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读书会NO.131】张彤禾、范立欣谈打工女孩:她们有温度、有梦想、有尊严

2013年04月27日 10: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范立欣:这个国家太大,回家太难

范立欣:我知道你写这本书在东莞待了接近三年的时间。我拍《归途列车》这部纪录片差不多前后也有三年的时间。我觉得做很多事情,能够持续那么长时间不容易。你的书里也有写到,要去找到一个合适的谈话对象,然后一直跟她联系,不至于谈到一半时这个人不见了,找不到了,然后故事丢掉了,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风险。我们拍纪录片也一样,我们去调研,找到一个很好的角色,我觉得她的经历,有可能发展出很多的故事线索来,但是在大工厂的环境可能一下子就找不着这个人了,手机换掉了,换一个厂子,你就再也不可能碰到这个人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危险,特别是我们拍片子要花好多的钱,有机器、设备、一大堆人员,然后你可能拍了一年以后,他突然有一天换了电话。其实我就发生了一次。对不对?张晴那个小女孩,她就换了一个厂,她也没有告诉我,然后她把电话也给换了。我当时就,天哪,这怎么办,这个故事就没有了。但是很幸运的过了一个月以后,她又打电话来,因为那个时候,她的父母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张彤禾:她在哪儿。

范立欣:片子结束后我就想,后来再也不拍16岁的小女孩了,太可怕了。所以我在想,做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一定要有非常强的细心和决心,我这个猜测是因为我从我自己的这个经历来看,我想拍《归途列车》这部纪录片,其实源于一个很小的,最开始的时候是源于一个很小的事情。我2003年刚刚到北京,在中央电视台做一个新闻摄影师,我第一个工作是去北京西站拍一个关于春运的新闻。3分钟的一条新闻。我其实没有经历过春运,因为我是在我们家乡上的大学。

所以那天我就拿着摄影机去了北京西站,走进那个西站的大厅,把摄影机支起来,我就惊呆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景象,因为我生活在城市里面,而且不用跑来跑去。那么多的人,所有的农民工,还有旅客、学生,大家大包小包,扛着那个编织袋,拖着箱子,有的背着孩子,或者手里拿着一个那个涂料桶,后面有的人背着棉被。所有的人就像打仗一样,每个人都像战士一样冲上火车。但是我知道他们是要回家,因为这个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一年只有这一次机会能看到家里人。我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场面还是很震撼。

我很快就拍完了,就把这个录像带拿回办公室编辑,当时已经很晚了,我的同事都下班了,只有我一个人在编辑的机房里面。然后我把灯关掉,把带子放到编辑机里。我之前还找另外一个素材带,因为可能光拍这个镜头不够,我需要一些其他的素材。有两个镜头让我特别的感动。第一个镜头是一个从一列行进的火车窗看出去的一片田园风光,我猜测应该是南方,你还可以看到青山绿水和太阳。然后紧接着下一个镜头,也是从一列行进的火车窗子里拍出去的一个镜头,我猜应该是北方的,林海雪原,一片茫茫的白雪,然后远处是树林,太阳正在往下落,黄色的光洒在雪原上,这两个镜头加到一起,然后紧接着是我拍的北京火车站这么多人往火车上挤的镜头。

这三个镜头放在一起,第一是给我很大的震撼,第二,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就是这个国家真大。我们所有的人都有同样的这样一个梦想,就是在春节这一天,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团聚,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真的是一年唯一的一次机会。这么大一个国家,在经历这么大的变化,它其实折射出很多东西。我觉得是这一个感情的小支点,支持我去完成这样的一个事情。你有没有这样一个类似的支点?

张彤禾:我一开始是觉得这个群体很有意思、很特别。可能外面的人会想要了解她们心里想的一些事情。但是开始采访这些女孩之后,我就感觉到这个故事不只是很有意思,而且很重要,很有历史性,如果我不写这个,可能不会有人写。当然不是说我有多了不起,而是说我认识的一些女孩,她们的故事我觉得很值得说出来。如果我不告诉读者这些故事,可能就没有人知道,这就鼓励我去写。我觉得不管我是个好的作家,还是不好的作家,但是这个材料很值得、很重要。我尽量写得最好,我很有信心,因为这个题目很重要,这些故事很重要,很让人感动,所以我一直坚持下来。

但是其实这个工作不是很辛苦,因为之前我在报社工作很多年,你也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过,这种每天要报道新闻的压力更辛苦。你不了解,你还硬要去了解,希望文章不只是没有错误,还有一点价值,让人家也多了解一点新闻报道的事情。我觉得这个才很困难。这不适合我自己的个性,我不是很喜欢这样快节奏的工作,所以离开了传统的媒体。虽然花很多时间,但是我真的放松了,因为我可以花我想花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情。所以我真觉得,这不可以说是很辛苦,但却是我最爱做的事情。

范立欣:对,你应该去做纪录片。现在应该给同学们提问的机会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