收、赋税的重压,导致很多农民自杀、破产,它也有宏观的思考。我这本书从一个村庄入手,没有进入特别大的升华,一是我没有能力从那么一个广阔的层面去写;另外,我跟乡村的关系也是非常遥远的,或者说也是非常陌生的,我愿意以回到故乡那种感情的方式来写这个村庄,这样的方式比较容易把握,能够把个人存在的状况,他的痛、乐,写得特别具体化,实际上是文学的作用,所以这本书中社会调查不是最主要,我最看重的还是文学的功能,通过个人的历程让你来感受梁庄。读了这本书,大家都得不出什么样的结局,可能会比较迷茫,可能会有很多痛苦思考在里面,这也是我想达到的一个目的:还是要多努力,应该有更深、更远的思考,谢谢。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乡村 阎连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