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9期】田涛对话吴春波:华为管理哲学的“道”与“术”

2013年04月25日 10:4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田涛:一个精美的地毯下,一定布满了细菌

田涛:一个精美的地毯下,一定布满了细菌。华为今年已经成为全球的通信制造行业的领导者,但是华为的问题也是非常多的。你们现在看到的华为,或者我们那本书里面所展现的25年来的华为,更多的是精美的地毯。我们起了这样一个书名--《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就是想表达一个问题:从过去几乎一无所有,发展到今天的年销售额达2200亿人民币,利润达到154亿人民币,这样一个世界实质上行业领导者的地位,的确是依靠了一种精神,一种以奋斗精神为内核的核心价值观。但是25年之后今天的华为,其实面临着和所有的组织、企业相似共同的问题,就是毅然要面对任何一个组织所与生俱来的、由于人性所带来的组织问题,即组织黑洞问题。这些组织黑洞,我们把它概括为三个方面:

第一,组织山头,就是山头主义。企业在原始积累时期的诉求是非常简单的,谁能拿到合同,谁能给这个企业提供活下来的粮食,谁就是这个企业的功臣。华为前十年就是秉持着一种“海盗文化”发展起来、完成它的原始积累的。什么叫海盗文化?海盗文化是我们形象的说法,就是一个海盗头子--创始人任正非,带领着大大小小的海盗们去海上抢银子,抢完银子以后,大家回来分。任正非有一个说法:“谁最会分银子?--海盗。”一切成功的因素常常成为进一步发展的障碍。靠着这些抢银子、拿合同让企业活下来的英雄们,这个企业摆脱了一无所有,摆脱了在底层苦苦挣扎的命运。但是与此同时,我认为是几乎所有的企业从小刚刚走到大的时候,必然要面临一个问题,分银子、论座次。就山头问题当然是所有的组织,不管是企业还是其他组织,包括政治组织,都必然要面临的问题。怎么解决山头问题?实际上人类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所谓统治史、组织史、管理史,解决这个问题都几乎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第二,腐败。我们说社会腐败是很严重的问题,其实企业的腐败也是大量存在、尖锐存在的一个严重问题。当一个功臣成为一个腐败者的时候,当一个曾经的英雄成为一个堕落者的时候,怎么办?这大概也是一个对创业者、对企业家来说,一个尖锐的挑战。

第三,时间。时间是最可怕的腐蚀剂。它会把一个人所有的梦想、理想、热情、激情消磨到一个什么程度呢?涣散、堕怠、无所作为。个人有这个问题,家庭有这个问题,企业有这个问题,整个社会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刚才为什么问到家庭呢?甜甜蜜蜜的一对热恋中的男女最后进入了婚姻,好了有一、两年,突然觉得没有任何理由就分开了,理由是没有那份热情,找不着感觉了。企业跟员工的组织,随着历史的推进,是不是也会有一种找不着感觉、没有热情了、懈怠了这样的问题呢?所以员工疲劳症、组织疲劳症也是企业发展的致命敌人。

田涛:组织黑洞里最可怕的是领袖疲劳症

田涛:比这两条更可怕的是领袖疲劳症。在座的创业者,我觉得你们已经很不容易了,十年以上,你还能保持热情,我认为你还真了不起。但这是因为要么你规模不大,要么你是能力很大。时间是最可怕的腐蚀剂。马克思讲,人从出生之日起,就开始大踏步的向坟墓迈进。企业也是如此。当你从零开始创业的时候,是希望把一个企业做强、做大,但是做着做着,你会发现越来越难,越来越痛苦,甚至越来越不想进办公室,懒得与人交流。这是很多企业家,包括一些很成功的企业家跟我交流的时候讲到的话题。

有任正非同等影响力的一个企业家,规模也很不小了,国内很知名的一个企业家,有一次跟我聊天,说整个中国企业界现在都有一种疲惫的状态,都不想作为了,觉得没劲儿。他说唯一剩下任正非还有一种火焰和热情。我后来安排了一期,跟一个经济学家一起讲,但任正非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也可以跟各位讲,任正非今年69岁了,我两个礼拜前陪他去了外地待了5天,5天的行程中,我们俩换着开车,一个69岁的应该是老人了,但他总是找那些最难的路,要挑战自己,而且车速开的特别快。从早到晚几乎只要眼睛睁开着,一刻不停的在交流,其中充满着热情,甚至是一种激情。这个东西是与生俱来的吗?我不认为是与生俱来的。人的天性是骨子里有一种堕怠,那么领袖就需要一种巨大的自我牵引力,领袖在一个组织里面,就要对一个组织形成一个强大的牵引力。

我们讲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叫组织黑洞。我个人认为是三个方面,一个是组织山头,一个是腐败,一个是比组织山头和腐败更可怕的组织疲劳症,比组织疲劳症更可怕的是领袖疲劳症。员工疲劳了还可以换,但是当创始人,当企业家自身堕怠的情绪弥漫整个自身空间的时候,这个企业基本上就是没有希望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