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99期]张亚东读书会:初见即别离

2012年09月07日 14:4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欢迎来到第九十九期凤凰网读书会!2012年7月8日,我们相聚在北京单向街书店。本期做客读书会的嘉宾是大陆著名音乐制作人张亚东。旅行和摄影时下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爱好,关于这方面的文字作品也在不断涌现,可音乐人出摄影随笔作品却还很少见。张亚东便是这少见的人之一。摄影不是简单的记录,它也可以成为对人生和世界的思考。

凤凰网读书会官方微博(http://t.ifeng.com/ifengdushuhui)及凤凰网读书频道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ifeng001)进行了预告和提前交流,欢迎加入和关注。

 

    编者按

  本期读书会,我们邀请到大陆知名音乐制作人--张亚东。

  从事音乐创作的人似乎更喜欢一个人呆在屋子里,而摄影师给人的感觉是经常在世界的不同角落里来回穿梭,他们一者用声音表达对世界的思考,另一者却借助于影像,难怪乎世人很少将两者联系在一起。但总有例外,张亚东就是其中一位。

  听着曾经熟悉的旋律,他竟然有点犯困,不是音乐不够美好,而是它太过经常地出现在张亚东的世界里。拍照,最初只是为了寻找感受的世界的一种可能性。拍着拍着,没想到还真拍出点“名堂”来了,张亚东不愧是张亚东!

  “初见即别离”,很多时候是因为见过一次之后再也不会相见了,更多的时候是因为这个世界变得太快了,再次相见时,早已不是初次见面的那个样子。因此,我们需要相机,来将最初见到的那个场景记录下来。

  张亚东对镜头下的那个世界的解读,不仅有音乐人的诗意,也有哲人的深刻。也许你不能从他那学会如何去摄影,但你可以学会如何去感受这个世界。 

(编者:谢生金)

                              中国华侨出版社/2012年6月

张亚东:摄影,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

 
  凤凰网读书会:欢迎大家来到单向街,很高兴我们连续三天都是跟旅行有关的活动。前天是胡子(胡续东)的《去他的巴西》,昨天是舒哥(舒国治)的《门外汉的京都》,今天亚东就过来带大家环游世界。这三个活动有一个特点,基本上都属于不务正业的。当然,这一次旅行涉及的不是一个简单的地名,还包括风景和饮食等。大家后面也可以跟我来分享你们在旅行之中的一些体会,这次更多的是从个人的角度,或者从影像的角度来表达和世界的关系。初见和别离在种种意义上讲,都是我们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的世界,找到内心纯粹的东西的一种方式。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张亚东,我想应该不需要太多的介绍。大家都知道,这个名字和莫文蔚、王菲、陈奕迅、刘若英以及李宇春、张靓颖、陈楚生这些当红歌星有着莫大的渊源,但其实还必须要提到的就是像"地下婴儿"和"麦田守望者"的很多作品,以及汪峰转型之后的《花火》,许巍的第一张专辑《在别处》,都是亚东制作的。我们想了解目前大陆音乐的状况,就必须溯源到亚东和他们那一代人的创作。接下来让我们看下亚东是怎么开场的。
 
  张亚东:谢谢大家来,因为我毕竟还是做音乐的,逻辑不是特别强,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就说哪儿算哪儿吧。总之看见特别多人的时候我都有一点不知道该怎么样,在台上弹琴通常都不太说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样的东西大家会觉得没有白来,我尽量吧。事实上我是从小就做音乐的,而且到现在为止做音乐大概有三十五六年了,一直都在做音乐,同时我没上过音乐方面的课,所有音乐都是我自学的,所以我认为自己为音乐付出还是比较多,因为我喜欢。我觉得不管是梦想也好,还是自己热爱的事情,最初的时候都还是比较简单,也是为了赚钱,没想太多。
 
  我热爱音乐,当有一天音乐可以让我赚到钱的时候我觉就得理想实现了,但是当音乐可以让我赚到钱的时候,我又觉得好像失去了些什么。实际上对我来说我觉得我喜欢一个事物,里头包含了我想要赚到钱的那个可能性,都是很美好的。一旦到你真的赚到钱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像又有点什么不对了,大概是那种感觉吧。这一两年来,我开始觉得无论什么样的工作都还只是份工作而已,如果你天天去做同样的事情的话,而且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唱片市场和以前有特别大的不同,记得刚来北京的时候,和很多人在谈论唱片的时候,非常多地涉及到歌词和你要表达的含义,就是很少提到钱。
 
  近十年以来,每一次的开会,特别多提到的都是钱,就是说我们怎么做可以卖,大家需要什么,这个已经变成开会时主要讨论的东西,所以开始觉得有一些失落。说实话,就是我打开电脑,听到那个click在响的时候,通常我已经困了,不是音乐不够美好,是因为它太常出现在我这儿,我已经有点不好意思了,我就是听着已经不是太有感觉了。交谈的内容都不是太有感觉,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去寻找另外一种可能性,所以我就比较喜欢拍照片,我觉得拍照片也是打开我自己视线,就是我眼睛看的一个方式。我以前只看自己,很少关注其他东西,学音乐大家知道,练琴,从小就练琴。练琴就一个人,另外因为音乐又比较抽象,我就养成一个不太管外面的事情的习惯。
 
  喜欢摄影以后我开始觉得我愿意去看别人,比如说人的瞬息万变的状况,表情,每一个人的样子。可能在看的过程,我突然发现我更了解自己,发现在别人身上能看到自己,觉得这个非常棒,后来就一直拍照片,也没打算出书。后来也是他,就是刘道一在说,要不做吧,我当然就是玩的心态,就是说做,做就取了一个名字叫《初见即别离》。事实上也是我近期一直以来的感觉,在座的可能有一些比较年轻的,我和大家的经历不同,我是13岁离开家的,13岁以后一直一个人在行走。可能我失去的东西会比较多一些,我待过特别多城市,很多事情我觉得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可是已经没有了,我可能感触比较深刻,所以就叫《初见即别离》,我觉得人总是会错过,就像你们选择来这儿,我们一起交流一下,那可能你错过了跟另外一个人吃饭的机会。也许听了我半天你会觉得毫无收获,还不如去跟谁吃饭呢,生活就是这样,你总是会有得到,有失去。而且每一个时刻都是仅有的,过去就没有了。我特别喜欢一句话,就我常说kisslovesmusic,就是我个人认为音乐是最好的语言。如果在一个和平的状况下,有爱的情况下,我们都不用说话了,听音乐就可以了,我觉得我自己一直是这样一个心态。
 
  同时因为我也是从小离开家,我现在回家都觉得那个家已经不是我的家,尽管那个家还是那样,依然有一个我的房间。比如说我今年回家的时候,早晨起来突然听说我爸爸趁我睡着的时候去医院打点滴了。他已经病了很多天,但我自从回来他就没有跟我提过这件事情,我突然发现他那么早就起来去医院,还要给我做饭,我就不好意思在家里待了。我可以自己做饭,但是他可能不会让我自己做饭,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们变得特别客气,像是客人一样。那我说好吧,我先走了,可能大概过了初几我忘记了,初二我就回来了。我发现已经有很多东西都变了,同时我走过太多地方,养成的性格就是比较爱好和平,不太爱跟大家发生什么冲突,在我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有那么重要。就像我去旅行的时候,我住进一家酒店是不会被他装修的,因为我知道明天我可能就走了。在北京也一样,有时候自己在家里也会变客气起来,就是说我并不认为我一定要在这个地方待着。有的时候可能我的性格挺无趣,挺无聊的。比如说我要去一个地方旅行,看着这个地方有一个什么议题大家正在激烈争论,我说好吧我明天要走。总之我始终把自己当成一个外人,反正我是外人我也不会,而且里头涉及到很多我自己老是躲在音乐里不大愿意出来的一种感觉。

往期精彩内容

[凤凰网读书会第98期]袁岳、陈东升等共话九二派:“新士大夫”南下记

[凤凰网读书会第97期]郭凯对话刘瑜:“王二”的经济学

[凤凰网读书会第96期]主题会员日:那些年,我们一起读的奇幻文学

[凤凰网读书会第95期]崔卫平vs郝建:八毫米长的真理,两三米深的人性

[凤凰网读书会第94期]何伟笔下的中国:小城故事多

[凤凰网读书会第93期]时光是把美容刀——闾丘露薇七年心情笔记

[凤凰网读书会第92期]春光乍泄:华语同志电影20年

 

[责任编辑:谢生金]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张亚东 初见即别离 旅行 摄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