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杨天石:历史就是求真

2011年10月25日 16:47
来源:东莞时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年轻的时候想当诗人

东莞时报:你最初进入北大,是在中国文学专业学习?

杨天石:我并没有受过历史系的科班训练,我是学中国文学的,我本来想当作家,想当诗人,那个时候小,年轻的时候是很狂妄的,我之所以考北大,我报的是中国文学系新闻专业,想走法捷耶夫、西蒙洛夫的道路(注:法捷耶夫与西蒙洛夫都是从记者成为作家),所以我报了新闻学专业,去的是中文系。进学校分专业了,系主任讲了一句话,他说,我知道你们有些人是想当作家,才考到中文系来学新闻,我提醒你们,如果你为了想当作家来学新闻,那么你将来很可能是新闻也学不好,作家也当不成,我就觉得他这个话好像是在对我说似的,这是第一。第二,我一看课程,要学布尔什维克报刊史,学苏联报刊的历史,另外还有,很关键的是新闻学四年毕业,而文学专业是五年,我想多学一年,所以我就决定改学文学。

东莞时报:你大学毕业之后先后研究过文学和宋明理学,后来还研究过一段时间佛学?

杨天石:是的。我在北大念了五年中文系,当了十八年中学教员,期间研究中国哲学史十年,我从大学毕业以后,首先写的第一本书是南社,第二本写黄遵宪,是一个诗人,后来中华书局为了贯彻“要学点哲学”的“最高指示”,找到我写王阳明,我就转到哲学史上来了,研究佛学也是在这个期间,从王阳明开始,我又写了泰州学派,写了朱熹。

第一本书卖了三十万零两千册

东莞时报:第一次出版专著是什么时候?

杨天石:“文革”时期什么都不能研究了,我就研究鲁迅。后来毛泽东讲了,要批判天才论,中华书局要找一本批判天才论的书,那时候谁都不敢写,就找到了我,我那时候年轻嘛,我的第一本书就是1972年出的,你猜出了多少册?三十万两千册,而且很快就卖光了,如果是现在我就发财了,哈哈。但那时候大家表态废除稿费制,大家都不要稿费,一分钱稿费都没有,现在都不可想像的。中华书局给了我三十本样书,我都不好意思再要,后来我自己掏钱买了五十本送给朋友。

东莞时报:怎么走到近现代史研究上来了?

杨天石:完全是偶然的命运的安排。后来近代史研究所开始编《中华民国史》资料,编“南社”的资料,他们发现我在《新建设》上写过一篇有关南社的文章,近代史所的王学庄发现我这篇文章,就把他们的编写提纲寄给我,让我提意见,我当时老老实实提了意见。然后他们找我谈话,邀请我“配合协作”,没有工资,也不调动,业余时间帮他们工作,所以我从1974年到1977年,当了三年苦力,不拿近代史所的工资,也不减轻我原来的工作。后来近代史所觉得我还不错,就要调我过去,几经周折,1978年我终于调到了近代史所。

不要把学问当成工具

东莞时报:现在的专业分类越来越精细了,从晚清历史研究,到蒋介石研究,可以说是两个不同的方向,您对晚清历史,尤其是戊戌变法前后的历史也有很独到的见解,后来是怎么注意到蒋介石的?

杨天石:我调到近现代史所就是要写《中华民国史》,写中华民国史一开始就是写孙中山,我当时参加的是第一编,题目是中华民国的创立,这一卷写完之后,给我分配的任务是写北伐,北伐当然要涉及到蒋介石,顺理成章地就转到蒋介石身上来了。

我可以说是大陆学者第一个看到蒋介石日记的,胡佛研究所到北京邀请我去研究蒋介石。其实我看蒋介石日记,之前就看过一些,蒋介石在30年代就将他的一部分日记交给毛思诚保管,最早是藏在毛思诚的家里面,文革时期抄家抄出来了,这些资料上个世纪80年代公开了,我最早是看这些资料。看完之后我又到台湾去看,台湾也是摘抄本。胡佛保存的是蒋介石的原稿,现在已经全部开放了。

东莞时报:你曾经提到过,蒋介石“好色、暴躁、多疑、孤僻、自恋,却又不断在自我反省”,可以说是同情之理解,抛开政治层面的这些看法,您如何评价蒋介石这个人?

杨天石:蒋介石这个人对自己估计极高,他认为自己是太极,自己是太极复生,是基督的化身,他的逻辑是:我蒋介石是革命的,你反对我,那对不起,你就是反革命。

东莞时报:怎样才能接近历史的本来面目?

杨天石:历史就是求真,不要把它当作工具,当作工具就不是历史了。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杨天石 东莞时报 近代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