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84期]冯峰VS吕胜中:艺术+生活=?

2012年04月12日 11:49
来源:凤凰网读书

欢迎来到第八十四期凤凰网读书会!2012年3月24日,我们相聚北京单向街书店。本期做客的嘉宾是实验艺术家冯峰吕胜中先生。艺术与生活本是水乳交融的一对,却被人为划定了楚河汉界,艺术成为了某些人的专利,与大众渐行渐远。本期读书会,我们邀请了实验艺术先锋冯峰和吕胜中先生,聆听他们如何向传统说“不”,如何重新解读艺术与生活的关系。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点击进入下一页

编者按

本期读书会我们邀请到两位先锋实验艺术家冯峰、吕胜中,与他们一起聊聊身边的实验艺术。

一直把艺术放在高处,飘渺无形,而搞艺术的也一贯的理解为长发飘飘、烟雾缭绕的形象,直到见到了冯峰和吕胜中,一位是慈眉善目、谆谆善诱的长者;一位是言辞犀利幽默的机智小老头。由这两位给我们讲解身边的艺术真的再恰当不过了。

冯峰在沙龙开始时举的一个例子我想更加能够给我们以触动,说一个小伙子骑自行车从山坡冲向河里,他并没有如我们所想的那样在岸边急刹车或者如何,而是直直的跟随单车一同进入到了河里游泳。这就是艺术,这就是艺术的没有边界。

事实上,艺术距离大众确实并不遥远,不仅人人都可以对艺术作品进行自己的解读,甚至人人都可以创作艺术作品。按照冯峰的话说,“生活和艺术之间是没有边界的,我的创作都来自于我的生活和经历”。那么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生活中,经历着跟别人不一样或者相雷同的经历,我们也就完全没有必要对艺术作品敬而远之,对艺术世界敬谢不敏了。

另一方面,艺术恰恰是我们探讨生活的一种方式,可能也是最好的一种方式。当那种不可言传的激动突然在那一个刹那击中你的时候,当一盏明灯突然在你脑中被点亮的时候,我想应该不会再有人,如斯大声的对艺术说“不”。

(编者:马培杰)

时间的残渣/北京大学出版社

冯峰:生活和艺术没有边界

凤凰网读书:各位读者朋友下午好,非常高兴大家来参加今天的凤凰网读书会。我们很高兴请来两位著名的艺术家,冯峰与吕胜中老师,和我们一起聊一聊身边的实验艺术。冯峰老师从1991年开始从事艺术与设计的教育工作,在当代艺术、实验、设计、小说等多个领域进行创作,作品曾在英、美、法、意大利等多个国家展出。吕胜中老师擅长年画,是中国“八五美术新潮”代表艺术家之一,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的主任。下面我们就请两位老师围绕冯老师的新作《时间的残渣》一起聊聊艺术与设计背后的故事。欢迎两位老师。

冯峰:谢谢主持人的介绍,也谢谢吕胜中老师能够来参加我们下午的对话。我有一个简短的PPT,跟大家分享下我创作的几个例子。今天早晨和昨天我一直在发微博,有朋友说这是一个微博的时代,我想从一条微博开始讲这几个例子。发这条微博的人是谁我并不知道,但是我被这条微博吸引了,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就是说有一天他坐在河边,看到一位藏族小孩骑着自行车从很高的地方冲下来,然后冲到河里边,丢掉自行车就开始游泳,游完一圈以后,捡起自行车来洗刷,洗完后就骑着自行车离开了,他得到一个感受或者说一个触动,他就认为世界其实是没有边界的。实际上我也觉得生活和艺术之间是没有边界的,我的创作都来自于我的生活和经历。

我想可以先拿四个小的例子来谈一下。第一个例子是我在10年创作的一件作品,我想今天在座的朋友可能会很熟悉这个形象,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麦当劳餐馆的LOGO,我只是把它颠倒了过来,让M变成了一个W,当它变成了一个W的时候,我感觉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屁股,那么如果它像一个屁股的话,理所当然它就应该可以撒尿,于是我在创作的时候就做了中间的一个喷水装置。当然它不是一直喷,它是模拟人撒尿的频率在喷射,大概是喷20到30秒后会停止40秒到一分钟,然后循环。这件作品去年被送去参加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

第二个例子就是这件作品。第一个例子是马路上看到的形象,除此之外,我也常常用一些生活用品去进行创作。2009年到2010年期间,我和我太太在广州、深圳和香港做过一个展览,名字叫做“用不用”。这个展览有一个明确的主题,所有展出的作品都是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甚至其中最早的那一部分,就是在我家使用的,后来进入到这个展览里。我只是把这个展览里面的一两个例子拿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一把椅子是用一床旧的花棉被制作的,这是我们家使用了很长时间的一床旧棉被,我很喜欢它,我觉得颜色很漂亮,后来就用它做地毯,时间长了有点破,但我又不想丢掉它。那段时间我正在雕塑工厂制作雕塑,于是我把它带去了工厂,浇铸成一个像雕塑一样立体的东西。去年9月份,这一把用棉被做成的椅子参加了国家博物馆组织的第一届国际设计三连展。另外这张沙发实际上最早是放在我们家书架前的,它本来是一张普通的沙发,有一个棉布罩。我家养了一只大狗,常常在上面睡觉,那个布罩就开始脏了,后来我把布罩取掉,就露出了里面这个白色的胚布。有一天早晨,我和我太太在喝茶,不小心把普洱茶洒到了沙发上,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整壶茶都倒在沙发上,后来我们发现还不够,又多冲了两壶茶,一遍一遍倒在沙发上,于是就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看起来像水墨画一样的,用茶渍染成的沙发。有人把茶渍看成是脏点,但同时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个图案。

除了用日常生活用品去创作之外,我也尝试着让我的一些纯粹的艺术创作进入到我的生活中来。这是我在潮州枫溪烧制的陶瓷,我把人体分成很多局部,把一些局部的身体器官制作成陶瓷这样的雕塑。这批作品去年也去了威尼斯双年展,我把它悬挂在有三百年历史的建筑里面,我希望能够跟这个古老的建筑形成一个对话,比如我把金色的大脑放在了一个教室里,那位意大利人策展人问我有没有看懂教室黑板上的那段意大利文,他告诉我那段话的意思是学习要善用大脑,他觉得这段话跟我的作品构成了一种联系。

这个作品展出后,有人觉得有点可怕。于是我就思考这样一个可怕的作品,它能不能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中被使用。有一天我在抽烟,当这个烟放在上面的时候,我发现它的灵魂好像从里面冒出来了,有点像阿拉丁神灯的故事。当我们使用它的时候,它开始活,使用完了之后,它又安静下来,我们再次使用的时候,它再次复活。我对这个烟非常着迷,于是我开始尝试去制作另一个冒烟的作品,就把一颗大脑制作成了香薰炉。现在很多家庭都点熏香,就是印度那种塔香,我们在使用它的时候,好像有一个活的灵魂出来跟你对话。之后我又把它制作成一盏灯,打开它,好像大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关掉以后,想法也关闭了,于是我把它叫做“灵感灯”。通过这样的方式,我希望把生活跟艺术的界限模糊掉,让它们互相渗透。

往期精彩内容

读书会NO.83:“谣言粉碎机”:让谣言止于科学

读书会NO.82:独立,从一个人的旅行开始

读书会NO.80:三个“怪物”的告白

读书会NO.78:弗里施的恐惧美学

读书会NO.77:对话九把刀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