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光焰不熄:胡适思想与现代中国》评胡适的提倡科学与整理国故

2012年08月17日 16:1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周质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结语

胡适所提倡的整理国故,对中国自然科学的发展,可以说并没有发生任何积极推动的作用。甚至于还把一批青年人引上了乾嘉考证的老路,自以为在从事“科学”工作。但他毕生提倡怀疑,独立思考,不信一切没有证据的东西。 他几十年的努力,为那一代的中国人,尤其是知识分子,注进了不少“消毒抗暴”的力量。这点“心理建设”是胡适提倡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的“副产品”,而这点“不受惑”的防身本领,也正是今日中国人重读胡适著作精义之所在。

1979年以来,大陆对胡适的评价是:胡适在学术上有一定的贡献,应予承认;但在政治上得维持“原判”——依旧是个反动派,应予批判。

然而,在胡适百岁生日的前夕,我们不得不指出:胡适当年向中国人介绍的一些“西学”,如杜威的实验主义,如妇女解放,如个人主义等等,以及他的一些“中学”,如新诗,如哲学史,如文学史,如小说考证,如禅宗研究等等,在一定的程度上,都已后继有人,而在研究的成果上也后出转精。换言之,在学术方面,胡适多少已经是个过了时的人。然而,他在思想上所提倡的独立思考,独立判断;在政治上,中年以后对那种极端的社会主义之不抱任何幻想,这对当今中国人来说,依旧是一剂及时的良药。

二、三十年代,当社会主义思潮席卷中国知识分子的时候,多少当年高唱民主自由的新人物,都在马克思的经济史观及唯物辩证法的诱惑下,纷纷失掉了故步而倒向了社会主义。陈独秀及鲁迅就是其中的两个显例。这批左倾的知识分子都是当时国中一时之选,他们在启蒙、救亡的运动之中, 都起过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爱国救国的热忱更丝毫不下于胡适。然而,他们的苦心和努力竟为一个最不容忍、最不自由的政权做了开路的工作,这岂是他们始料所及。诚然,李大钊、陈独秀等人所提倡的社会主义,断非日后中国共产党所推行的社会主义,但后者借前者的提倡而滋长壮大,却是历史的事实。

胡适早在1919年就提出了“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指出世上没有“包医百病”的根本解决,也没有“施诸四海而皆准,推之百世而不悖”的真理, 只有一点一滴的努力来改进当前的问题,才是具体可行的方法。这被无数人骂做鸡零狗碎的改革方案,而今看来,却依旧是一条平实可行的路。多少当年骂别人被孔丘牵着鼻子走的人,后来都被马克思牵着跑了,胡适能在这一点上特别指出这种人并非“好汉” 是有他的卓识的。

胡适在《三论问题与主义》一文中强调:

一切主义,一切学理,都该研究,但是只可认作一些假设的见解,不可认做天经地义的信条;只可认作参考印证的材料,不可奉为金科玉律的宗教;只可用作启发心思的工具,切不可用作蒙蔽聪明,停止思想的绝对真理。

过去四十年来,中国人在思想上受到最大的摧残,就是把马克思、列宁、毛泽东这些极少数人的意见或成见认作是“天经地义的信条”、“金科玉律的宗教”以及“蒙蔽聪明,停止思想的绝对真理”。

文化大革命十年之中,数不尽的血淋淋的暴行就充分地显示了整个民族在盲目崇信这些教条时,所能造成的巨大伤害。这也就是胡适所说:“被人用几个抽象名词骗去赴汤蹈火,牵去为牛为马,为鱼为肉。” “为牛为马,为鱼为肉”这八个字道尽中国人民,尤其是知识分子,所受的屈辱与痛苦。

胡适在《中国共产党清算胡适思想的历史意义》一篇未完成的手稿中,把他四十年来所提倡的一点自由的风气和怀疑的态度叫做“抗暴消毒的力量”。共产党在学术和思想的范畴里,处处碰到这股力量,诚如郭沬若于1954年在《关于文化学术界应开展反对资产阶级错误思想的斗争,对〈光明日报〉记者的谈话》中所指出:

胡适的资产阶级唯心论学术观点在中国学术界是根深蒂固的,在不少的一部分高等知识分子当中还有着很大的潜势力。我们在政治上已经宣布胡适为战犯,但在某些人的心目中,胡适还是学术界的“孔子”。这个“孔子”我们还没有把他打倒,甚至可以说我们还很少去碰过他。

我引这段话并不是同意胡适的“学术观点”是“资产阶级唯心论”的观点,我只是想说明胡适所提倡的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确实成了进行思想控制时最大的障碍。也就是在这个基础上,胡适被指为“中国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的最早的、最坚决的、不可调和的敌人”,“企图从根本上拆毁马克思主义的基础。”

这些五十年代中期加在胡适身上的罪状,如今看来,都成了对他最高的恭维了。胡适之所以成为“马克思主义的死敌”, 正是因为他主张每个人在思想上和人格上必须维持一点起码的尊严,而对是非要有独立的判断。

当年大陆倾其全力来批判胡适思想,就其巩固思想控制而言,确是釜底抽薪之法。但是,他们毕竟还是小看了胡适思想所代表的一种自由、民主和理性的力量。在多少年全面扫荡之后,我们不但不见这股力量的消逝,却反见其滋长壮大。

海峡两岸,尤其是中国大陆,对胡适研究的兴趣正是方兴未艾,年谱、传记以及各类的专题研究,自1978年以来的出版数量,超过了先前三十年的总和。 这个现象一方面说明中国大陆言论尺度的放宽,当年的一些禁忌而今已经不再成为禁忌;而在另一方面也说明胡适的思想,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中国人看来,依旧有他的吸引力和及时性。

一个生在甲午之前,成名于“五四”前后的知识分子,他的思想和作品在今日居然还是“时髦”的代表,这固然可以说明:胡适思想超越了他自己所处的那个时代。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却也充分反映了中国社会的停滞不前。

自由、民主、科学这些《新青年》杂志早期喊出来的口号,而今却依然停留在口号阶段,依然有无数的“新青年”在天安门前为“德先生”、“赛先生”而流血,而捐躯。这又如何能不使当年“五四”“遗老”们的思想在今日反而大行其道呢?

政治上文化上越锢闭,胡适的思想就越当行, “五四”的革新精神也就越时新。

九十年代的中国人依旧要靠“胡适的幽灵”来提倡一些什么,打倒一些什么。这在我看来,毋宁是一件极可哀痛的事!“但恨不见替人”,南港墓中哲人的尸骨已朽,墓木早拱,而“替人”安在?

[责任编辑:吴毅恒] 标签:胡适 民国 周质平 光焰不熄 科学 国故 国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