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99期]张亚东读书会:初见即别离

2012年09月07日 14:46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张亚东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读书) 
   
    张亚东:我也经常感到迷茫
 
  现场读者:张亚东你好,我19岁,现在念大一,然后我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关于青春迷惘的问题。我觉得一个人不管在哪个年龄段,他一定都会有他在那个时候的那种迷惘,我觉得没有人可能真正脱离这种状态,一生可能都不会,但是在不同的年龄段,没有迷惘和他看以前自己曾经那种迷惘的感觉肯定不一样的。在以前,我会跟别人说我是什么样的人,这个事我认为是怎么样的,但现在我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然后我以前以为是什么样的事情,我发现它们都不是那个样子,我就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什么都没法去定义。不知道就是你能不能给像我这样一个没到20岁人的这种迷惘一点点指点?
 
  张亚东:理解。
 
  现场读者:这是第一个问题。
 
  张亚东:说实话,我不认为自己是个学者,人家可能一套东西可以告诉你,但是说实话迷惘感觉我有或许说到现在我也是迷惘。我觉得只能这么说,我并不认为此刻坐在这的就是我,也许不是,因为我生下来这个名字是我父母给我取得的,我所有的一切东西都来自于我环境给我的,比如说我看过什么书,从小我上过什么学,我遇到什么样的人。我只能告诉你,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每天做梦想的都是怎么让自己成为那个人,所有的时间我都在想怎么使自己成为另一个人。
 
  就比如说我喜欢一个歌星,我怎么能成为他。看自己什么都不对,哪都需要改进,就是觉得好像不太对,你知道吗?每天都在做这个梦,那可是直到现在为止,我愿意看见我自己,就是说我正视我自己的每一个东西,也许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所以我刚才说有时候我不敢看报纸,我看报纸可以骂,你看这群人怎么怎么样,但是有时候你发现事实上你也跟他们一样,你会觉得怎么我也是这样的人,这种感觉会非常崩溃,你知道吗?所以说我愿意看见自己所有的不好的东西,并非是我说出来特别好的那个部分。
 
  我觉得咱们现在都是这样的,很多人每天都充满正义感,比如你们俩打架,我去拉架,但是拉架前,我在家化了两个小时妆,出去以后,我看起来怎么怎么样,好吧,都是这种。但是对我来看,你要认清自己是最重要的,就是说接受自己,自己的好或者不好,没有人欣赏你,那是他们没福气,他们都不懂,真的,你要找到你自己的那个感觉。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刚来北京,有一个人说张亚东,你给我们写一首歌。我满脑子想的问题是什么,我怎么写出一个歌让他们满意,你理解我意思吗?我怎么才能写出一首他听了会满意的歌,写歌这件事就已经变了,你明白吗?所以我并不能写出一个不好的歌给他,是因为我压根在做另外一件事情。
 
  所以,不用介意别人怎么看,你觉得怎样能做好你自己的那个部分,怎样才能亲近你自己的很真挚的部分,就怎么做。我指的真挚的部分是可以感动人的,可以感染人的,并不介意那个真挚的东西是好的还是不好的,你理解我意思吗?没有好坏那么一个概念,我觉得找到自己,接受自己是比较好的。我小时候想过增肥,我觉得自己怎么这么瘦,不想让别人看见,好像不太健康一样,怎么能使自己肥一点。那好吧,就像一个胖人说不行,我得减肥一样,但慢慢地我接受了,这就是我,这可能没关系,这有什么。所以就是说我觉得因为说实话,迷茫的那个感觉永远会伴随你的,我们每个人都会有某些时刻想不开,某些时刻羡慕到什么,我觉得对我也一样,因为话说出来是特别容易的,做起来是完全另外一件事情,所以我并不了解我自己或者我在这儿说了半天到底在说什么。因为我觉得有一些心底真正特别隐秘的东西就像张爱玲说的是在那个里头没法说,你明白吗?
 
  现场读者:我能问第二个问题吗?关于旅行,我觉得现在的很多旅行成了一种小字样的标签。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穷学生,我有好多同学他们整天就是那种花天酒地地出去旅行。我觉得对于有些人来说,旅行是毫无意义的,在我看来就是去花钱。我想问一下的就是,刚才我看到你写的那本书和你走的那些路,我就想到梁朝伟去香港喂鸽子的事。我就觉得那种旅行的,就比如你去过那些地方,你可能看到了很多,就是很有那种感觉,但我只是觉得如果我去迪士尼乐园,我就会玩得很开心,不会很伤感,但是我可能现在没有机会能去那玩,然后就是这一点让我有一点困惑。
 
  张亚东:旅行对我来说,我也从小没玩过,就习惯不玩了,就跟我从小家里没水果,我长大也不爱吃水果一样,并不是水果不好吃,是我已经习惯了没有水果的生活。旅行对我来说不重要,说实话我也曾经特别傻的去埃菲尔铁塔照过相,但是现在肯定不会去了,我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了。我对猎奇或者地标类的东西完全没兴趣,就不用让我去了,就我不喜欢。我还是喜欢看人,实际上旅行最重要的是让你眼界突然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就比如说有人约我说在你楼下什么餐厅吃饭,我说我们家楼下有那么一个餐厅吗,是因为我没看过。
 
  我每天走这条路,但是我根本不看,因为我太熟悉了,我永远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我今天出门要干嘛,我要见谁谈事,我要买什么,我忽略了特别多的东西。那去了国外,你不熟悉,怕走丢了,你眼睛突然间开始看了,突然收到特别多讯息。就像摄像机的快门一下按下来,千分之一秒或者多少秒,它是非常非常短暂的那么一刻。很多摄影师为什么喜欢摄影,他可以去凝视那么一秒的一个时间,否则它只瞬间没有了,他会在里头找到乐趣,你知道吗?就像我收集了特别多照片,当然你可以买10辆车,你很牛。我觉得我拥有很多东西,你明白那种感觉,对我来说旅行最能让你切实地体会到你是个路人。
 
  我在我公司是老板,我们公司的人见了我都是东哥或者什么,我觉得自己很牛,你看我有人什么的,我要离开去旅行的时候是没人介意的。从住进酒店,到你拉箱子走那天,你突然发现有一天再怎么样我也得走,所以旅行让我多少有一点伤感。你坐车里看着窗外经过的每一秒都有可能再也不会见到,每一秒对你来说都是新鲜的。当然我回到北京以后,就会觉得时间怎么好像不动,事实上从来不是,从来都是动的。我觉得你年轻就该玩玩该干嘛干嘛,只是我觉得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不怎么爱玩的人,我愿意看别人玩,特别开心。你只要玩得特开心,我拍你也行,我自己不是一个太爱玩的人,我很讨厌意义这个词,如果你非要找意义,这事也挺痛苦的,因为我觉得大多事没什么意义或者理解就行了。
 
[责任编辑:谢生金] 标签:凤凰网读书会 读书会 张亚东 初见即别离 旅行 摄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