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63期]聂永真对话马世芳:台湾“七零后”的青春咏叹调

2011年09月27日 14:5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聂永真 马世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马世芳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马世芳:我与夏宇的交集

读者:聂老师的新书里,除了书之外还有一些毛边本的小册子,让人很容易想到夏宇的一本书《摩擦·无以名状》,我知道马世芳有写过关于夏宇的一些东西,我想知道两位是怎么认识他的,他本人怎么样?为什么喜欢他?

马世芳:你有见过她本人吗?

聂永真:没有。

马世芳:夏宇是一个拒绝拍照的人,非常神秘低调,但是她近几年稍微有比较愿意出来露露脸。

聂永真:我以前有买过夏宇的《摩擦·无以名状》,因为那时候我还是学生,不知道那个叫毛边本,只是觉得夏宇是故意做这件事情,因为她是一个诗人,所以她做任何事情都是合理的。我觉得她都是诗的文本的一部分,那是我那时候对于夏宇的认知。其实我认识夏宇是在高中的时候,因为我表姐很喜欢夏宇的东西,我就看到她的东西,而且她的东西有大量的流行语汇。以前我们觉得写诗一定得说愁,得假装若有所思等等,但是夏宇完全颠覆这件事情,她写的诗像词,长短句不一样,你会觉得那是她的形式,她做的很多东西包括她在诗里放一些图像,她自己重新造字,我记得有一篇很棒的诗叫《降灵会》,里面所有的文字都是那种很鬼怪的,完全都是自己造的字。

马世芳:好,那我负责讲讲夏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第一次见到夏宇本人应该是在伍佰的《枉费青春》的演唱会上,当时我跟我的哥们一起去的,夏宇也去看了,她知道我是谁,我们当然知道她是谁。因为夏宇的第一本诗集叫《腹语术》,是台湾出版史上的一个传奇,因为她限量五百版,绝不再版,全台湾所有的图书馆里这本书都不见了,在网拍上很久出现一本,曾经被标到两万新台币我记得,所以我们都没有办法拿到原版,怎么办呢?只有影印本,影印本也没有原本给你印,所以我们拿到的可能是第三手的影印本,我就带着我的影印版的《腹语术》去请夏宇签名,夏宇看到之后很新鲜,上面的字都有点模糊了,上面还有前任书的主人在前面写的眉批,夏宇的生平简介有很多错误的信息,夏宇说“这个不对”,然后她就帮我签了,题签写了一句话“习子之乱朱”,这是我跟她第一次见面。

夏宇很娇小,米粉头,你们听过她朗诵诗的声音,看到她的人,就觉得这样的女孩就应该发出这样的声音,她永远有源源不绝的点子,有一种天真的状态,她听到什么事儿都觉得很新鲜,提到所有跟创造有关的话题,她都会兴致盎然,而且随时想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去年她又出了《这只斑马》的诗集,一个彩色一个黑白,因为夏宇的诗集都是自费印刷,而她的印刷又特别麻烦,所以她欠了印刷厂一大笔钱,她就决定抛头露脸去摆摊子,卖诗集,结果全台北的文艺青年听说夏宇出来卖诗集,都挤去现场抢购,所以她那天创造了非常惊人的营业额,然后两天下来把那个印刷厂欠的钱都还光了,她很开心。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读书会 聂永真 马世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