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69期]对话“诗魔”洛夫:耄耋之年回眸诗歌传统

2011年12月09日 11:08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凤凰网读书会!2011年11月26日,第六十九期读书会在南京先锋书店举行——邀请的嘉宾是著名诗人洛夫,他是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作家,他是“诗魔”,他的诗风从“传统”到“反传统”,再到“回眸传统”,一直在不断的自我肯定和否定中前行,如今耄耋之年的他依然在书写,在成长,在自己的土壤上。

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凤凰网读书会邀请到台湾著名诗人洛夫。

在大陆,提起台湾诗歌,人们会想到余光中,嘴边轻吟他的《乡愁》,而台湾诗界,洛夫的名望却与余光中不相伯仲。他的诗总有股劲儿在里面,把这股劲儿称为叛逆不恰当,称为新潮不稳妥,洛夫自解“其实就是背叛性,就是对制度、对旧的东西的反叛,从而创新,这是魔的一个解释”。是的,他被尊称为“诗魔”。

从字面上理解,“诗魔”本该激情四射,如痴如狂,可洛夫却极尽主张“写冷诗”。在他看来,“诗是由意象构成的,写诗的手法都是客观意象表现,愈是客观冷静就愈能表现真正的自我。”当下,人们探寻古典与现代的关系,探求传统与外来的结合,而这些更多地是在语言方面做文章,在各种形式的语言实验中,诗歌的意义似乎被淡化了。洛夫一语道破:“诗歌本是诗人的主人,诗人是诗歌的奴隶,但是诗人必须做语言的主人”。他的“冷诗”无疑是一种意义的探索与回归,从他的诗里,我们看得到精湛的意象,也由此看到了他赋予诗歌的孤绝气质。

我想,一首好诗应该是诗人激情过后的冷思考,而非空洞地辞藻堆砌;而一个好诗人也应该是像洛夫这样面有春光语带笑意,而非神情愤懑郁郁寡欢。这个初冬的下午,我们一起向洛夫问好,向诗歌问好。(编者:马培杰)

 洛夫 著 江苏文艺出版社 2010年12月 出版(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洛夫:今天,我们更需要诗歌

特约主持于奎潮:欢迎大家参加今天的凤凰网读书会。我们先对洛夫先生的到来表示热忱的欢迎与感谢。洛夫先生是当代汉语诗歌光复性的诗人,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作家,他的人品和他的诗意,在诗歌读者心中有口皆碑,拥有非常高的地位。

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洛夫先生的诗歌艺术已经得到文学圈、诗歌圈有口皆碑的好评,随着时间的推移,洛夫先生在大陆普通读者中的影响力正在持续扩大,越来越多热爱文学的人发现了洛夫先生诗歌的价值,在大众读者中的影响力也在与日俱增。今年江苏文艺出版社推出洛夫先生的诗歌精选集之外,也受到读者广泛的欢迎。第一次印刷很快就销售完了,又安排加印,在一年之内,一本诗集连印两次。我相信在中国当代诗歌出版的领域也不很常见。

洛夫先生除了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外,他还是一位公认的优秀诗论家和散文作家,尤其在诗论的撰著方面更堪称大家,早年他和痖弦、张默创立《创世纪》并进行诗歌的探索,同时也在诗歌的研究和评论上多有建树和创造,对台湾现代诗歌发展乃至整个中国诗歌发展路线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江苏文艺出版社也精选了洛夫先生的散文与诗歌的代表作,合成一本集子出版,叫《大河的潜流》,大家已经看到了这两本书。洛夫先生不仅是一个文学创作的大家,同时在中国书法艺术的探索方面也有极深的造诣,他以传统的手法书写当代的诗篇,风格独特,令人耳目一新,他的这些探索和他所取得的成就即使说不是独家,但也可以说是这种探索中最杰出的代表。今天的活动是这样的,我们第一个环节是请在座的嘉宾和大家分享他们对洛老诗歌的研究成果,在这个环节开始之前呢,我们还是有请洛夫先生与大家面对面地讲述一下,他对诗歌的立场,我们掌声欢迎洛夫先生。

洛夫:一般说来,很多人都认为今天不是诗的时代,但是我今天一看到这么多年轻的朋友出席,我感到非常惊喜,非常快乐,虽说今天不是一个诗歌的时代,是一个物质的时代,但是我始终觉得今天还是需要诗歌的,今天是一个交汇的时代。大家都知道,在这个社会中,大家兴趣多元,对于文学的热情也不如十年前、二十年前,但是我对文学和诗歌的未来前途还是抱有相当程度的乐观的。因为我觉得诗歌的发展随着经济的繁荣会有提升,有提高,因为我们的物质生活满足以后,我们还是需要精神生活,需要一个文学艺术作为我们精神生活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所以我觉得在中国经济发展越好的时候,我们更需要文学、更需要诗歌,所以我是持这样一个的乐观的态度。

我从事诗歌创作也有六十多年了,一直没放弃过,有很多朋友问我“现在是诗歌不很受重视,而且是逐渐被边缘化的一个时代了,是什么力量在背后支持你能够创作数十年,而仍然坚持下去?我的回答很简单,一个诗人写诗,不是以经济市场的价位衡量诗歌的价位,诗歌本身不仅仅是一个写作行为,它不像小说和其他文体有某种社会效应,它是一个价值的创造,对于人的生命意识的创造,对艺术境界的创造,尤其是对于语言的创造,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诗人的诗集是否能卖钱,他的诗写完有没有地方发表,他都不在乎,而且真正的诗人是这样的。我在创作早期,写发泄感情的诗歌的时间并不长,大概有五六年的时间,后来,我到台湾以后,二十岁左右吧,我就和几个朋友创了《创世纪》诗刊,到目前仍然在发行,已经有56年了,所以是认可度很高的诗刊。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第68期] 林聪VS杨葵:从我们的佛缘讲起

[读书会第67期] 郭于华对话孙立平:谈谈我们这个时代的苦难

[读书会第66期] 余世存VS季国清等:不要和时代做游戏

[读书会第65期] 杨天石对话李菁:寻找真实的孙中山

[读书会第64期] 阿乙VS叶三、王小山:一个中国小说家的坦白 

[读书会第63期] 聂永真对话马世芳:台湾“七零后”的青春咏叹

[读书会第62期] 陆春祥对话何亮亮:“匕首投枪变形记”

[读书会第61期] 傅国涌解百年辛亥:大清朝如何脱轨

[读书会第60期] 萨苏对话李政亮:读日本,解中国

[读书会第59期] 王林对话西渡:回到民国学语文

[读书会第58期] 陈伟VS苏小和、钭江明:日本社会为何成熟得“令人发指”

[读书会第57期] 素黑对话曾子航:剖心自问:爱是什么?

[读书会第56期] 对话周国平:一个追问者的哲学生活札记

[读书会第55期] 朱德庸对话洪晃:活在一个“有病”的时代

[读书会第54期] 陈远对话章立凡:追问中国100年来的历史往复

[责任编辑:孙玉昆] 标签:洛夫 读书会 诗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