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第129期】田涛对话吴春波:华为管理哲学的“道”与“术”

2013年04月25日 10:4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田涛:保持警觉的武器是自我批判

田涛:内部的挑战其实我们讲了,十年后的山头主义,怎么削平山头是很困难的问题。华为市场部曾经有一个大辞职活动,我们在书里讲了它的几层意义,但是相当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使一个企业、一个组织长期的发展壮大,就得形成这个企业的统一意志、统一行为方式,而不容许各种各样的山头出现。大概多数企业在它的十多年历史中,都面对过市场部门的集体哗变现象,知名的大企业也都有这种现象。

华为这个问题其实更尖锐。原因就是你任正非又不懂技术,你开始做那么一点钱,把我们十多个人“忽悠”到这来了,之后站在一个木板箱子上,给大家讲:“五年以后,我们要超越思通。”思通你们都知道吧?今年已经没了。当年的思通可是科技界的一颗明珠。过了五年以后,又站在用砖头搭起的木板上,面对着大概不到1000人说:“二十年以后,我们要做世界这个行业的三分天下有其一。”这不是一个大忽悠吗?但是的的确确正式靠这样一种理想,靠创始人的一种奉献精神,一种涌动的创业激情,把一批年轻人知识分子,把他们的梦想跟任正非的理想结合起来,促成了这个企业的发展。但正是这些年轻的知识分子们,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都有自己的诸多欲望。大家一起经过了十年的奋斗,使企业走到了在这个行业中国第一的时候,马上就遇到这个问题。外部的挑战也是极其尖锐的,但是正是内外部的这样一些“老虎”的存在,使任正非这个“中年派”44岁,十年以后54岁,始终保持着对这个组织走向畸变的一种警觉。所以,保持足够的对组织内外部环境的警觉是至关重要的。

光保持警觉是不行的,还得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得有解决问题的武器、方法。这个武器跟方法就是自我批判。这个自我批判是从政党方面学来的。中共政党文化的很重要一个特点,就是批判与自我批判。这个东西由于文化大革命给它走到了极端,所以改革开放之后,太多的人忌讳谈自我批判。但是自我批判这个武器,华为从一开始就在把它制度化的进行应用,而且坚持应用了25年。

自我批判同时也是一种普世的人类文明。美国能够走到今天,西方能够走到今天这个发达阶段,其实相当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在发现自身组织基因中的病毒的时候,随时使用自我批判的武器来剔除组织的病。美国的自我批判文化其实是非常显著的。美国的媒体,美国的政党之间,那种互相批评的尖锐程度、广泛程度,很值得我们借鉴。应该说华为的自我批判既是向中国共产党学来的,也是向西方人学来的。方法与手段,我们讲民主生活会等等,这都是华为的特征。当然现在民主生活会主要是公司的中高层,对普通的员工,80后出生的新员工,一般不太搞那种生活会了。在中高层,每月一次的民主生活会是长期坚持的,这是典型的中国式的做法,这种典型的中国式的做法,在华为应该说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当然还有华为办的管理优化报,还有华为的专题自我批判。另外,华为的新声社区,你们都可以上,但是你不能发表言论,它是一个透明的玻璃环境。你们在外面都可以看到华为人在新生社区上怎么表演,怎么骂任正非,怎么批评公司的某一个政策,某一个决定,也可以发现他们之间可能在争论,群众怎么批评的,你可以看,你不能参与,就是透明的玻璃环境。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